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明仁:香港「家己冷」社團

香港潮籍人口多年來一直超過一百萬,潮屬社團也有一百個,為了匯聚「家己冷」力量,十七年前成立了香港潮屬社團總會,總會幾天前在會展中心舉行第九屆會董就職典禮,特首林鄭月娥百忙中抽空主禮。可能受了維基百科的誤導,主辦單位認定林鄭的老公林兆波也是潮州人,還以為可以把林鄭視作潮州鄉里的媳婦,然而這是美麗的誤會,林鄭當晚澄清「第一先生」並非「家己冷」。講起香港潮州人,最有名的當然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和國寶級國學大師饒宗頤,饒公今年二月仙逝,潮屬總會就職禮上重播饒公生平片段緬懷饒公。事實上,香港潮州人人才輩出,政商文化報業都有響噹噹人物,特區政府問責官員和議會裏的潮籍人士也多不勝數。香港潮州社團之中,潮州商會是老大哥,它成立於一九二一年,再過三年便到一百年。大半個世紀以來,商會在香港開辦學校,興建潮州義山,編印潮州文獻,積極參與社區活動。現今香港潮州人也面臨母語危機。像李嘉誠、饒宗頤、林百欣等老潮州從鄉下來港打拼,潮州母語當然琅琅上口,他們的第二代或許還可以聽和講,到第三代就出現母語斷層了。潮州商會雖然有潮語學習班之設,但潮州話是很難學的方言,一定要由娘(母親)或者老人家身教,否則拉牛上樹,難矣。香港潮州人,加把勁,搶救潮州母語![鄭明仁]PNS_WEB_TC/20180526/s00319/text/1527272620369pentoy

詳情

馬家輝:創意家饒宗頤

饒宗頤先生是學問家,而大家可能沒機會領略到的是,他同時是「創意家」,不僅學問深而大,創意亦多而活。若無記錯,「心經簡林」的主意亦由他而出,在改朝換代的紛亂時代裡,他建議手書《心經》刻於木上,再把木豎立於島上,召喚慈悲,沉澱心靈,讓香港人能在苦海裡尋得片刻寧靜。聽過一些官場朋友的說法,開會討論此事時,饒公在座,對於執行細節從立林選址到木材選定,從方向高低到環境布局,統統發言表達意見,而其視野,遠非負起具體工作的什麼AO什麼工程師所能跟得上,所以常有尷尬。AO和工程師們只求用「最符合經濟效益」和最輕便的方法把事情做完,亦即是,盡快交差結案,免得夜長夢多,煩住他們像鄭女士一樣日理萬機。許多時候,饒公滔滔不絕地抒發見解,一來因為他學問大、輩分高,二來因為他背後有老董全力撐持,其他參與者不吭聲,只能唯唯諾諾,直到踏出會議室,回到辦公室,才對下屬黑口黑面以泄怨氣。遺憾讀不到當時的會議紀錄(話時話,香港到底何時才有強制保持文件的「檔案法」?連中國大陸也有的條例,香港竟然一直不肯立法,還敢說自己有法治、夠文明?哈,笑死人!),無法窺見饒公的創意奇想,搞不好他曾出言嘲諷官員和所謂專業人員的狹隘眼界(又話時話,自鄭女士事件後,「專業人員」四字幾乎已變墮落名詞,身兼工程師和大律師的專業身分,竟自稱對僭建不知不察,豈不等於盡拆香港專業人士金漆招牌?)。這些會議紀錄,若有的話,其實應被收進《饒宗頤全集》內成為附篇,始可全面呈現饒公的精彩言行。多年以來,有無數的人曾經有幸跟在饒公旁邊或背後幫忙過出版或展覽活動之類,希望他們多寫回憶,讓我們多了解「創意家饒宗頤」。[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209/s00205/text/1518113935129pentoy

詳情

馬家輝:萬里河山悲極目

電視報道饒宗頤先生逝世,我坐在餐桌前,吃著麵,抬頭望向掛在客廳牆上的畫。觀音站像,低眉慈目,為饒公作品。畫的右下角題了字,「青龍兩子選堂沐手敬造觀世音大士象」,蓋有「選堂」硃印,雅素莊嚴,一看便可使心沉靜。我把畫裱起,掛在客廳近門處,祈保的是思緒安寧而非出入平安。畫非真迹,我沒有這個福分。只不過大約十八年前,某天上班,知道饒公坐在辦公室的會議廳跟某教授談事,我掌握「抽水」時機,取出書架上的《饒宗頤書畫集》,撕下觀音像之頁,送到饒公面前,求賜題簽。饒公愣了一下,笑了,低聲說句,好的,好的,畫是複製的,簽名倒是如假包換。我立即端上筆墨,饒公在原先的印刷字體旁再題寫「選堂」二字,由此,我有了一幅「假真迹」。那天下午的饒公穿着黑色的薄外套,脖上圍了一條墨綠色圍巾,初秋了,天氣涼,老人家得保暖。饒公說話的聲音很細,有點尖,眼神卻讓人感受到陣陣暖意。一個研究生向他請教,提出的問題有點淺,饒公卻不厭其淺地指點,最後說,「這只是我的看法,你還得多看看想想,看多了和想多了,肯定也有自己的見解,到時候再來說給我聽聽」。研究生站起身對饒公彬彬有禮地鞠躬,饒公連忙耍手笑道,哎呀,別這樣,別這樣,我還活得好好的。師生笑成一團。饒公學問大,晚輩如我跟不上,他的著作我沒讀懂也沒讀完,倒是《選堂詩詞集》好好讀了,尤喜寫於文革期間的《浣溪紗》,「暝入華胥念昔游,蕭蕭暗柳已知秋,浮雲西北是神州。萬里河山悲極目,八方風雨怕登樓,有情芳草足供愁」。世稱「南饒北季」,相對於季羨林,於四九年後定居香港,是饒公的好決定,亦是中國學界的好福氣。活在中國,確實所有人都需要一點點運氣。[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208/s00205/text/151802740735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