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新聞界oppa

記者協會成立五十周年,請來被譽為「最有公信力」的韓國新聞主播孫石熙,當主禮嘉賓。公信力三個字聽起來浮誇,但孫石熙曾領軍團隊,由一部iPad開始,揭發南韓總統朴槿惠閨密干政的新聞,一手將她送入牢獄。他在JTBC主持的新聞節目Newsroom,收視率自此飈升,聞說當日在地鐵車廂,大家都會談論其新聞議題。於是韓國除了宋仲基,還有一個孫oppa。 早前在浸會大學聽他的講座,現場來了很多居港韓生,他們特地前來捧場,聽他細說嚴肅的新聞故事,更大排長龍要跟孫石熙selfie。新聞大叔能成為少女的oppa,在香港實在難以想像。一個腐敗政權的剋星來訪,而香港一眾高官全部缺席記協晚宴,更見孫石熙魅力驚人,委實是生人勿近。 對韓國印象其實一直很差,當地三星集團惡劣的工作環境,造成很多南韓工人因接觸化學劑而患上血癌,集團卻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化學品內容。先進的科技,落後的道德水平,令人齒冷。 我也是其後才知道,三星原來都是孫oppa曾打過的大佬。當年他剛加入JTBC,就報道過三星表面上自稱勞資關係融洽,實際上卻使出不少招數,力阻工會成立。而JTBC此後亦再沒有收過三星等幾大集團的廣告,但從此獲得了民心。

詳情

簡冬娜:官逼民反

沒有朴槿惠上台後的閨密干政、官商勾結,大概韓國電影界的反彈不會那麼大,《逆權大狀》、《逆權司機》到現在上映的《1987:逆權公民》,就是這幾年推出的作品,不同導演,卻同樣聚焦1980年代前後的民主運動。是要提醒韓國觀衆嗎?今天的自由民主,是前人吃了不曉得多少顆催淚彈、子彈,受過多少拷打、嚴刑逼供所得來的。現在可以投票當家作主了,每一票咬開來,卻都血淚汗交纏。《1987》比前兩齣「逆權」電影較特別之處是沒有主線人物。在學生朴鍾哲死後,如果不是當值的地方檢察官敢於反抗治安部反共調查組人員,堅拒簽字讓屍體即時火化,並且拼盡全力爭取解剖屍體,寫下驗屍報告;如果不是有力尋真相的記者,不畏政府採訪規條的傳媒高層,很多不平事,例如學生被嚴刑逼供致死的真相,就會石沉大海,民衆失去知情權;如果不是有專業操守的獄警,以及擇善固執的下屬,在獄中的社運人士要傳遞的信息,就沒法讓外面的同道中人知道;如果沒有面對軍隊鎮壓毫無懼色的學生,即使倒下來依然再次爬起迎向槍桿子,也就無法感動身邊本來政治冷感的同學。導演想說,獨裁政權可恥,把人逼迫到一個點,必然反抗,檢察官如是,醫生、記者、獄警、神父、和尚、學生,以至只想過平凡生活的少女亦然。[簡冬娜]PNS_WEB_TC/20180310/s00191/text/1520618696087pentoy

詳情

馬家輝:代狗抗議

聽說韓國人仍然吃狗,首爾應是不流行了,但在首都以外的二三線城市,狗餐廳林立,顧客可親到廚房旁的房間,鐵籠裡都是狗,大的小的白的黑的,像香港和廣州人站在玻璃面前揀選游水海鮮一樣,擇狗而食,伸手指向的那一秒鐘,便是狗隻命喪的前一秒。選完之後,回到座位上等待一會兒,一煲熱騰騰的狗肉便會上桌。還可以像吃羊串一樣,在小爐子上燒烤狗肉串。至於超級市場的貨架上,當然有狗肉泡麵和杯麵,包裝盒上還印著可愛的小狗卡通,抬頭吠叫,彷彿在說,吃我吧吃我吧,讓我替你解飢取暖,讓我跟你合為一體,人狗不殊途,you are what you eat,愛我便請買我。聽來確實可怖。是的,取暖。北方人常說,零下二三十度的天寒日子,吃狗肉只為了暖身子。這是廢話。人有各種生理需求,難道想尿了便可隨地拉下褲子尿個痛快?想搞了,難道可以隨時把別人的褲子拉下搞個爽快?人之為人,不僅在於擁有行動力,更在於擁有「不行動力」。當你有能力去做,但因為倫理或悲憐的理由而拒絕去做,這一刻,你才真正自由。曾在聖彼得堡認識一個年輕人,生長於中俄接壤的鄉下,遠到俄羅斯謀生,汽車內貼滿金箔,手上亦是金勞,頸上亦是粗金鏈,連中文名字也自改為「富貴」。他說小時候窮怕了,如今就想著發財;若有必要保住財富,要他殺人,他便殺人。年輕人談及兒時吃狗肉的經驗,理由又是取暖,但承認到後來是上癮了。他不無歉疚地說,真的啊,我們那邊的狗都怕人,因為我們身上有狗肉味道,作孽,作孽,可是我戒不了,到今天仍然在吃。本來僱他做旅途上的司機,聽他說後,翌日找個藉口換人了。我也怕他身上的狗肉血腥,又或者,我只是代狗抗議,聊聊心意,也只能如此。[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220/s00205/text/1519063233635pentoy

詳情

鍾樂偉:韓國冬日比北歐冬天還要冷?

