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推墟巿?小心推基層落火坑

立法會前議員劉小麗忽然「蒲頭」,再以「撐基層墟市」為題遊行,大罵特首林鄭月娥,批評她沒有實踐競選承諾推動墟市云云。劉小麗向以「設立墟市,抗衡領展」為主打。那年農曆新年,她跑去當無牌小販而被控,一夜成名,後高票當選立法會議員,可見她抓住領展惹民怨,成功贏取政治本錢。推墟巿毫無新意,遠有陳婉嫻推「騰龍墟」,無疾而終;近有東華三院以非牟利形式營運的天水圍天秀墟,乃時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政治壓力下,撥款千萬港元建設的產物。它佔地三千八百平方米,以廉租八百至一千港元租出約二百個攤檔。據商戶說,每逢酷熱或大雨,皆十分「趕客」,自二○一三年二月開業至今,丁財兩不旺。政府另一近作「美食車」,同樣在掙扎求存的階段。「土地」是香港最貴重的資源,如果低價批出巿區旺地讓無牌小販推木頭車、擺地攤做生意,對於真金白銀在商場租舖做生意的商戶是否公平?像天秀墟這種小本經營的商戶,沒有太多資金去投資,只能賣低價值的東西。今天廉價貨有網購,貴價貨有商場,風吹雨打太陽曬的「街邊檔」,不容易有生存空間。活的經濟,不是靠政府「設計」,更非靠政客「亂吹」,而是靠靈活的生意頭腦,不斷的嘗試,慢慢演化出來。撐墟巿隨時是「推基層」落火坑,浪費公帑和土地資源。[潘麗瓊]PNS_WEB_TC/20171225/s00196/text/1514137717379pentoy

詳情

劉進圖:領展壟斷可一擊即破

房委會把全港公屋商場「打包上市」,形成了壟斷公屋居民購物的領匯房產信託企業,後易名領展。近月領展動作頻頻,一面把旗下商場分拆出售,一面到內地收購商業地產,惹來不少批評,質疑領展背棄公屋居民利益。對領展提出尖銳批評的,既有在野的泛民議員,也包括親建制的新民黨,但似乎沒有人能提出有效的制約辦法。其實要打破領展壟斷並不困難,房委會只需在各公共屋邨建立網購物流站、流動蔬果車、互助茶水亭,三管齊下,「領展霸權」可一擊即破。 互聯網購物近年大行其道,網上消費選擇極多,價錢較實體店便宜,配套的派送服務亦相當發達,內地不少實體商場因此大受衝擊,被迫朝「體驗式消費」轉型。香港亦正往同一方向發展,但公共屋邨有先天缺陷,就是許多單位白天沒有人在家,父母出外上班、孩子去上學,物流公司白天送貨沒人應門,晚上送貨人手安排不便,而整天在家的長者多不懂上網。如果公共屋邨內有可靠的網購物流站,代居民暫管網購商品,並協助年長住戶下單購物,公屋居民就可以不去領展商場的超市仍能買齊日常生活所需物品,既省時間又省金錢。 「一站一車一亭」 破領展霸權 新鮮食品方面,現時不少公屋居民喜歡光顧食環署的街市;屋苑附近沒有食環署街市的,

詳情

趙崇基:領展是如何煉成的

八十年代在電視台做PA仔,廣播道上班,那些顛倒晨昏、晝夜不分的日子,最愛到九龍城或樂富祭五臟廟,貪其又平又多選擇。九龍城是三教九流之地,平靚正食肆之多,敢稱全港第一。當年最愛在衙前圍道旁的街邊檔吃雲吞麵,黄昏才開,通宵達旦,最啱我們這群電視台夜鬼。至於樂富,小的食店沒有一家記得,最記得那家唯一的大酒樓,算是一班窮PA仔吃得比較奢侈的地方。還有商場內亂七八糟的各式小店,文具玩具體育用品雜貨電器,要什麼有什麼。多年後,商場被政府賣了給領匯,看着它從屋邨商場變成領匯式商場,千篇一律的連鎖超市麵包店藥房茶樓餐廳,外貌光鮮亮麗多了,只是那些街坊小店,慢慢被淘汰一空,無法生存。這些屋邨小商場,本意就是服務當邨的「低端人口」,既讓居民有平貨可買,也養活了不少小生意一族,兩者唇齒相依,全都是受惠於低廉租金,賴以維生。領匯上市,變成領展,也露出了大財團的狐狸尾巴,經營商場非本意,玩弄財技、炒賣資產才是正職,上市賺錢當然大晒。至於原本服務的「低端人口」,被政府出賣之後,如今又被遺棄一次。當年政府不好好改善管理,假手於大財團,一個乾手淨腳,一個盆滿缽滿,受害的只有低下階層。在這一千萬只能買一層二百呎房子連大廈名字也不會念的香港,有領展這種怪物又何奇之有?[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1215/s00305/text/1513275335999pentoy

