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松泰指大眾白癡 其實錯唔晒

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黨內講話錄音流出,引起嘩然。全長52分鐘的發言,大家斟酌他20秒的「sound bite」,然後熱血公民支持者火力全開,炮轟外界斷章取義,展開一場司空見慣的「熱血式」輪迴罵戰。聽畢鄭松泰粗口橫飛的足本發言,筆者卻認為,只要該黨上下放低仇怨,其實有可能走出一條新路,發揮跟傳統泛民不一樣的功能。 鄭松泰的黨內發言被公諸於世,事件緣起是他與黃洋達跟黃毓民的新一段恩怨情仇,但對於大多數市民來說,他們的內鬥已無可觀性,唯獨鄭松泰那幾句發乎內心的說話,非常搶眼:「梁頌恆、游蕙禎呢啲,X你,佢哋應該死啦X家鏟……我要同佢哋扮friend……因為大眾白癡嘛,佢哋以為我哋係本土派,以為本土派係同一批人。」 平時西裝筆挺的大學導師鄭松泰,口出狂言,令人側目。然而,言辭惡毒、粗鄙直接,一向是熱血公民特色。參選期間的鄭松泰在網上節目裏,亦是粗言穢語,毫不忌諱。若有留意政治新聞的讀者,不應感到意外。 至於他對游梁的惡劣觀感,也不算什麼新聞。早在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前夕,熱普城跟本民青(本土民主前線與青年新政)決裂已甚囂塵上,鄭松泰本人也曾語帶哽咽地批評本民青搶票。而游梁自宣誓風波後,淪為政治負資產

詳情

政客笑裏藏刀是正常

任何人都有公共一面和隱私一面,有些人表裏差異很少,有些人大一些,表裏如一的政客是聖人,口不對心的政客才是正常。然而,棉裏藏針被看穿了,政客也毋須公開承認,最糟糕的是私下的真情對話被曝光,這才是最失敗的政客,鄭松泰是表表者。 以口是心非聞名的政客,近年應該數英國的「地拖頭」約翰遜,他不否認過去經常吸食大麻,但對於在倫敦市長任內與人有染並誕下私生女,他公開的說法永遠是「你猜猜」。近日盛傳他趁保守黨大選失利要對文翠珊逼宮,他起初也是模棱兩可,後來竟然有人將他在社交媒體的私人對話曝光,說他支持文翠珊,無意競逐黨魁位置。 文翠珊重新組閣,約翰遜留任外交大臣,但約翰遜的陰謀未必是空穴來風。早在2015年大選時,已經有傳聞說他重回國會的目的是要爭奪黨魁的位置,當時可能實力不足。脫歐公投,他公開主張脫歐,跟保守黨的立場唱對台,首相卡梅倫辭職,圈內人有傳出他要競逐黨魁,但約翰遜被譴責為分裂黨,當然無法勝任,他自己說不能做到黨內團結,也是實話。 這次又再傳出約翰遜蠢蠢欲動,因為文翠珊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但在面對跟歐盟談判的艱巨任務,誰都不可能有好的結果,這時候以退為進,相信也是約翰遜的陽謀。被看穿但他自己不

詳情

前線科技人員:四人面臨DQ是泛民共業

多份媒體昨日報道,因應梁游被褫奪資格與及四名泛民議員面臨資格被司法覆核,政府已經預留3.2億籌備補選。相比2010年五區補選只需1.5億,可見政府已經準備好進行不止九西和新東的補選。 回看頭炮被取消資格的游蕙禎及梁頌恆,泛民不少人和二人劃清界線。現在泛民就積極為姚松炎等四人積極籌款,又有重量級人馬作代表律師。但大家應該反思——六人在宣誓期間的實質行徑,其實有多大程度的分別?民主黨黃碧雲,鄺俊宇,林卓廷,尹兆堅也有加料宣誓,沒被覆核只是因為梁振英沒有選上他們;而選上游梁,有人估計因為游蕙禎於鄭永健賄選案中拍枱堅持報警,《明報》其後揭發鄭永健背後千絲萬柳的人脈關係,甚至涉及張曉明和梁振英,有人要作出報復。[1][2] 當梁君彥決定可安排議員再次宣誓,政府進行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梁游宣誓,甚或其後再嘗試司法覆核四名泛民議員的資格,不也是同樣毀壞三權分立嗎?本質有何分別? 有人說游梁辱華,但細閱之下,「Re-fxxing of 支那」是針對中國共產黨,叫他們「Fxxk Off」,游蕙禎事後有再提及這點。支聯會大叫結束一黨專政,司徒華說2022年中共倒台,其實也不過是叫中共「Fxxk Off」,只是

