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書展的主題居然是旅遊 香港人知唔知個醜字點寫

今年書展,主題是旅遊。根據貿發局,「旅遊與閱讀同樣讓我們增廣見聞,但世界之大,我們未必能一一親身遊歷。閱讀不同的旅遊作品,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極地絕嶺,走過烽火大陸。通過這些作者的親身經歷及反覆沉澱雕琢而成的文字,不論是你我曾經遊歷過的國度,還是從未踏足的土地,都可以有一片不一樣的視野。」(http://hkbookfair.hktdc.com/tc/About-Book-Fair/Theme-Of-The-Year.html ) 上年我是基於自己有書出所以去書展,今年(不在書展出會在年尾出吧?)因為不在書展出書,就更加去都唔想去,呢個題目簡直是將所有文化人、知識分子拒諸門外。我真係想講,貿發局你咪玩啦,你同香港人講旅遊?大家個腦咪就係諗到長 x 閃令令「食」「玩」「買」三隻字架咋! 我從不否認有深度旅遊這一回事,如果做到深度旅遊,了解各地生活文化(從而反思香港文化的衰落),此絕對是一件美事。但問題是香港人做唔做得到先?大部分香港人無深度係人都知架喎!香港人追求的,根本唔係深度,是「即食」、是「快」,如果旅遊書少梗D圖,都即刻俾人插,仲妄想咩「不一樣的視野」。好可惡,你借旅遊黎pub都算

詳情

馬家輝:書展熱鬧,但為什麼閱讀?

書展熱鬧開鑼,每年都有「只是散貨活動而不是文化活動」、「阿貓阿狗都出書」、「貿發局偏袒出版集團,冷待獨立出版社」之類例牌批判,但又確實每年都有不少有份量的書現身於展場之內。 所以,去書展的意義,其實可以非常簡單,等同走進任何一間書店,有貴書有平書,有好書有爛書,想看見什麼,想選擇什麼,視乎你的眼光和品味,最後取到手裡的是些什麼,正正反映了你是什麼樣的人。 看書,不管是圖是文,其實都是「語言」。閱讀就是為了追求語言的美好,在語言裡想像現實生活以外的可能性。就算書籍內容是所謂「刻劃現實」,但在刻劃的過程裡,實際上是拓展和擴張了現實,呈現了現實的不足以及其他該有的出路。唯有如此,內容始可動人;Larger than life的語言力量,指的不僅是電影更是書本。 對於語言與閱讀之間的關係,內地作家畢飛宇最近有一段精彩的述說,非常值得轉引。 畢飛宇就是《推拿》、《玉米》、《青衣》等小說的作者,本欄介紹過了,希望你讀過也記得。這回畢飛宇談閱讀,由「孤獨」切入,他說,一個人在孤獨的時候,感覺寂寞,渴望有人陪伴,通常的做法是找個人來聊天,「但找個人只是幌子,那個人是假的,他真正在意的是那個人說的話。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