詳情

楊子琪:抗衡領展 藉社區組織重寫真正生活

早前《明報》報道指,領展拆售青衣長康商場,新業主的電梯工程將封閉普通科門診和母嬰健康院出入口,該單位正好6月底租約到期。據悉,兩租戶均於6月中才得知工程會圍封其出入口,業主也未告知通道後備方案及實際完工時間。消息一出,「變相逼遷」的質疑聲不絕於耳。 老店、小店被逼走,公共空間被翻新為千篇一律的「城市巨獸」。近年領展算盤打得響亮,外判街市管理、將商場拆售,社福機構也不能倖免。當年政府一個「套現」,全港逾200萬人的生活從此被「出售」,現在看病都要問「何地有方」。居民痛批領展,舊屋邨人情味成了口口相傳的詩;也有人認為,上市公司只顧利益,無可厚非。獨立店舖、社福醫療機構「被領展」,真的是自由市場運作而政府不應插手嗎?我們可以怎樣做,才能奪回被出售的生活? 偽自由市場 政府責無旁貸 常謂老店小店關門,是自由市場規律所致,政府不應干預。不過,正如政治哲學家Michael Sandel指出,「市場不該被管束」的辯護通常有二:市場增進社會福祉,以及市場尊重個人選擇自由。顯然,居民生活「領展化」,一來沒有增進社區福祉,反令居民承受騰飛物價,逼走社福醫療機構;二來,「領展化」商場街市從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環

詳情

柳臣:念舊是因為要向前走

日前拜讀陳紹銘的文章〈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發覺其論點有誤,遂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總有多少念舊癮,分手的情人、生疏的舊友。已經失去無法回頭的事,總是回味無窮,覺得以前總比現在好。 回憶都是經過美化的產物,那個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英治時期的政治手腕、就連填鴨式教育都有人吹捧。 過去真好,說穿了不過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改變是種選擇,如果過去真的比較好的話,根本不會有現在。 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很好嗎?是很好的話,你不妨關掉冷氣,丟掉智能電話天天出海捕魚去。 我們都不會選擇回到過去,或許偶爾唏噓一下,然後繼續活在現在。 領匯(現在好像改了叫領展?)不就是這樣嗎?我們都懂得大聲討伐領匯沒有人情味,這我可以理解,畢竟自從香港人選擇了遠離共產,投身資本主義下的商業社會起,就沒多少人情味可言。 這是我們的選擇。但是那些希望政府「回購領匯,還我人情味」的人,就讓我很莫明。 說笑的吧?我以前就是住在那種「不受領匯大魔王入侵」的「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告訴你,那裡沒有七仔、沒有OK、沒有百佳、沒有惠康、更不用說cafe、M記之類的現代文明痕跡。 說笑的吧?你真的希望生活在這種地方嗎?現實

詳情

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

回歸20年,市民生活好過了嗎?有錢人還是基層過得好?客觀可看GDP(本地生產總值)看恆生指數看樓價,有錢人大概過得不錯;但看貧窮人口看堅尼系數看租金,基層過得辛苦。主觀可問生活感受:過得開心嗎?生活自主嗎?過得有尊嚴嗎?有錢人不懂說,就是聽過很多基層說過得差——愈來愈差。 這10多年,香港各個社區起了根本的變化,直接影響基層的生活方式。回歸以來,要數一件「改變香港走向」的事,關於民生、關於社區,非「領展霸權」莫屬。領展前身領匯於2005年正式上市,10多年來罵聲不斷,問題並不新鮮。但在回歸20周年,尤其在官方全力隱惡揚善、製造歌舞昇平卻無視小市民困苦之際,無法不回顧我們失去了什麼,亦希望為未來香港的社區民生尋找出路。 失去尊嚴的商戶 今年香港已連續第23年被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不過,這是什麼人的自由?屬於小市民小商戶嗎?筆者曾在社區跟進領展議題,見證領展如何令香港市民失去自由。 先說商戶,做生意不等於風光,尤其近年的小商戶,變得慘無尊嚴。一天,商戶突然接到消息,指要「升級」裝修,要求商戶離場,願意的可在裝修後再租,但將面臨大幅加租。商戶都十分不滿,有做運動用品的,表示由開邨服務

詳情

浮誇地向罪人怒拋石頭.但罪又是由誰去定?