詳情

梁游,還值得支持嗎?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青年新政乘時冒起,一舉奪得兩個席位。可惜掘起快,凋零更快,宣誓的過火行動,令梁游兩位的議員生涯過不了兩星期,教一眾支持者失望透頂。相信很多人如我一樣,不是什麼本土派,更不是激進的港獨派,但在過去的立法會選舉都投下支持他們的一票。支持他們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對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的不滿,亦可能是覺得年青人值得擁有一個機會。但觀乎近日的表現,他們還值得支持嗎?其實,在宣誓時加插政治理念表態已成常態,很多非建制議員都有形形色色的演繹。相信沒有人可以在宣誓當日預料到,事情竟發展至今天地步。英文有句諺語“Hindsight is 20/20”,20/20即完美視力,該句話的意思是「事後之見是完美的」。事後多位泛民老前輩、名嘴健筆紛紛批評青政未有考慮後果,「玩大咗」,此說實在有欠公允。雖然梁游的確需要負上相當責任,但北京當局、香港政府和建制派不是更應受責備嗎?游小姐在宣誓中加插粗言,未有突顯她的理念,只予人傲慢無禮的感覺。而梁先生的「鴨脷洲口音」解釋,更是典型smart ass的藉口,令他們及青年新政的形象大受打擊,過去青年新政予人的踏實和誠懇感覺亦一去不返。但最令支持者失望的,是在事件發酵後他們久久未有向支持者致歉。可幸,今日終於在梁先生的Facebook上看到他的自省,對支持者、對香港人作出致歉,節錄如下:「對於所有支持我們的選民、對於廣大香港市民,我們實在有負你們。資源重回貧乏,發聲平台亦變得狹窄,但我保證我們信念猶在,假使上訴庭未能彰顯公義,我們會不計代價向終審法院上訴。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一直如是,將來如是。」只要他們願意道歉,哪怕是姍姍來遲;只要他們願意改進,哪怕會再陷危機,身為他們的支持者,我會再給他們一次機會。正如村上春樹所說:「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或許對於過去所犯的錯,最好的道歉是在將來做正確的事。青年新政,請繼續為香港努力!文:可凡(一位曾投梁頌恆一票的新東選民) 游蕙禎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

「小學雞」西人英文會點講

「小學雞」係香港嘅粵語潮語。香港網絡大典就話,「小學雞」原意為小學生嘅貶稱,現泛指一切行為及思想幼稚、經常撩事鬥非和到處生事的人。喺台灣都有類似嘅詞語「小屁孩」。之但係正宗英文又點講呢?唔通寫「Primary School Chicken」?當然,用Childish表示「小學雞」都得,不過唔夠全神囉。識學,梗係學「正宗西人」!咁煩請各位花多少少時間,睇到本文最後段,睇吓正宗西人彭定康(Chris Patten)點用英文講。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牛津大學現代歷史系畢業,做過英國廣播公司信託基金主席,宜家又係牛津大學嘅校監,啲英文仲唔係正宗西人?彭定康尋日(2016年11月25日)喺香港出席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演講,佢話香港民主進程太慢,但唔應該將爭取民主與港獨混為一談,佢又批評 「主張港獨,會削弱爭取民主力量」。對於香港兩位因為喺就職宣誓時,將粗口侮辱字眼加入誓詞,後來畀法庭判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Disqualified Lawmakers)嘅梁頌恆同游蕙禎,彭定康呢個正西人就話,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國會議員要就任都要宣誓,這是法律規定,否則就不能就職,就如英國國會,即使主張愛爾蘭獨立嘅新芬黨(Sinn Fein)議員,就任前都會莊嚴宣誓。彭定康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佢話梁頌恆同游蕙禎,將宣誓變成類似學生遊戲,係錯嘅 「wrong to turn it into a sort of student game」(見截圖),意思即幼稚行為如學生,直譯為「類似學生遊戲」未夠傳神,因為沒有學生未見過世面嘅意思,所以翻譯為「兩人將宣誓變成小學雞遊戲」會比較傳神,至於鍾唔鍾意咁譯,就各位自己下判斷!如果大家都想學下正西人彭定康,同埋正西報《金融時報》嘅英文,不妨上佢地嘅網站睇佢全文,不過好似要畀錢。另外,同日梁頌恆,就斥責(blasts)行管會追回薪金津貼係「無聊兼幼稚」,英文除可以寫「Localist duo says Legco is childish to reclaim their money」,都可以考慮學彭定康,寫成「Localist duo says Legco reclaiming their money is a sort of student game」?不過原來Duo係當單數用,個「says」後面要加「s」《金融時報》原文連結:https://www.ft.com/content/42f96bd2-b2c7-11e6-9c37-5787335499a0)。 語言 青年新政 彭定康 英文 英語

