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哪日才有具幽默感的領導人?

許多人以為一個社會愈不自由開放,當地的人民就愈沒有幽默感,但根據筆者的經驗,這並非必然。因我認識不少新加坡朋友,他們私底下都很愛說笑,當中更不乏譏諷當權者和政治人物的玩笑,我總是聽得捧腹大笑。不過,這些政治笑話當然只可在朋友間說說而已,一旦公開、廣泛流傳,相信一定會招惹麻煩。 以筆者之見,反而領導人的幽默感,卻肯定與社會自由程度掛鈎。我們常看到有些外國領袖,能透過一兩句輕鬆幽默的說話,化解一些令人尷尬的局面。可惜,獨裁者就是缺乏幽默感,因此,香港電台嬉笑怒罵的論政節目,總是被本地親共喉舌報章罵得狗血淋頭,更以香港電台沒有履行「政府喉舌」角色為由,來質疑香港電台浪費公帑。 香港政治人物也有部分是有幽默感的。前港督彭定康卸任前,有記者問他希望香港什麼地方以其名字來命名呢?他笑說既然中央如此「賞識」他,看來近日一座快將落成的建築物,就最適合用作命名了!那就是位於昂船洲的污水處理廠。 至於另一位,就是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共產黨黨員的形象向來都是嚴肅、不容說笑,但他作為一位疑似中共地下黨員卻是例外。回歸前,當時我仍擔任民主黨主席,我們每年都要為籌募經費而奔波,好不容易才籌得約一百萬,但卻從報上

詳情

「避免領導人尷尬」為何成為警察工作?

是日讀報,《明報》引述消息指,回歸紀念日習近平訪港,警察內部通傳要「防敏感字圖免領導人尷尬」,包括圖片標語,如佔領運動期間的「習近平撐傘」等,都不能給領導人看到。 警隊負責保安、反恐、維持公眾秩序,工作繁重,為什麼淪落到現在連「免領導人尷尬」都成為任務之一? 領導人覺得尷尬了,如何影響他的人身安全?為何現在似變成習以為常,「免領導人尷尬」變得天經地義的警察工作? 除暴安良的警察要避免領導人不高興,憂心龍顏大怒,警隊自貶身價、自我侮辱,是否干犯了「辱警罪」? 明報指,類似標語,警隊認為會令領導人尷尬 市民的心情事小,更大問題是,警隊是否當監警會的建議冇到?警隊是納稅人付的薪津,為何要服務領導人的心情?每逢領導人訪港,記者被困豬欄採訪,示威者被限定老遠請願,也很不快也很尷尬,警隊會否照顧一下他們的心情? 2011年時任副總理李克強訪港風波,一些警察萬分緊張,又「黑影卡手」,著六四T行過都要拉。事後監警會調查後發現,原來警隊一些行動指令中,警務人員被提示在有需要時採取行動以「防止副總理難堪」,又要確保「活動暢順及莊嚴地進行」。 監警會當時要警方澄清該等語句的用法和意思,警方澄清該等語句「沒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