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麒匡:從韓國咖啡王姜勳自殺,看韓國競爭激烈的咖啡市場

不少網誌、旅遊達人說到韓國,必須要去首爾不同的咖啡店朝聖,不同咖啡店亦成為了旅遊熱點。而且,亦因為韓流的關係,不少連鎖咖啡店品牌亦瞄準了韓流產品如電視劇、綜藝節目等,作不同形式的植入式廣告,以向本土及海外觀眾宣傳韓國咖啡品牌。正當我們享受這個旅遊文化時,有沒有想過,因為這咖啡市場,令到一個擁有多個連鎖品牌的「咖啡王」自殺成為轟動韓國的新聞? 在7月25日,根據首爾瑞草警察局,擁有Hollys Coffee、Caffe Bene等著名韓國連鎖咖啡店品牌的KH公司代表姜勳被公司職員發現在家裡洗手間自殺。而自殺前他曾向朋友發短訊表示因為公司運營問題感到「很疲倦」,而擁有大型咖啡王國的他,為何仍會在這競爭中不勝負荷,了結了自己的生命?值得研究的,不是他自殺的真正動機,反而應從他如何建構韓國咖啡店市場,然後再看究竟我們愛的韓國咖啡店背後,有著什麼的亂況。 姜勳於1997年就在星巴克咖啡進行推廣工作,其後自立門戶,與朋友成立了本土咖啡品牌 “Hollys Coffee”,而2003年把這品牌轉賣至其他公司,而2008年成立了Caffe Bene,此品牌的發展如日中天,轉眼間開了近500間分店,而且

詳情

伍麒匡:韓國也有「愛」字頭?朴槿惠被揭發主導支援右翼親政府團體

不知何時在香港,每逢一些政治事件,就會出現一批打著「愛國愛港,打倒反中亂港分子」旗號的團體,在現場為著政權叫喊,盲撐政府。這場面相信對香港人而言不會陌生,而且有線電視亦有過關於這些團體如何運作的專題。而有沒有想像過,在韓國都有這些「愛」字頭團體呢? 最近,文在寅上任後,致力改善青瓦台內朴槿惠留下的種種貪腐或不正當問題。除非貫徹其對政府的打貪作風外,還需為朴槿惠留下的爛攤子撥亂反正。而於7月20日,青瓦台公開了朴槿惠時期的《2015年4至6月國政環境診斷和運營基調》,揭發朴槿惠於2015年間,即世越號沉沒事件一年後,對於支援右派團體工作進行直接主導及指揮,讓更多右翼團體及老年人示威以維護政府威望,而且還支援團體發展培養青年人成為保守派,以鞏固保守派的威望。而在會議文件中,揭露了朴槿惠曾計劃對於「新生青年保守團體」展開基金支援。這是否似曾相識?因為「愛」字頭在香港也是這樣盲撐政府啊!而為何朴槿惠要這樣做?很簡單,自知民望低就需為自己造勢,她執政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令她需要為右翼份子護航? 剛才亦提過,2014年發生過世越號沉沒事件,國殤事件的發生,朴槿惠政府長期被懷疑故意讓事件發生,並涉

詳情

伍麒匡:《Circle:相連的兩個世界》:相連世界的背後,精湛於對於科學及政治的批判

常說好劇不一定有好成績,有好成績的亦不一定是好劇。而最近看了齣叫好不好座的韓劇,當中內容須不太算高水準,但內裡的元素及細節上,反而值得深究究竟編劇及導演想透過這些來表達什麼。tvN月火劇《Circle:相連的兩個世界》是韓國少有以外星人、超級科學為題材的劇集,而這齣雖不叫座,但背後劇情的意思卻值得留意及深思。(含劇情討論) 《Circle》由呂珍九、金剛于及孔昇延主演,講述兩個男主角分別在兩個時代為不同的殺人事件展開調查及追蹤的事件。而每一集內,都會分前半及後半部分,敘述兩個時代的故事。第一部分為呂珍九主演,以2007年遇見外星人後,他的大學不斷發生可疑的殺人事件,之後再遇見當年遇到一模一樣的外星人,他及其哥哥展開的追查事件。而第二部分則設定於2037年,由金康宇主演,講述廿年後科技的發達,使韓國分為稱為「美麗新世界」的智能地區及幾近荒廢的都市,智能地區內充滿最新的科技,而且有智能使系統使罪行不能發生。 兩個時代的開端看似沒有關連,但隨著劇情的發展,就透過一宗大型殺人案連結了事件的不同線索,兩個時代的世界因而相連,其後揭破利用科學控制人類的陰謀。這題材及劇情佈局可謂非常新鮮,因為以自然

詳情

伍麒匡:文在寅上台已兩個月,大韓民國能否迎來新的黎明、新的時代?