詳情

游蕙禎與蔡英文

在宣誓爭議、西環抗爭、人大釋法、高院裁決、眾籌上訴之後,香港政局繼續被一股強烈低氣壓籠罩:習近平在秘魯當面訓勉梁振英繼續綜合施策和凝聚共識、下屆特首真面目尚未明朗、主流傳媒冷處理選舉委員會選情、民建聯天價籌款與涉嫌利益輸送、民政局與華永會極速向青少年軍批錢批地、曾鈺成藉故退出彭定康即將出席的香港論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狠批梁國雄議員在議會內搶走官員文件為不文明及支持以藐視罪起訴。凡此種種事端,足見香港政局已經急速貪腐化、反智化、專制化,完全明目張膽,懶理公關形象,擺明禮崩樂壞。我們不要習以為常,必須保持冷靜,心懷理念,厚培實力,凝聚民意,溫存道義,各施各法,絕對不要被困局與悲情所打倒。話說回頭,我一向對梁頌恆與游蕙禎二人的遭遇寄予同情的理解,同時響應吳靄儀大律師支持他們眾籌上訴。一方面,我不認為他們是鬼,甚至認為成報之類主流輿論把他們跟梁振英、張曉明、張德江「篤魚蛋」式串在一起來燒,根本是捕風捉影,更可能別有用心。另一方面,我認為他們當初根本未想過會引發如此軒然大波,而他們在面對媒體詢問時,的確有進退失據、言不及義、有口難言、知慮淺薄之處,確實令人失望。不過,我不會像某些人般批評他們是「雙面諜、偽港獨、激怒中共、破壞大業」。因為雙面諜對智慧和背景會有很高要求,而且青年新政由始至終都是主張香港民族自決前途,不是本民前及民族黨所直接主張的香港獨立;既非港獨,莫論真偽,更莫論成敗得失。至於「激怒中共導致人大釋法及破壞大業」一說,儼如說「某一位小學生當眾斥責老師導致全班被罰站十小時及記大過」一樣,完全分不清誰是應該負責的罪魁禍首。畢竟,渲染八卦、欺弱畏強、小事化大、格局狹隘,是許多香港人的通病,反而台灣、日本、歐美記者及評論人士雖然身在遠方,但卻比較客觀持平。觀察中國政情如是,現在連觀察香港政情也如是,令人感慨。與其霧裏看花,不如登高望遠。不過,知慮淺薄、引喻失義之事至今依然層出不窮,難以令人眉頭不再猛皺。這件事跟游蕙禎最近企圖寄信給台灣總統蔡英文有關。我雖責之切,惟見其自省,尚勉其精進。游蕙禎一開始就計劃致函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台灣《自由時報》甚至刊出全文。該信的所謂「草稿」可以概括為以下兩點。(一)中共在未經香港立法機關審議的情況下,以「釋法」為名,行「改法」之實,嚴重干預香港自治及司法獨立,顯然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致使衍生《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之虞」,而且《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據」,「所以」英國應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66條向國際法院提請裁決,確定《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並且考慮恢復香港主權轉移前的地位。(二)根據《南京條約》及《北京公約》,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的主權是清國永久移交至英國,而新界則是英國向清國根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99年,期滿退租,「因此」《中英聯合聲明》理應只能處理港九主權問題,無權決定新界主權歸屬。中華民國政府仍保有對香港主權問題的三份條約,再加上《中英聯合聲明》不再有效,應據此表明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對新界主權地位及屬性的官方立場,反對在新界租期屆滿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竊據新界長達19年的現狀,因此游蕙禎呼籲「總統閣下(蔡英文)能認真關注新界主權問題」,「例如,港九的主權和新界的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有否分別?而總統閣下會否就此與英國政府進行交涉?」接信後,台灣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當然不予置評,僅表示香港人期待選擇自己嚮往的生活與制度,而中國大陸政府應該用正面的態度與香港人耐心對話溝通,不應扼殺。很明顯,這只是高高掛起的政治姿態,全在意料之中。畢竟,如果游蕙禎的書信「草稿」曾經真實地呈現了她的想法(先不論它是否真是「其中一個草擬版本」而已),我可以很不客氣地說:那是毫無基本說理邏輯、國際外交常識、台灣主權知識的胡言亂語,很可能是隨便翻開一本《論歸英》之類的坊間小書,然後天馬行空堆砌拼湊出一篇差劣文章。膠質太重,言而無理,人心疏離。其情可憫,其理可商。一、即使《中英聯合聲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了,為何會導致《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一個行人衝紅燈,為何會導致交通規則失效?