12月9日,韓國下了一場大雪,從以往在韓國生活時的經驗得知,每一次下大雪後的一天,氣溫也會按雪下的多少情況,按比例地下跌,即如雪量不多,氣溫不會下降太大,但反之若降雪量非同小可,翌日的氣溫定必急速下跌,這種民間智慧多年來鮮有破例的情況發生。果然從周一(12月11日)開始,位於中高緯度的朝鮮半島,晚間的氣溫從入冬以來,大概維持在零下5度以內,突然急劇下降至負12度左右,首爾與較北的江原道一帶,那邊的體感溫度更跌至負15.4度的危險水平。 因而,韓國氣象廳便在全國下達了「寒波注意」(한파주의보 )警告,提醒市民盡量避免長時間進行任何戶外活動,並且警告要提防出現低溫症等具一定身體危險性的問題發生。這一次韓國的「寒流」絕不簡單,連自己一些一向並不怕冷的韓國朋友,也透過社交媒體傳來訊息,表示近幾天首爾的天氣,真的冷得有點可怕。 就在同一天,正當首爾的市民正冒著嚴寒得零下12度的氣溫上班之際,向來我們認為冬天天氣更冷的國家,如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當地的氣溫卻只是零下1度。而位於北歐的挪威首都奧斯陸,氣溫亦只是負2度,哥本哈根更也只是零上1度而已。那麼,為何位於北緯55度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的氣溫,與位

詳情

鍾樂偉:觀看《逆權司機》前,必看的韓國KBS光州5.18紀錄片

即將在香港與台灣上映的韓國近月話題電影《逆權司機》(台譯:《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眾所周知它的故事內容,其實是採自於一個真人真事改編的歷史劇本。話說當年1980年5月18日,韓國全羅南道光州市爆發了大規模反對軍事獨裁者全斗煥,以不合法的政變方式奪取國家政權的示威運動。然而,由於當時全斗煥下令國家內所有媒體,都不准就光州起義一事,作任何正面報導,結果外界對當時當刻光州內部發生的抗爭情況,不但所知甚少,更多只是極偏頗的抹黑報導。 為了尋求真相,以正視聽,當年身在日本東京的德國記者尤爾根·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便隻身飛到韓國,透過韓國朋友的引路下,上了一架從首爾駛往光州的計程車,前往當地,希望把他第一身在現場看到的真實片段,向全世界公布。途中,雖然他們曾經被已進佔,並封閉著光州與外界聯繫的軍人阻撓,但結果仍能最終成功入城,拍下了大量當年光州民眾抗爭的實況內容。 但到了5月20日開始,從韓國四方八面空降至光州的戒嚴部隊,受軍統的指令,決定向守在廣場的市民開槍。為了還擊,部份民眾也衝進了警察局內,搶奪了局內的軍火,以作自衛。後來,在辛茲彼得拍攝的鏡頭下,我們看到大量被亂

詳情

從韓國的近代社運史看吏治敗壞的香港(文:伍麒匡)

近年的香港,只見吏治腐敗、制度崩壞,一道高牆正把香港人逼至邊緣。社運份子被香港政府的三權合作淪為政治階下囚,在文明的地區仍出現這些,只能說非常不堪。作為一個韓國研究者,我想借助20世紀至今的韓國社運的近代歷史,去看今日變了樣的香港。 若對韓國近代發展有一點認識的人都知道,韓國的民主化進程,真的能總結為透過流血抗爭爭取回來的民主。自韓戰結束後,李承晚在獨立運動後就開始了其軍事獨裁統治,並被揭發曾處決多名左翼政治犯。其後經歷朴槿惠之父朴正熙的18年獨裁統治,韓國一直未見民主。直至80年代,韓國的民主意識才開始萌芽,並展開長達多年的民主運動。 正當香港的80年代是輝煌時代,在韓國正如今日的香港,高牆持續欺壓抗爭的雞蛋,把韓國人迫至水深火熱之中。民主意識抬頭的契機,就是1979年朴正熙遭到暗殺,令不少左翼份子開始策劃爭取民主化的社運。豈料,軍人出身的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戒嚴令使不少示威者被剝奪發動社運的機會。其後全斗煥更成為總統,把獨裁統治發揮到極致。 民主化運動沒有因全斗煥的政變而熄滅,反倒遍地開花,於1980年發生了光州民主化運動,一場抗爭演變成流血衝突,全斗煥下令軍隊盡一切武力鎮壓,並

