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劫貧濟中

林鄭新政的主打之一是幫助中產置業,她一再強調,絕對不會影響基層的公屋資源,亦即,絕對不會「劫貧濟中」。這倒視乎如何定義「劫」字。儘管不會把公屋用地拿去建房賣給中產,但要籌劃中產置業居所,即使是公商合作,亦要撥出資源吧?人力、物力、心力,都是政府的力。既然有這些力,又既然公屋的輪候時間如斯漫長,也既然有如斯多的人久居於惡劣環境等待上樓,何不把這些力投放在加快公屋興建、查究公屋霸王、改善公屋空間之類需要上,以解基層之困,以紓基層之急?家庭收入五六萬而沒法上車,固然鬱悶,但收入一萬幾千而沒法上樓,則遠非鬱悶二字所能比擬。那是淒涼,那是可憐,那是悲慘。既能撥出額外資源,與其「分力」幫助大有機會自行上車的中產男女,不如「傾力」拉拔長期生活於窄劏房木板房棺材房內的草根女男。保底要緊,其他的都是後話。每當發生車禍之類,高官總是臉帶戚戚地說「這種悲劇發生一宗都嫌多」,其實高官應到劏房或棺材房住上一天(而非躺一躺,讓記者拍完照便起身走人),必覺「這類空間住上一天都嫌多」。有此領悟,或許高官會同意,上樓需求比上車煩惱來得關鍵,若把資源移作他用,當然等於「劫」了。劫貧濟中,雖然只要有個「濟」字便算是政府德政,但當對此之「濟」變成對彼之「劫」,終究有欠公道。「中」是需要幫助的,但是否要大費周章地幫他們上車(而且僧多粥少!),實屬可疑。憑常理推論,如果連月入五六萬的家庭都沒法經由儲錢積累或投資理財上車,香港到底有誰上車?難道真的人人都有「父幹」庇蔭?(說句題外話:這兩字其實非常父權,為什麼女性主義者不出來抗議?只有父親才有能力或責任幫助子女?母親就無能或毋須幫助子女?男人,命苦啊。女人,可憐啊。香港的女性主義者,沉默啊。) 難道真的全由內地人買走樓房?難道真的只有月入六萬以上的家庭始有財力上車?要幫助中產,法門多的是。搞好投資環境、開拓新經濟領域、拆解條條框框的創業和打工圍牆、嚴管地產商的巧取豪奪,讓中產男女一方面能有更多收入機會,另方面不必被地產商以劣質樓房搶去手裡金錢。此等舉措,始算合乎公道。輪候公屋的基層百姓應該往找林鄭抗議,劫貧濟中,說到底,是違背上帝意旨的罪。[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014/s00205/text/1507918528367pentoy

詳情

程騰歡:房策「新風格」 糾正舊錯誤

新一任特首林鄭月娥是香港第一名女特首,她強調要為管治注入「新風格」。香港樓價不斷創新高,已經嚴重脫離一般家庭收入,亦證明政府多年的土地、房屋政策行之無效,實在有必要注入「新風格」,樓價才有望「正常化」。她提出「港人首置上車盤」,目的是讓一般家庭有機會擁有自置物業。更重要的是,「新風格」能否糾正政府多年來的政策失誤? 以往最大的政策錯誤是曾蔭權政府(2005年6月至2012年6月)沒有建立土地儲備。雖然梁振英政府(2012年7月至2017年6月)迅速地制定「長遠房屋策略」,定下房屋供應目標,銳意增加房屋供應,但奈何土地供應有限,而增加土地供應需時多年。土地供應不足,房屋供應自然不達標。 梁政府沒有周詳地制訂「長遠房屋策略」,定下不切實際的建屋目標,其間不斷向市場發放「不能達標」信息,即房屋供不應求。樓市本來已熾熱,這些信息簡直是火上加油。 樓價不斷上升,遠遠超過一般家庭收入升幅。隨着購買力減弱,新建單位的面積愈來愈小。原本一個大單位,現在「劏」成多個小單位,單位數目自然增加,卻完全是因為樓價愈來愈難負擔。負責任的政府應為此擔憂,但梁政府卻厚顏無恥,把小單位增加的問題當成是供應量增加,列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