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飛機上的Wi-Fi

兩年前,因為被「強行」升等到某航班的特優經濟艙,大鄉里首嘗在一萬公尺高空使用上網服務,得手那一刻,忙不及上臉書發文,同時在各社交群組現身,但聊了沒多久,心底湧出了一團倦意——我不知這是否適當的量詞,卻肯定精準,那種疲倦感,體積大,重甸甸,屬一團無誤。平日醒着都在線上,名正言順在飛行時下線,多清靜,何必為連線高興?那次以後,既再無upgrade,亦不打算付費,上機專心吃喝和看電影,好比數碼排毒,挺快意。這天飛美國,第一次乘達美。上機即見到有Wi-Fi符號的標貼,不以為意,一小時後,機長廣播,說飛行高度過了一萬公尺,乘客便可啟用Wi-Fi了,反正閒着,拿起面前的說明卡片看,上網瀏覽的確要收費,通訊軟件則全免。當下幾近是條件反射,取出手機,三十秒後,我收到了第一個短訊,半小時後,我處理了幾件公事,這時,群組裏的同事輪流發出同一信息:「飛機上有Wi-Fi真的好危險。」說得也是,以為起碼有十二個小時的安寧,忽然成為泡影。這句怨言提醒了我兩年前那團倦意。老老實實,世間有幾多人重要到要隨時隨地在線?至少在下不屬於這個類別,正經事兩三句講完,緊隨的都是無關痛癢的瑣事,談少一些,或晚點再談,對誰的命運均毫無影響,睡一覺,自己倒還即時得益呢。[陶囍]PNS_WEB_TC/20180626/s00211/text/1529950569246pentoy

詳情

趙崇基:佔領機艙

長途機上,遇到一個香港旅行團,他們被安排坐在前面位置,上機時,經過這群吵亂的同胞,還慶幸自己的位置在遠方盡頭,誰料還是難逃一劫。 乘客不算多,後面有不少位置空着,當我坐下沒多久,一向深懂鑽營之道的香港人,原來早已蠢蠢欲動。很快,就有好幾個香港人,從前面跑上來,目標一致,就是為了佔領中間的四個相連位置,好讓一張經濟位增值至四張合併「龍牀」。 有一個操着不太純正廣東話的中年女子,扮演指揮者角色。「你霸住呢排先,應該冇人坐㗎喇,最多有人嚟先走,快啲,呢排都冇人,你霸住呢排……」在其他乘客眾目睽睽之下,這群人快樂地佔領着。有人還讚美這位領袖,她洋洋自得地說:「梗係啦,我哋呢啲見過世面,醒目女吖嘛!」 本來安安靜靜的機艙後院,被這群佔領者,弄得兵荒馬亂。他們不停地走來走去,坐下來了,看到有別的空位,又走過去試坐,或者高聲介紹給戰友,那些空姐也許已經見怪不怪,站得遠遠的,等他們統統揀到滿意了,才過來收拾殘局。 結果,在那十多小時機程,我坐在靠窗位置,而中間躺着一群心滿意足的佔領者,還好,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熟睡,除了有一兩個強勁的鼻鼾聲,我應該慶幸,在一群香港遊客包圍之下,依然可以度過一趟尚算寧靜的

詳情

國泰點解蝕五億幾?

國泰公佈業績,蝕五億七千五百萬,我不是 FC、不是Fund Manager、不理解油價對沖的影响,我純粹以一個從前搭國泰、現在搭廉航的乘客觀點,談談國泰何以做到蝕。 新的旅遊生態 三十年前搭飛機還算是大件事,我就是二十歲才第一次搭飛機,當時能夠一年去一次半次旅行已很不簡單,物以罕為貴,所以飛機上的經驗也很重要,坐得舒服、吃得好、有戲看、長途機有個人用品附送,都會令旅程愉快難忘。 今時今日,小學未畢業已去遍歐美澳紐大有人在,搭飛機真如食生菜,飛機旅程的經驗,甚或享受,已不再新鮮不再重要,大部份人都一早就走馬看花去過世界各大城市,所以大城市往往不再是首選,現在在小城市「捐窿捐罅」才是主流,而且不少人一年都會去幾次旅行,逢有幾天假期去某個小城市呆呆跑跑,自然不會願意花錢在機票上,各類廉航直飛二三四線城市,買單程又得,open jaw又得,廉航絕對配合這種新旅遊生態的市場需要。 均均真真的廉航 廉航最優勝的地方是均均真真,一早manage了乘客的期望。用$68去鹿兒島,用$298 去吉隆坡,你會完全接受沒東西吃,沒水飲,沒戲看,沒行李寄運,漸漸你更會明白這些服務其實都不重要,甚至不需要,機票價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