詳情

張文光:凜冽的韓風

韓國電影《軍艦島》,有備而來,為了反日雪恥。這股凜冽的韓風,風裏有被侵略的血海深仇,更有殖民地的痛苦記憶。 電影的一個場面,軍艦島被擄的韓國工人,奮起逃亡,衝破和撕裂一面巨大的太陽旗,是韓國人給日本最重要的信息。 戰爭遠去了七十多年,但韓國對日本的怒氣從未止息:日本領事館前的慰安婦坐像,民間佔領獨島的英雄氣概,足球絕不輸給日本的意志,青年集體斷指抗議日本官員參拜靖國神社,每一回行動都讓世界動容。 一波一波反日風潮,讓從不悔改的日本不寒而慄:九二年首相宮澤喜一訪首爾,三天之內,八次道歉與遺憾;九八年藉南韓總統金大中訪日,發表宣言,為侵略韓國正式道歉。 日本曾對侵略中國作如此道歉麼? 然而,韓國不會顧全大局,呼籲人民見好就收,而是把握任何機會,對被侵略和被侮辱的往事,寸步不讓。 《軍艦島》就是南韓民間反日的一記亮麗還擊。 多年前,日本爭取明治時期二十三項工業設施,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其中最受爭議的是長崎海邊的軍艦島。軍艦島原名端島,十九世紀發現煤礦,輾轉被三菱礦業購得,將端島擴大成人工島,島上興建混凝土高樓,外形像軍艦「土佐號」,故又名軍艦島,工人及家屬住在島上,日以繼夜向海底採煤,供日本現

詳情

程思傳:《軍艦島》── 從《屍殺列車》談起,把指控攤在銀幕上

談柳承完導演的《軍艦島》(The Battleship Island)時,大多焦點落在三個主演的男演員身上。這齣破韓國開畫紀錄的電影,開宗名義改編自真實歷史,談歷史的同時,爭論其實延展至今 ── 片尾的字幕上依然指控日本對軍艦島歷史的掩飾,而韓國與日本兩國對電影的取態也顯然有所不同。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軍艦島,又名端島,是長崎外海的人工島,因海底煤礦而繁榮一時,在1970年代因煤礦關閉而成為無人島。二戰期間,大量朝鮮人與中國人在端島採礦,過程毫不人道;直至二戰結束後,日本戰敗,他們才能離開。電影正正以二戰為背景,談朝鮮人與日本人的對抗,重點落在兩國,是以同樣在端島工作的中國人則在戲內缺席。 開場不足十分鐘,導演以兩幕強調了這個人工島的惡,也簡介了這個島的背景。以黑白的畫面呈現礦洞的工作,窄狹的空間,缺乏安全設備,故此洞裡意外頻生,死亡如此尋常;又以三個年輕人的逃亡,強調了這個島的絕望──日軍守衛森嚴,根本難以逃離;就算成功逃出,也難以在波濤洶湧的海上游至長崎,更遑論從日本回到朝鮮。 電影不是在端島實地拍攝,場景設計卻是一流── 他們初來乍到的一場,從操場走向宿舍的一段,見證他們

詳情

伍麒匡:文在寅選舉時關於性別平權的承諾,做到了嗎?

深受中國的儒家思想影響的韓國,「男主外、女主內」、「男尊女卑」等觀念一直根深蒂固,性別議題於韓國,亦只聞樓梯響,在政府的管治中亦沒正式推動過性別平權。而文在寅作為新任總統,在競選期間承諾過會以政府內閣為先在社會推動性別平權,究竟現在任命過程中有守承諾嗎? 新總統上任,其一首要工作固然要組織班子,而根據韓國憲法,總統的名單中提及的人選只是提名之用,要經過人事聽證會對於該人選的審核後,才能決定不同人選是否適合擔任該官職,最主要聽命於總統下,有19個長官職位。而根據報導,在文在寅任命的人選中,已有5名女性人選已獲得通過人事聽證會的審批,成為文在寅內閣的高官,包括外交部長官康京和、國土交通部長官金賢美、環境部長官金恩京、女性家庭部長官鄭鉉柏和國家報勳處長皮宇鎮。而最近,文在寅再提名金榮珠為僱傭勞動部的長官,成為第6名被提名的女性官員。若她都能夠通過審批,將會令文在寅班子成為韓國憲政史上女性比例佔最高的內閣,有百分之32。而他在選舉時承諾過會努力把班子的女性比例提升至經合組織的水平,固然以現今的任命過程上,是可觀的。 回望過去前數屆的總統內閣中,能夠擔任重要長官的女性寥寥可數。90年代的金泳三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