熟悉網上輿情,都應該清楚有種原罪叫「建制」,有另種原罪叫「領展」。 其實早在五月初,領展已經就何文田廣場街市翻新工程,出席房屋及基礎建設委員會,聆聽區議員的意見。民建聯陸勁光議員在會前提交文件,要求領展解悉翻新工程的詳情。奇怪是,當事過境遷,民主黨立會議員黃碧雲、區議員蕭亮聲及社區主任黃永傑,於昨日(5月16日)照辦煮碗,到何文田街市請願,又借領展「原罪」大造文章。 若民主黨黨員誠然對領展工程有意見,既可以在兩星期前的委員會中提出,又或者在會議上直面提問。然而,未知是否因為在區議會內的工作曝光率不夠,民主派議員要事後高調發起行動,彷彿非要當著全港市民面前放馬後炮,方能一洗白鴿的頹氣。 民主黨昨日的所謂訴求,包括要求翻新工程期間設立臨時街市,其實早前在會中已有委員提出過。支持「小店」的民主黨員,又要求領展縮短裝修時間,或將街市分區裝修,以減低對居民的影響。不過如果黨員開會時有留心的話,都應該知道領展代表曾在會中說過,分區裝修只會延長翻新工程時間,令商戶利益受損,對居民而言也不是好事。對比起面積相若的大元商場,當中兩期的翻新工程歷時超過18個月。今次何文田翻新工程大大縮減至三個月,已經是一

詳情

興建公營街市誰得益?

筆者上一篇的文章提到,在市場及人口結構的轉變下,公營街市的人流少、空置多;有研究更發現丟空的檔口被擅改土地用途,成為貯存貨物的空間,變相佔用公共資源經營貨倉。另一邊廂,由私人承包的街市被指檔位租金高昂,令物價騰貴,損害基層市民的利益,故有不少團體及人士要求興建更多公營街市,認為租金低廉有助商販降低貨品價格,從而引入更多競爭,惠及基層消費者。「低廉租金能惠及消費者」這個說法實際上有漏洞。租金成本部份的確會轉嫁給消費者,但當消費者人數上升,每個消費者需承擔的租金成本會被分攤。另一方面,低廉租金亦會衍生其他問題:每一個檔口的經營會令街市整體的貨品種類更多元,這種界外利益(externality)會提升街市本身的價值,吸引人流。當一個街市的人流減少,令某些商舖經營出現困難而結業;空置的檔口會重新公開讓商販競投,但由於廉租難以為商販提供増加營業額動力,投得檔口的商戶遂而把檔口丟空,又或改成貨倉。這樣一來,該街市整體的貨品種類會減少,人流變得更少;基於營商環境欠佳,商販只願意用更低的價錢去競投,拖低街市檔口的租金。這個惡性循環一直在政府管理的街市內上演,造成一個個「死場」、一個個「迷你倉」。從以上可見,政府以低於市場的定價租出檔口,不一定符合公眾利益。那麼,由私人承包的街市,又是否一定違背公眾利益?由私人承包的街市,經常被指責壟斷當區的食品市埸,推高食品價格。可是想深一層,製造壟斷局面的元凶,往往與早期的城市規劃有着密切的關係。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教授曾指,顧客選擇街市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地點優越、交通便利」。貨品的價格若要具競爭力,就必須賦予消費者選擇及議價的能力,那就須要在同一地區內建立多個交通便利的消費地點。然而,部份公共屋邨地區處於偏遠的位置,該區的街市則成為基層市民唯一消費的地方,正是導致市場壟斷的一大因素。就以天水圍為例,根據香港大學於零八年進行的研究,當年天水圍市鎮的規劃是讓每一個屋邨有足夠的配套設備(包括一個街市),無須另設市中心,而這種規劃就使到區內缺乏完善的交通網絡,居民須步行至少20分鐘到其他地點買餸,間接為商戶營造壟斷的環境。加上市鎮的位置偏遠、交通不便,令區內缺乏有活力的本土經濟;在缺乏競爭的情況下,消費品選擇數量減少,價格偏高,加重居民消費開支,亦減低其消費意欲,甚至出現跨區買餸的情況,使得本區供應商推高的貨品價格以抵償成本,形成另一個惡性循環。再看屯門,即使每一個公共屋邨有集團承租或管理的商場街市設施,但區內的交通配套令居民較容易到鄰近中心的新墟街市消費,造就了自由開放的營商環境。屋邨內集團承租的街市自然亦要就此調整商舗內的價格,使到某一些貨品比新墟街市便宜8%至26%。不論此舉是否如某些媒體所描繪成的集團「價格操控」,也不能否認在相對較完善的社區規劃之下,集團也得向自由競爭的價格作出回應,讓消費者得益。由此看來,要說壟斷市場之責,理應歸咎於政府市區規劃失當,並應敦促政府着手解決交通及社區配套。若只單一控訴集團影響市民生計,要求政府興建廉租街市,確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更非能維護公眾利益。政府近年來積極發展新市鎮,增加公屋單位。橫洲一事弄得滿城風雨,倘若政府打算在該區分階段興建公屋,要保障基層的利益,就必須借鑑以往城規失敗的例子,免得讓橫洲「變成另一個天水圍」,自製市埸壟斷的陷阱,令居民生活苦不堪言。文:張居輋作者簡介:山城大學畢業,寫作為生,足證人文精神係搵到食。擅長拖稿,興趣為尼采式的社會批判,有輕微的反社會人格。 領展 街市 城市規劃