二、如果說《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據」,那麼既然中共政權當年「正當合法地」從英國手上取得了至少香港和九龍的主權,更把一切化約成一樁交易一樣,香港人還有驅除共匪和住民自決的置喙餘地嗎?究竟是主權高於人權,抑或人權高於主權?如屬後者,還談這些所謂主權、條約、交易,有意義嗎?三、如果《中英聯合聲明》真的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為何不去找英國政府,要它直接跟中共政權討個說法?反而偏要走去找根本並非締約一方的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甲把你賣給乙,乙違反了甲乙之間的約定,你不滿,卻去找丙,叫丙跟甲講道理?四、即使《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為何英國政府及香港人都可以想當然地主張「恢復原狀」?為何不是要求恢復1984年的原狀,而是恢復1997年的原狀?甚麼才是原狀?重新由英國委任港督專政?重設兩個市政局?填海地皮及建築物通通拆掉?打個比方,政府簽了批准文件給你蓋房子,你建屋後出售,業主屢次轉手,居民安居樂業,然後突然有人說那份批文失效,「所以」房子當然要通通拆掉,買賣金額當然要通通返還。這樣說得通嗎?歸根結柢,難道香港和香港人只不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英國政府之間的交易商品而已嗎?五、英國政府與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之間有邦交嗎?既無邦交,後者又能如何跟英國政府提出正式交涉?這是公開強人所難,抑或公開貽笑國際?六、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保有對香港主權問題的三份條約,就可被視為至今仍然持續承繼清國的國家地位?需知道英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才是目前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先是漢賊不兩立,最後賊立漢不立,難道大家不知道嗎?七、信中問及港九主權和新界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有無分別。究竟蔡英文總統可以如何回答呢?有又怎樣?無又怎樣?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官式的答案當然是:港九新界都屬於中華民國大陸地區(非自由地區)的固有疆域,南海十一段線內領海及島礁亦然,外蒙、新疆、西藏亦然,通通都是屬於中華民國。請問大家:當聽過這些完全悖離客觀事實和想入非非的胡說八道之後,你可以怎樣?難道你要走去勸進蔡英文毋忘在莒,反攻大陸?究竟會有多少台灣人支持你?八、更離譜的是,自己一方面主張自主、自治、自決,另一方面卻希望台灣蔡英文政府考慮行使對新界的台主、台治、台決,豈非精神分裂?這是哪門子的香港本土民主運動?九、在要求蔡英文總統去攪和之前,大家有聽過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華山會議嗎?蔡英文總統和台灣主流民意基於國家主權理念,不論是華獨抑或台獨,難道會答應介入,聲稱「新界是台灣的」嗎?十、在缺乏香港住民自決前途的前提下,為何可以憑空主張「分裂」港九及新界:新界歸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港九歸英國政府?香港人的自主、自治、自決,究應從何談起?可幸的是,在《自由時報》刊登游蕙禎信稿後,游蕙禎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澄清該稿只是草擬版本,「如對《自由時報》同廣大巿民造成誤會,本人謹此致歉」。真實原因恐怕是其團隊內部成員意見分歧,無法取得共識,所以否決發出該信稿。游蕙禎重申非常重視和台灣的關係,以後決不會輕率行動。雖未坦承錯誤,至少知恥知止。誠盼汲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今後,梁頌恆及游蕙禎如果真要對目前政局有所突破,短期內大可繼續鼓勵市民支援眾籌上訴至終審法院、支持本土派在未來補選中取回兩個失落議席、參與籌備全港民間公投選特首、如同黃之鋒一樣親身造訪歐、美、台、日政要和傳達香港人的民主自決訴求、繼續跟台灣、亞洲、歐美各個志同道合的公民團體及學生團體加強交流合作、在香港本土大力宣揚住民自決權利。這樣才是正途。走上正途,凝聚民意,度德而處,量力而行,才可以進一步討論未來中長期的奮鬥目標。當然,盡量清晰交代「青年新政」選舉期間資金來源以釋群疑、明確釐清與闡述香港自決的理論根據與未來方略、真心誠意為鴨洲口音等戲言妄語向支持自己而失望的部分選民(非中共政權)致歉等做法,誠有必要。歸根結柢,厚培學養,研討交流,增廣見聞,冷靜思考,按部就班,謀定而動,知錯能改,有勇有謀,方成大器。路一直都在,現在正是考驗他們決心、耐心、恆心的全新開始。無論如何,香港人必須共同迎戰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大限。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台灣 游蕙禎 蔡英文 青年新政