持續了十年右翼執政黨的管治,無論在國內國外的管治上,均抹去不少金大中、盧武鉉時期留下的管治體(Governmentality)。朴槿惠干政門爆發後,成為朝鮮半島史上第一位被彈劾的女總統,其後文在寅的當選,打破了保守派造出來的政治僵局,重回進步派執政的時代。而他上任了兩個月,施政規劃亦已發佈,究竟能否為韓國迎來真正的新時代呢? 須知道,左右翼經常爭拗的問題,就是該用什麼的理念、什麼的立場去管治一個社會,進步還是保守,亦是分歧最大之一。於韓國,亦是這樣。朴槿惠、李明博兩位前總統的作風及管治體,都形成了神秘離地、保守主義的風格。國民監察政府,本是民主社會不可缺的部分,但在朴槿惠時期,只有世越號事件及親信干政門被揭發才令民眾知道其政府的腐敗無能,使國家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而且國民力量在她執政時毫無影響力。而文在寅上任後,在發表施政規劃時,時不時強調他需要建立以民為本、國民作主的政府。究竟他作出了什麼行動來改變這種作風,從而改變管治體呢? 首先,文在寅政府在發布規劃前,就開設了第一個線上政策提案平台,供普羅大眾對其新上任的施政方針作出提議及意見。而文在寅表示,這平台已接到超過16萬項建議,訪問人數

詳情

伍麒匡:脫北者藝人林智賢風波:複雜的脫北者及南北韓問題

南北韓的問題從來都是國際時事上的其一焦點,不過,在主流媒體的描述,北韓永遠是有著最極端的論述,例如最封建、最落後、最獨裁。固然,這些都不能完全否認,但若希望深入研究南北韓問題,就不應抱持這種偏見去為南北分高低。而今天於韓國引起極大爭論的林智賢事件,正是印證了南北韓問題中的複雜性。 林智賢聲稱自己於2014年1月成功脫北,歸順南韓,並曾經出演多個韓國的綜藝節目,由於其脫北背景故事能引起大部份對北邊持負面態度的南韓觀眾的共鳴,故她在南韓算是為人認識的藝人。不過,在7月15日,在北韓電視台的節目中,竟然再出現她的模樣,而且還穿上了韓服,掛上有金日成及金正日的紅色襟章。在名為《我們的民族之間》的節目,表示於6月成功回到北韓,並批評在南韓生活猶如在「金錢地獄」過活,而且憶述自己作為藝人被電視台欺壓,以及在酒吧裡做陪客等經歷,令她對南韓徹底失望,所以重回北韓與家人團聚。 她的事件中,除了懷疑是否「被自願」回北韓之外,更重要的是反映了在南北韓議題上兩大重要的議題。第一,正是她在南韓生活的部份,她所訴說的是否真實,暫時亦不能作出結論,不過可反映的是,在北韓生活的人會否適應完全不一樣的南韓生活呢?正如金

詳情

伍麒匡:文在寅上任兩個月,韓國年輕人的學業及就業問題仍存

在韓國年輕人口中,很多經常稱呼自己國家為「地獄朝鮮」,形容他們尤如生活在地獄之中,因為上大學難、職場找好工作難、生活難等貼身社會問題,令他們無所適從。而朴槿惠在位4年,一直被猛烈批評其經濟政策無助改善貧富差距之餘,亦完全沒有幫助年輕人改善學業及就業環境。而文在寅上任了兩個月有多,究竟他有否認清事實狀況,從而作出妥善的經濟及社會改革呢? 4月份正是朴槿惠被彈劾後的政權真空期,而朴槿惠留下的經濟爛攤子,都令繼任政府難以完善地解決。既然「地獄朝鮮」是由年輕人提出的,固然要了解究竟他們面對著什麼困境。 首先,學業方面,人人也希望自己子女能夠考上名門學府,豐富自己的履歷表,不過學位競爭淚烈之餘,考到了名牌大學,亦面對著另一問題——學費。韓國貧富差距之大,使不少人負擔不起名門學府的四年制學費,據調查顯示,2017年韓國四年制大學平均學費為668.8萬韓圜(約4.6萬港元),而各大著名大學,延世大學為學費最高的大學,每年平均超過900萬韓圜(約6.2萬港元);梨花女子大學則為852.8萬韓圜(約5.8萬港元)。而面對著大學生人數增加,學分膨脹之下,自然在就業環境,亦出現僧多粥少,或「高不成,低不就」

