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香港餐飲不夠環保

九個月前開始了一個實驗——不用外賣發泡膠。在公司飯堂買飯,自備餐盒,買咖啡自備杯裝;到街市買菜,盡量自備盒裝,用過的膠袋清理完再用。讀星期日Workshop話我知,原來這現象叫「裸買」,意即購物時自備盛載的容器,減省包裝。 偶爾行經咖啡店,想喝杯咖啡,可是,一想到部分連鎖咖啡店堂食也端來紙杯,立即打退堂鼓,少用一個即棄杯,減少製造杯和蓋兩件垃圾,而魔鬼在於那個多餘的膠蓋。香港人太習慣,怕麻煩,但近年,環保餐具用品推陳出新,以環保可再生物料製造,例如麵包袋、鋼飲管、摺疊水壺、餐盒,攜帶方便。 對友人提起「裸買」一詞,他無奈地說,「無用架,你帶咁多嘢出街,一個人力量慳省,到頭來,你知道招股書印量是多少嗎?疊起來高過ifc啊。商場大型廣告燈、幻彩詠香江,浪費幾多電?這些一次的消耗已經抵消了你平日省下來的成果。」你出一毫錢的力減廢,但有人出一億元消耗地球資源。你的「毫力」就像薛西弗斯那樣徒勞無功。說到底,更重要是政府政策配合,推動人建立減廢的習慣。 地球超載日(Earth Overshoot Day),今年是八月二日,這是乜東東呢?其實就是每年到超載日那天,意味用光了地球天然資源的年度配額,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