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杏城風雨

十號風球下的杏花邨旺水,巨浪衝上岸,乍看還以為海嘯般觸目驚心。我曾住該處十三年之久,正對海邊,如果未搬走,停在樓下的車子必成為受災物。瘋狂雨水無情浪,也無什麼可怨。隔著電視屏幕重見舊居,倒仍心有戚戚焉。跟風雨無關,只是錢銀問題。話說大概十年前,自住物業面對全海,實用八百多方呎,時值四百萬。但忽然不斷有人致電問價,一個月內升到六百多萬。我本來不等錢使,根本無需要賣,但覺得香港樓價升到咁黐線,必會爆煲,一時恐懼生,亦一時貪念起,竟然點頭答應簽紙賣樓。其後的情節不消說了。樓價確是爆煲,但只爆了一個月,也只爆了百分之十,然後高速反彈,不到兩年,我賣出的單位由六百多萬跌至五百五十萬,卻即回升到八百萬、九百萬、一千萬,聞說目前市值一千六百萬左右。唔係你財,唔入你袋,算是買個教訓。後來我再有物業投資,一直死守「寧出租,不出售」的老派策略,這不一定是正確的投資之道,但心裡比較舒服,唯恐當年憾事重演,我被激到跳樓。而每當聽見有人說「樓價咁癲,遲早爆煲」之類斷語,我亦在心底暗笑。香港狂城,癲有癲買,貴有貴賣,彷彿樓價有它的迴旋上升定律,癲狂是一回事,不變又是另一回事,或許等到它變時,我早已不在人世。那就唯有依循當前軌迹玩它的遊戲吧。其實即使跟賣樓無關,亦甚後悔搬離杏花邨。我發現這社區內的居民大多很長情,一住十年、廿年、卅年,不太願意離開。主要或因交通方便卻又自成一區,雖有店舖卻又只屬小量,生活環境寧靜,不似太古城或沙田中心般人來人往,出了地鐵站須穿越幾萬人的身邊始回到家裡,整個腦袋被嘈吵得爆炸。杏花邨尤適合剛有孩子的年輕夫婦居住,我認識好些居民,一住不走,孩子由誕生住到十八九歲,出外留學了,他們才考慮轉換居所。我家小女孩亦在此由三歲住到十八歲,她到澳洲讀書後,我才渡海北上,由「港島人」變「九龍人」。住杏花邨時,有一回打十號風,門鐘忽然響起,鄰居來邀共飯,兩家合共八人,圍坐桌前,關掉電視,用露台外的濤濤浪聲做背景音樂,用孩子們的笑聲做主旋律,時為八月天,閒話家常,雅淡飯菜皆甘甜。十多年的「杏城」生活,如果只讓我回憶一頓吃喝,就這風,就這飯,就這樣的一個晚上,沒有其他。[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825/s00205/text/1503597645399pentoy

詳情

吳志森:風平浪靜八號波  不代表天文台做錯

洛克過港,八號波掛了短短幾小時,香港大部分地區和風細雨,天氣縱有惡化,遠遠達不到颱風水平。 書展停了半天,不少星期日舉辦的活動取消延誤受阻。網上炮火連連,香港天文台又再一次成為眾矢之的。 試想想,如果風平浪靜八號波不是發生在星期日,而是延遲一天到星期一,天文台又會有什麼「待遇」呢? 打工仔無端多了一天假期,他們或會歡呼雀躍。星期六不用上班的,就會連續放三天假。但毒舌網民也不會放棄雞蛋挑骨頭的機會,質疑天文台為何不早點預告,好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玩個通宵。 打工仔這關算是過了,但僱主老闆批評絕不會留手。若風平浪靜八號波在工作日發生,資本家肯定大興問罪之師,逐毫子同你計數:港交所停市損失多少百億成交?僱員返少日工會令生產總值減少了多少個百分點?打亂船期航班,對製造業、出口業、運輸業……造成多大損失?彷彿香港面臨經濟崩潰,都是天文台掛八號風球而起。 這種情况真的早已發生過。2001年7月颱風玉兔襲港,天文台掛出八號風球,但大部分地區風平浪靜,那天正是工作天,打工仔平白賺了一天有薪假期,高興都來不及,但商界就交相指摘,批評天文台掛錯風球,令商業活動全面停頓,損失高達30億。 天文台是科學部門,發

詳情

反思「妮妲」- 是時候檢討熱帶氣旋警告「標準」?

颱風「妮妲」襲澳期間,氣象局只掛起三號風球而引起爭議,局長馮瑞權更需要召開記者會解釋因由。經過一日的沉澱,在此分享一下自己的感受。馮瑞權強調「科學」決策,但一般市民並不會有專業的氣象知識,只能夠搬出最易理解、亦是最「科學」的監測站風速數據,而單從數字上來看,「妮妲」的確有一部分數據已乎合掛八號風球。馮局則解畫說市民看到的是每10分鐘的平均風速數據,而非取決是否懸掛八號風球的每小時風速數據,加上「妮妲」亦未符合懸掛八號風球的普遍性和持續性,故未達八號風球的「標準」。如局長所言,「科學」的確是做決策時的最好根據,相信這點沒有爭議,但印象中,「妮妲」並非首次因民間認為風勢達八號風球,局方卻沒掛而引起爭議的熱帶氣旋。以往氣象局亦曾多次以「未達標準」,作為未有掛八號波的解釋。是時候檢討「標準」?「標準」其實就是多次出現爭議的關鍵,「標準」跟「科學」不一樣,「標準」是由人制定,是可以因應實際情況作改變。現時本澳掛風球的標準已沿用了多年,過往澳門人口沒那麼多,跨海大橋沒那麼多,車輛、特別是電單車沒那麼多,街上的招牌與廣告牌沒那麼多,究竟當年適用的標準,到現在是否仍能有效保障市民安全?參考過往熱帶氣旋襲澳時的監測站數據,基於地理位置,西環大橋及友誼大橋的監測站風速,必定比其他位置高,甚至已達懸掛下一級風球的水平,「妮妲」亦不例外,使大橋上的駕駛者險象環生。但氣象局以普遍性和持續性未達標準為由,沒有改掛八號風球。究竟要幾普遍、要幾持續才算達標?局長沒有說明,似乎是由局長一人判斷,這是「標準」需要檢討的方面。香港對於普遍性有明確的說明:只要八個涵蓋全香港測風站中四個或以上錄得或預料錄得的持續風速達到風速限值,且風勢可能持續時,就會發出三號或八號信號。澳門可否效法香港,制定只要過半數,甚至基於安全理由只要兩條大橋監測站風速數據達標,就可掛八號風球?此外,由於澳門的風球信號是參考香港的同類系統,故兩者對於信號定義是十分相似,如三號信號同為風速達每小時41至62公里,八號信號同為風速達每小時63至117公里等,但兩地的地理環境、城市發展等情況其實存在不同,究竟澳門是否有需要調整信號在風速方面的定義,亦值得作探討。法例可修,為何標準不可?法例(如《土地法》)再不能滿足現時的社會形勢都可進行修法,氣象局過往曾使用的「紅色」及「黑色」暴雨警告信號亦已統一為「暴雨警告信號」,已沿用多年的熱帶氣旋警告標準,為何不可作檢討及修改?作者facebook 澳門 天文 颱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