詳情

伍麒匡:文在寅政府新作風:公共機構實施「盲眼選拔」

文在寅上任已兩個月,民望雖曾出現小幅波動,但依然比起朴槿惠時期的高。而且文在寅在施政上已逐步呈現其徹底改革政治頹風的決心,其一值得討論的,就是即將在9月全面實施的公共機構「盲眼選拔」,因為這絕對印證了文在寅如何致力改善韓國根深蒂固的社會風氣。 根據韓聯社的報導,這方案是由文在寅在主持首席助理及秘書會議中提出了中心要點,然後由韓國僱傭勞動部發布。而於7月5日,正式發布「公共機關實施盲眼選拔方案」,表示332間公共機構將會於9月全面實施「盲眼選拔」。究竟盲選是什麼一回事呢? 這方案在目標上要求了參與機構需在招聘過程中,不考慮申請者的學歷、家庭背景及出生地點,只考慮其與職業相關的資格及經驗,務求做到不以背景或更高的authority作優先考慮。而實際行動上,方案要求了參與的公共機構在入職申請書上除去填寫學歷、出生地點、家庭關係等欄目,另外還禁止貼上證件相。除了得到勞動部的特別批准,否則須遵守這些方案所列的指示。而且為了讓公共機構能更廣泛、公平地選出不同地區的人才,亦應要求申請者填寫與職務相關的經驗及資格。另外在面試過程中不應提問關於其個人狀況,而只應討論關於職務相關的經驗來評估申請者是否適合

詳情

伍麒匡:李孝利《BLACK》:極具藝術性及音樂野心的專輯

上一次由我所寫的文章亦提到,早於今年1月時已傳出韓國天后李孝利將推出睽違3年的專輯復出,消息一出頓時於韓國引起話題。而來到6月28日,推出了專輯先行曲《Seoul》,其後7月4日推出全張專輯。究竟是次李孝利的復出,能否再次帶來音樂上的突破呢? 聽過全碟後,總有種感覺,就是李孝利在交出了一張完全突破自己及音樂界限的專輯。在韓國樂壇上,泛濫著流行男團女團推出的舞曲及流行曲,正當大家以為李孝利的復出,會推出輕易走紅的流行曲。她卻告訴你,這次我是推出自己真正喜歡及想做的音樂,而且從每首歌的背景資料就知道,大部份歌曲在填詞、作曲上都由李孝利一手包辦,可見她在是次復出專輯,想完全由心而發製作歌曲。而這專輯的總評,是大部份歌曲都極具藝術性及可塑性,大玩暗黑風格來建構整張專輯的氛圍。 先談談碟中兩首主打歌《Seoul》、《Black》。整隻碟最充滿暗黑風格的,正是這兩首歌。而這兩首歌在歌詞及曲風上好像存在某種連結。第一首《Seoul》的主題正是以首爾這個大城市作為描寫對象,在歌詞中,多處在形容首爾城市的風貌,如 “높은 빌딩 숲(鋼筋森林)”、“반짝 반짝이는 이 도시 (璀璨的都市)”等用字。正當你

詳情

伍麒匡:韓國天后李孝利復出:她在韓國樂壇上的重大意義

現今的韓國樂壇,競爭可謂相當強大,除了已出道的組合不斷爭奪音樂節目排行榜的冠軍位置及銷量外,組合的泛濫程度已目不暇給。而有時亦會收到一些來自身邊朋友的問題,就是K-pop究竟存不存在Solo的男女歌手,肯定的是存在的,但不多可以突圍而出成為街知巷聞的歌手。 而最近韓國天后李孝利的復出,除了在韓國引起極大的話題性之外,更值得留意的是,回望整個韓流的發展,李孝利其實存在一個重大的意義,就是她的突破性演出及歌曲,而且其形象方面如何令她成為很多韓國人認同的天后地位。 在80-90年代的韓國,文化產業尚在起步階段,而同時外來的文化包括香港、日本等地亦不斷在韓國獲得知名度,所以韓國在20世紀末的流行文化,或多或少受到外來文化影響。其中日本的文化亦變得根深蒂固,因為歷史上日本亦於韓國殖民多年,文化層面上亦成為了建構韓國文化的其一基礎。當時日本文化最流行的,正是「Kawaii」風格,所以不少日本女歌手或組合當年亦流行跳可愛風格的舞蹈,這亦影響到90年代出道的韓國女子組合或歌手跟隨了這種風格,即使有性感的歌曲,亦依然存在不少保守風格。以下的歌曲及演出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李孝利所屬組合Fin.K.L的歌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