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國家與地區關係擬為父子,恰當嗎?——慎用類比

日常生活中,不少人會運用類比這種方法來說明事物,或論證觀點,類比的有效程度取決於幾項因素,最常見影響有效程度的因素是「主要項」(談論的對象)及「類比項」(用以比較的事物)的相似程度,又或簡言之,常見的錯誤是主要項與類比項並不近似。 以下是一個較鮮明的例子,某國家的官員認為某地區、城市,或所謂特殊行政區域的人不夠忠誠,便以父子比喻國家與地區的關係,導致堂堂大官,說話荒謬得像個目不識丁的愚民。 首先,父生子,子是後代,某地區卻不是某國的後代,國土之取得,往往是透過政治力量,最常見的更是軍事力量,而非與孩子的母親,洞房花燭後生下來。再者,父子乃血肉之軀,都有大限,講出「父子之喻」的國家官員應是設想國家等同慈父,慈父怎也不願白頭人送黑頭人。大談國家是父,豈非預示國家相較地區,早登極樂? 類比的對象也要貫徹,國家及地區是政治實體,本來就難用人倫關係連結,能連結的最多只是兩地的人,即國家的人與地區的人如同父子。一國之內,上億人口頓成父子,聲勢浩大,恰如當今偉大國家的夢想盛世。這種比喻固然是天方夜譚,於是國家官員的說話含混地表示國家這政體如同父,地區公民如同子,這兩個類比項指向不同層面的主要項,公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