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風災往往是英雄塚

都說,風災往往是政府的英雄塚。 雖說是天災,但往往讓災情雪上加霜的,卻是人禍,例如未有及早預警、救援不力、排洪基建落後、「豆腐渣」工程等。民眾亦因而會遷怒到政府身上,讓官員成了眾矢之的,聲望大受打擊。 近年被風災弄得灰頭土臉的政府,例子包括2005年美國卡特里娜(Katrina)風災下的小布殊政府、2009年台灣莫拉克風災下的馬英九政府,以及今次澳門天鴿風災下的崔世安政府。 小布殊和馬英九都曾被風災「吹倒」 2005年8月,颱風卡特里娜橫掃美國新奧爾良,造成重大破壞和傷亡。風災最初發生時,小布殊政府各要員都掉以輕心,紛紛出外度假,一時間無人領軍。小布殊自己在得州牧場,副總統切尼在懷俄明州牧場,他的傳媒主任Nicolle Devenish正於希臘舉行婚禮,國務卿賴斯更被發現身在紐約購物。 結果,就是如此這般,錯過了救災最重要的首個24小時。這名粗枝大葉的「牛仔總統」,後來才急忙亡羊補牢,但軍隊、物資、燃料、車輛、水和糧食被送到新奧爾良時,已嫌太遲。救災善後,沒有權、沒有資源的地方官員站在第一線,而有權有錢的聯邦政府則遠遠落到了後頭,整個災區淪為地獄。後來新奧爾良的官員猛烈批評:「這4日來

詳情

區家麟:風災過後有選舉

澳門天鴿風災算是安頓下來,政治很討厭,卻無可避免要談。風暴預測沒有百分百準確,但信息傳遞的主動權在氣象局手中。現代管治,溝通是成敗關鍵重要一環,信息發布要適時、靈巧;颶風臨門,不能官樣文章,不能樣板式的「早上九點掛八號風球」就算,刻板的語言使人麻木,不能預警;結果,有市民慌忙執拾時遭風暴潮沒頂,澳門氣象局難辭其咎。香港的「李氏力場」今年失效,網民笑說是因為李氏撤資;不少澳門人卻真的相信澳門有「賭牆」,主導掛風球的決定。特首崔世安回應市民怒火,再施派錢殺手鐧,一些香港人嗤之以鼻,我倒一向認為,年年派錢,把錢交回澳門人手裏,應該會比怠慢慵懶的澳門政府用得更有智慧。大風災剛好發生於九月中澳門立法會選舉前,市民怨氣會對民主派有利嗎?澳門一向被稱為「半解放區」,立法會中廣義民主派只佔四席,異見聲音被邊緣化,監察政府力量微弱。有澳門政界人士已擔心,資源豐足的參選名單,「蛇齋餅糉」可以名正言順以救災之名大派用場。居民危急之時得濟助,當然是最窩心最感動的時候。誰擁有最多物資財源?除了建制派,還有賭場傑出人士與江湖大佬。駐澳門解放軍於回歸後首度出動救災,協助清理堆積如山的垃圾,有其需要,但翌日澳門喉舌大報頭條「鼓掌歡迎子弟兵,軍民同心建家園」,第一句就說「澳門有救了」。壞事變喜事,主旋律獨大,這就是澳門。趁選舉,大家可多留意小城政治,認識傳說中的「一國兩制典範」,就能明白香港人死剩把口的可貴。[區家麟]PNS_WEB_TC/20170829/s00311/text/1503943512421pentoy

詳情

健吾:不要再笑「港豬」颱風前要去超市掃貨了

因為DQ(取消資格)案,還有佔公民廣場三子被判監禁的那幾天,我在網絡見到很多「黃絲」(至少他們在面書(facebook)中,仍掛住黃絲的頭像或有關的標誌)說:「那些高官會有報應的。」 那些「黃絲」,好像很相信「報應論」。 可是,我和我的朋友,都對這種言論沒有太大感覺。 不要以為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 如果大家真的相信「報應」,那些在「黃絲」口中在作惡的「高官」,或他們稱為「狗官」的,其實就建構了現在的地獄——你我他身處的「地獄」。我們現在活於這個香港,已是報應、是共業。那些說「那些高官會有報應」的人,不要以為說了那一句話的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 我另一個不論政的朋友,說得更盡。他對我說:「健吾,現在的政府,得寸進尺,何嘗不是當年50萬人和平大遊行,毛都沒燒掉一條的報應?」 我沒有回話。因為我真的覺得,「報應論」是消極得很的。當你發現,你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去應對,就會可以「口響響」地說「這些人將來會有報應的」。將來?不要說將來了,你現在就在受之前的業,積下的報應了。 在澳門承受「天鴿」颱風吹襲的日子,不少香港人都在報章的留言欄中說「這是澳門人的報應」。那些說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事實上,也有很

詳情

費特:繁榮面紗如何被吹走?

自稱「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澳門,平日五光十色,多采多姿,但一場強颱風「天鴿」,馬上使小城原形畢露。 前科纍纍的氣象局,在今次「天鴿」襲澳時訊息發放可謂極其混亂,要到市民陸續、或準備出門上班的早上7:30,才確定會於9時掛8號波,莫非以現時的科技,只能預測一個半小時候的颱風情況?而之後的兩個半小時內,風球級別再連升兩級至10號風球,氣象局的最大任務是要預測天氣變化,但部門卻未能發揮其預測作用,究竟是科技問題?還是人為問題? 此外在早上8時多,氣象局透過澳門最大電視台「澳廣視」報導颱風路徑,畫面顯示的竟非今次「天鴿」的路徑,而是以往其他颱風的路徑,絕對是最低級的錯誤。究竟是氣象局出錯,還是澳廣視出錯? 市面則是亂七八糟,多幢大廈玻璃窗爆裂飛脫,地盤及建築物天台鐵板橫飛,樹木倒塌佈滿街道,更有舊唐樓的頂層天花板被吹走,風雨直接降落至住戶的廳間及房間。而今次「天鴿」吹襲時,正值天文大潮,使內港等多處低窪地區出現海水倒灌,水深及胸,更有多個停車場水浸,大量汽車及電單車報銷,連賭場都未能幸免,種種原因下暫時已造成5死近200傷,仍有多宗搜救工作進行中,傷亡數字還可能上升。 電力到哪裏去? 而最令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