詳情

天水圍。城

天水圍沒有城牆,更沒有壕溝,卻有如一座圍城。區內六個街市,竟有五個由領展或其外判商管理。在幾乎壟斷下,天水圍居民唯有跨區買餸,但區內長者別無選擇,只能承受高昂的物價,小商戶亦因貴租叫苦連天。2016年2月領展把天耀邨街市翻新成商場,引起居民不滿。但街市真的新不如舊?領展在追求最大利益的同時,犧牲了甚麼?「新不如舊?」有天耀邨街坊表示天耀街市的關閉帶來不便,亦抱怨:「我地幾十歲人,要行咁遠去天盛買,仲要買貴餸。」事實上由天耀邨到天盛街市要走過一條大馬路,再走一段長的行人路才可到達,的確對長者十分不便。而有中年夫婦表示比較街市優劣的首個條件是方便。他們表示現在的天盛街市比裝修前大、多檔鋪,而且環境更好。「街市裝修咗,我唔覺得特別可惜。」而不便之處,是較以前少了兩檔魚檔,而且價錢較昂貴、種類較少,所以他們都到鄰近的天瑞街市買魚。而其他的日用品、瓜菜等也會在天盛買。但街坊最關心的是物價上升,他們表示領展涼薄,翻新後街市內的貨品太「離地」,根本不符合消費能力較低的公屋居民所需。跨區到荃灣,元朗買餸成為天水圍居民逃出領展圍城的唯一方法。掙扎求存梁小姐經營雜貨鋪已經有七年之久,見證著天瑞、天耀和天盛三個商場的拆遷變改,同時亦見證著領展街市鋪租在短短七年不斷攀升。「鋪租由七千元升到一萬七千元,加成兩倍幾,點頂?」環境雖然有改善,人流增多,但事實上扣除鋪租及成本後,收入有減無增。她表示鋪租加,鋪面減,對於靠賣毛巾,以車衣來糊口的小商戶來說是百上加斤。「七年前在天耀,開鋪六小時已可以收支平衡,現在每日都要開鋪十小時先得。」她不禁質疑一個位於低收入社區的街市,是否亦要走高檔路線?可是,她只能接受鋪租無限躍升的事實:始終香港地,加租嘅唔只領展,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受苦,捱貴嘢嘅只係街坊。天盛、天耀街市一個一個的升級,但翻新過後,被壓窄得不能「翻身」卻是小商戶和市民。新不如舊,是因為商戶根本負擔不起租金,最後轉嫁居民。民生無小事,但政府出售公屋的資產予領展的同時,彷彿把服務居民的責任一起出售。而領展是否能以優化資產之名,出售社會責任?優化資產不應是逃避履行社會責任的藉口。如果領展不顧社會責任, 儘管花錢豪裝也只會招來怨恨。文: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 領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