詳情

從梁游案看反對派

高等法院原訟庭在11月15日頒布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的判辭,梁游敗訴,喪失議席。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在此事上進退失據,彰彰明甚。事件剛出現時,有反對派議員以各種理由包括「只想輕鬆點宣誓」來為梁游開脫。到了10月26日的立法會會議,反對派議員以人鏈方式保護梁游進入會議廳。反對派這種行為等於告訴全世界:「反對派認同侮辱國家民族。肆意侮辱完後,又可以像粉筆字般抹去,繼續享受未來4年的高薪厚祿。」反對派當日群起簇擁,但一俟高等法院宣判取消梁游兩人的議員資格,便立即「彈開」。這種變臉,使人相信反對派完全錯判形勢。至於在法院宣判前,港大戴耀廷教授卻在電台公開表示梁游會勝訴,事實是戴教授錯得離譜。戴教授的錯估,令識者大搖其頭。當然反對派及其媒體對此視而不見。侮辱國家民族乃大是大非,對這些行為開脫、姑息和縱容,只會令反對派走入死胡同,也令反對派為內地同胞和輿論所鄙視!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4日)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詳情

是鬼 也是人

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風波演變為人大釋法,繼而法院判決兩人喪失議員資格,其間過程有很多令人不解的地方,例如梁游為何選擇在宣誓時搞事,出事之後又死不認錯,明知可能失去議員資格仍撐到底,是何原因?很多人不明白,兩人為何不「草草」宣誓,先成為議員再謀後動?反正有4年時間「慢慢玩」。要在宣誓時宣揚港獨,定必刺激北京反彈,以釋法「消獨」;如此後果,對香港衝擊極大。梁游一意孤行,令不少人懷疑他們是否故意令北京有機可乘,藉此事件釋法再收緊香港的法治空間?一切又回到那個老問題:梁游是否「內鬼」?是否借「本土」、「自決」做旗幟,內裏在破壞民主運動,客觀上發揮削弱泛民實力的作用 ?最近,連「民主之父」李柱銘也提出梁游兩人「是人是鬼」的懷疑。他在11月17日的一個電台節目中,被問到梁游兩人「究竟係蠢,定還是係鬼?」李柱銘說他不肯定,但兩人至今都拿不出照片,顯示他們有參與過雨傘運動,「如果你一張相都攞唔到出嚟,咁你哋點諗?」李柱銘又說,若很有誠意宣傳港獨,並把這個議題帶入立法會,「宣誓咗,做咗啦,嗰時我至講都未遲吖」;現在梁游的做法相反,李柱銘對此感到奇怪(見「立場新聞」11月17日)。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CNN在11月18日訪問梁游,也問到相類的問題。CNN記者的問題是:梁游兩人的作為,是否會擔心被指摘是幫了北京打開釋法干預香港立法會的大門,令「中國更容易干預香港」?仍有不少未解難題現在再談「人鬼論」,目的不在論證梁游「是人是鬼」,這樣的討論意義已不大,因為梁游兩人由議員變成「已完」,對政局再無影響力。表面看,梁游的問題已告一段落,但其實仍有不少未解難題,包括港獨思潮在年輕人中間是增大了,還是減退了?青年新政(梁游所屬的政團)受重創,但其他仍然主張自決/獨立的青年團體,北京又有何對策?把梁游說成是「鬼」,目的其實是想把「北京干預香港」推論成無孔不入、無所不能的地步。但試想,從2014年雨傘運動至今才兩年時間,要安排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當選議員,然後借宣誓搞局,令人大可以釋法,驅逐本土/獨立派議員出立法會,過程何其迂迴,誰有把握作此決定?「內鬼」背後的假設說過了,新一代的本土派政團行事模式和「上一代」的泛民截然不同。他們跟中國疏離(甚至對抗),多獨立行事少搞聯盟;精於辯論、借媒體造勢,但缺乏執行力、拙於政策研究。這批網絡年代成長的新人類在政治上的取態和作為,很多是我們不認識及無法理解的。