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漢界:沒有中間派的5年

在這屆行政長官選舉中,筆者除了對「有形之手」的赤裸裸干預、公然在大開歷史倒車也毫不掩飾的行徑感到痛心之外,另一令筆者失望透頂的就是中間派自毀長城,自我矮化為「建制中間派」。 劉千石、湯家驊、狄志遠等人不單比建制派還更快更早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競逐行政長官,而且更「不管三七廿一」,即使理念各異也盲撐林鄭,令支持者大失所望,以前累積下來的公信力亦一鋪清袋、蕩然無存。 中間派被棄如敝屣 他們的迅速歸邊亦令人更確信中間派無非只是一個劇本,在建制有難時作為「救火」及分薄對手票源之用;到了這次需要他們歸邊,即可毫不猶豫、毫不可惜地犧牲他們,犧牲他們長久建立起來的定位與形象,犧牲中間派原本在未來特區管治的一切可能性,簡直是棄如敝屣。 筆者可以斷言,如果林鄭上台,今後5年也不要奢望再有中間派護航,也不要期望未來會有建制中間派可以贏得市民信任,因為這些所謂中間派人士已沒有絲毫公信力,而且中間派所受到的待遇和最後下場,亦只會令新來者卻步。換言之,在社會已嚴重撕裂和兩極化的情況下,已不存在任何有效的緩衝——這很可能會是香港未來5年的景況,特區政府亦可能將因此陷入無法管治的窘境。 然而,這並不代表中間共識政治在香

詳情

香港政治的病態

撇開政治正確性的問題(例如這是「鳥籠政治」,沒有任何實踐「真民主」的意義,不談也罷),我們得承認,儘管累積了20年的經驗,至今各路人馬對如何操作特首選舉,仍未真正上手。沒有任何一方能在現存的框框內玩得得心應手,克服它種種先天不足(即制度設計上存在的問題),在有限的條件下發揮最大的效果。當然,各路人馬各有不同的盤算,彼此目標並不相同;我想說的是,無論你從哪一種考慮出發,效果都不會令人覺得滿意。這個狀態維持不變,看來在未來可見的日子裏,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古怪的政治遊戲 我當然明白,特首選舉確實是一個相當古怪的「政治遊戲」。雖然從來沒有明示,這個有限度開放的政治制度和程序有為當選人提升認受性的考慮和功能,但社會各界仍難免會認為參選人應該在選舉過程中要有所表現、「做齣好戲」,爭取民眾支持。在制度的設計上,參選人當然沒有必要將整個過程當作普選來處理。但有見於歷屆特區政府都有政治權威低落的問題,參選人和建制派(作為這個政治設計下最積極的參與者)理應想辦法令未來特首更自覺和努力面向群眾,假戲真做,加強民意的支持。可是,多年以來,在整個過程之中,候選人與眾選委都樂於停留在現存的框框裏打轉,未有怎樣給

詳情

港人對民主是葉公好龍嗎?

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是如此的:從前有一個葉公,全身配飾和家裏樑柱都雕刻上龍的圖案;天上的龍知道了,就親身來拜訪葉公,結果葉公嚇得面如土色、失魂落魄。從此「葉公好龍」形容人們表面上熱愛一件事物,實際上卻未必。香港有「傘兵」崛起、「素人政治」,就是對傳統政治人物厭倦。近年在網絡上對一些人物的爭議,引人側目。建制派,自有之前反對流會,但早前主動流會,最近又譴責非建制派導致休會,處處「搬龍門」,引人嘲笑。但即便非建制派,也有不妥當之處。如陳雲幾年前聲言遲早清算「左膠」政敵如紐倫堡審判;本土派一貫不喜語言偽術但在宣誓事件又搬弄語言;泛民支持者幾年前不滿曾鈺成與建制派「夾計剪布」,今次卻認為梁耀忠於主席選舉時應與泛民夾好策略。如果我們不滿對方「搬龍門」,那為什麼自己也搬起來了?政治哲學家科恩(Carl Cohen)曾討論一個民主制度的落實,不止是民主制度,也要有民主的氣質。民主氣質的其中兩項條件是,討論政治時要客觀,保持實事求是,不以政治立場左右判斷;另一點是要有信心,即相信有集體管理自己的能力,社會成員之間不應互相輕視。沒好好培養民主氣質 令人憂慮當下令人憂慮的是,我們致力於爭取一個民主制度,但卻沒有好好培養民主氣質。網絡促成的部落化已多有討論,即民眾習慣在自己立場相近的圈子「圍爐取暖」,而失去客觀判斷。對與政治立場不同的市民,動輒批評「港豬」、「廢青」、「廢老」,而失去換位思考、反思和體諒,也就構成不信任能管理的能力。當爭取到一個民主制度時,「港豬」、「廢老」應有投票權嗎?如果沒有,那還是民主嗎?後真相時代的政治?最近一期《經濟學人》討論「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指人們的政治參與模式改變,會選擇某一價值傾向,形成自己的觀點,並因此觀點去尋找論據,支持自己的看法,對相反的觀點視而不見。也可以說,當今我們比起真相更加重視感受,比起程序也更重視結果。自從2010年中港矛盾之後,這種現象隱然出現,當今蔚然成風。網絡上自有「內容農場」渲染假象,也有網絡輿論領袖不顧深思煽動仇恨。如佔領時攻擊社運人士林輝在佔領區呼籲「散水」、「破壞運動」,講得「似層層」,但原來林輝本尊當時仍身處外地。近日網上有「4人家庭綜緩月入2.2萬」的報道,指新移民婦女說在港拿綜援「慘過鄉下耕田」,引來網民瘋狂轉載批評「大陸蝗蟲貪得無厭」。然而經求證後,發現是一「內容農場」假新聞,但傷害已造成,水洗都唔清。近年的排外、排老、大肆批鬥政敵之風,在爭辯間經不起理據考驗,也是一種不鼓吹深入思考、只鼓勵「開心share」的做法。然而民主氣質裏講求的客觀、講求實事求是,就沒有找到了。政治也當是理想主義的在網上與人辯論,間或遇上一些「對手」說「打緊仗呀講禮貌」,然後不顧理據,也毫無邏輯,明知散播假消息也要重申他們的說法。必須承認,在當下的政治亂局,太斯文迂腐畢竟蝕底。然而政治的本質雖然是權謀的,但也當是理想主義的。特別是,追求民主時,只追求民主制度,而無法培養民主氣質的話,最終催生的制度,也很大可能是不穩定的。葉公好龍,龍來了,卻心驚膽跳。爭取民主,民主來了,卻原來是殘缺的。那如何是好?作者是政治及教育評論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日) 民主 香港政治 後真相時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