學童自殺與青年政策

為應對學童自殺問題,公民社會早已決心自力救濟,來自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及持份者成立「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聚合一起想方設法,希望從政策層面或實際操作角度出發,向坐擁大量資源的香港政府提出建言。 其間,聯席曾約見官方設立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及相關官員,亦曾在不同中小學舉辦「休整日」和發表文章。本天真地以為經常把人民福祉掛在嘴邊的特區政府會汲取慘痛經驗,考慮從根本反思現有政策之缺失;豈料報告書過後,政府高層仍未脫數字管理的惡習,只視人命為不同的個別事件,不但未有成立高規格的小組統籌規劃有關事宜,更把責任推到「醫、社、教跨部門專業平台」的前線人員,白白錯失撥亂反正的契機。 更甚的是,不恤民命的吳克儉局長,不顧教育問題環環相扣的本質,堅持將弄得天怒人怨的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改稱為BCA以圖借屍還魂。事實上,稍有社會經驗有正常智慧的普通人都知道,引發親子衝突的家庭問題,除了家長管教方式及孩子本身性格等家庭內部因素外,過分重視學業成績的教育制度及其衍生的文化氛圍及其派生的朋輩壓力,亦可能是問題癥結之一。單從TSA改成BCA一事可見,所謂問責官員根本無視人命、不負責任。 政府長期忽視青年實際需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