正如遠古年代,人不了解的物事,就附之以鬼神之說,無法求證,卻以為找到了答案,結果往往是自欺欺人。把梁游說是「內鬼」,背後有一種假設,就是當下的年輕人不可能如此堅定地推動自決、港獨,他們必定另有目的、別有用心,以死硬的本土派立場,暗地裏去幹協助北京的勾當。但是從另一角度考慮,年輕一代循正途上位十分艱難,從政參加選舉是其中一條出路。後生仔也是人,參選也會有私利的考量。他們不會加入建制派,傳統泛民政黨對他們吸引力也很低——前車可鑑,民主黨和公民黨等「新一代」都在30歲以上,而且都是「老一輩」今屆引退後才有出頭天。在政治上尋出路,年輕人一定要另起爐灶,找一個他們那個年代認同的政治訴求,才能迅速打出名堂;而新一代最認同的政治訴求,當下就是本土、自決。梁游雖被逐出議會,但他們的人身安全不成問題,比起第三世界國家的反對派或離心分子的遭遇,香港其實相當文明。換言之,年輕本土派參選的機會成本比起其他落後國實際上是偏低,而且他們看準了北京會不惜一切打擊本土派,令他們的「國際知名度」可以迅速提高。在「鬥爭策略」而言,梁游的所作所為不難理解。關鍵要看有多少港人認同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形容港獨是「虛妄議題」,呼籲不要浪費時間討論……歷史上任何新冒起的政治思潮,有哪一種在初起階段不是虛妄的?關鍵還是要看自決/獨立的主張有多少香港人認同。從民調結果(中大民調15至24歲組群支持港獨比率近四成)和今屆立法會有6名打着「本土」、「自決」口號的成員當選,港獨雖然「虛妄」,但已在政治上發揮影響力。借助北京釋法,可以驅逐梁游出議會;但要把自決/港獨思潮清除,仍得靠香港人自己努力!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3日) 立法會 游蕙禎 青年新政 梁頌恆

詳情

政客的底線誰來管?

如果說11月發生兩件大事情,美國總統選舉特朗普勝出、全國人大釋法游蕙禎、梁頌恆喪失議員資格。這有點抬舉了游梁兩人,但他們與特朗普確實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說他們3人都衝破了一個底線,但弔詭的是特朗普在美國能夠當選,而游梁則被法庭宣告喪失議員資格。特朗普創下多項紀錄,可以用粗言穢語甚至指名道姓傷害別人,包括女性和少數族裔,販賣仇恨、縱容族群關係撕裂,將複雜問題簡單化,將長期問題訴諸於迫在眉睫解決。如果說這些都是選舉策略,這可是選民投票表示可以接受的做法。香港的港獨青年,在競選過程中的激烈表現、在履行當選議員的法律程序時,做法跟特朗普是東施效顰、一再衝破底線。結果是政府要提出司法覆核、中央要採取釋法,最後由法院來定奪。上述兩種做法之外,看看加拿大議會。早前一名議員在會議上發言時用了「放屁」一詞,結果引起軒然大波。究竟在議會這個莊嚴的地方,「議會語言」的底線是什麼,在議會內以及社會上引起激烈的辯論,目前還沒有結論,但反對粗鄙語言的輿論十分強大。政客不再遵守底線,美國用選票來決定接受的新標準、加拿大以自律決定是否維持原有底線。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爾特曾經向上帝發誓不再講髒話,有誰會相信嗎?香港的宗教意識不強,但選票與自律兩種辦法都有嘗試過,黃宏發認為「臭罌出臭草」並非「議會語言」而驅逐議員,後來的立法會主席一再放寬底線。游梁兩人所突破的底線比粗鄙語言嚴重得多,而且涉及法律問題,由法院以至人大常委會來決定,無可非議。衝破底線的盒子已經打開,今後更多的底線如何守住,是更大的難題。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3日)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游蕙禎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