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理想的年代

為香港電台節目《文化樹下——我們的廣播人》錄旁白,有關廣播處前處長張敏儀一集,題目是平實的五個字「理想的年代」。這五字,深深觸動我。我們這代人,曾經享受過「理想的年代」,一個努力會得到回報的年代,一個理想可以實踐的年代,一個談民主自由人權乃天經地義,不會有人出來咆哮說你不夠愛國的年代。這一集,張敏儀娓娓道來香港電台從「港英喉舌」蛻變至擔當公共廣播機構角色的過程。七十年代,港英官員不習慣「被監督」,但幸得當年港督們的開明,容許變革。張敏儀形容,七十至九十年代,香港的音樂、電影、傳媒行業自由發展,香港人是十億中國人中最幸福的一群,曾經擁有最好的工作環境、最自由的文化土壤。香港電台節目,回應社會,監察權貴,讓無聲者發聲;種種理想,不是空談,而且有資源實踐。不禁令我想起今天很多傳媒,以人手不足、資源緊絀為名,扼殺記者空間;少為無聲者發聲,卻為大商家與富二代度身訂做新節目;少談人權民主自由,卻仿效今天的特首與高官,滿口只有「習主席」、「大灣區」、「一帶一路」,愛國愛黨比天高。曾經發生過的,不能讓它淡忘;要立此為證,讓後世知道,香港人曾經有過美好日子,這本應是五十年不變的一部分。[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03/s00311/text/1530555283510pentoy

詳情

吳志森:龍門任搬

特首選舉後,曾俊華在政府以外「工作」,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要數近的,包括有:為「黑暗中的對話」拍片,推廣導盲犬,亦有為中學慈善活動宣傳。鬍鬚曾為港台電視部《香港家書》擔任主持,節目宣傳近期出街,在曾俊華的面書上連結了宣傳片,結果受到現任政府三番四次的關切。特首辦發電郵打電話,向港台高層查詢,對節目性質內容垂詢甚詳,更致電曾俊華本人提醒。鬍鬚曾主持港台節目沒有收錢,與以前在政府的工作也沒有利益衝突,與他為慈善機構拍片宣傳沒有分別,根本毋須申報。但政府卻不同意,官員認為,前者是慈善,後者是「工作」,性質有根本分別。若然這個邏輯和理由成立,人們不禁要問,鬍鬚曾最近在商台開咪介紹英文舊歌,在網絡上高調宣傳,也並非慈善,官員為何沒有向商台查詢,也不提醒?政府的解釋是,商台是私人商業機構,不向政府負責,港台是政府部門,關注理所當然。如果這個邏輯又成立,那麼,若然鬍鬚曾不是到商台開咪,而是在商業機構做不受薪顧問,同屬不向政府負責的私人公司,官員又會過問嗎?標準混亂,龍門任搬,邏輯當然狗屁不通。林鄭政府這連串小動作,如果仔細分析,矛頭既指向鬍鬚曾,更針對香港電台。曾俊華和林鄭打了一場激烈的選戰,贏得一面倒的民望,卻輸了選舉。林鄭上台後,曾俊華雖沒有高調批評政府,但也不時輕鬆幽默月旦政事。更重要的是,一直有政界中人希望連結鬍鬚曾,組成政團。曾俊華在選舉時累積了超強政治能量,對現屆政府構成威脅。今次找曾俊華麻煩,是要釋出信息,不可亂說亂動,乖乖做退休高官,不要與其他頑皮壞孩子聯群結黨。長久以來,港台電視部也是政府眼中的壞孩子,官員開聲,目的是要港台慎重選擇節目主持人。梁振英成立兩間公司,傳媒揭發才向政府申報,事隔不短時間才補回「非牟利」的申請手續。官員欣然信納,並稱梁振英非常合作提供資料。比較起來,政府對梁振英對曾俊華的態度,兩套準則,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為何厚此而薄彼,群眾看在眼裏,不是很清楚嗎?[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025/s00193/text/1508868484187pentoy

詳情

吳志森:粗暴抽起《頭條新聞》丟人現眼

無綫粗暴抽走《頭條新聞》,網上眾聲喧嘩。無綫的聲明一出:港台電視節目在無綫播出,是「歷史留下來的問題」、「不合時宜」,馬上有利益相關的文人和應,質疑既然港台已有自己的電視頻道,為何還要「佔用」商營電視的黃金時間,寄生在別人的慣性收視下,攞人便宜,阻人發達。 提出質疑者,連最基本的事實都未搞清楚。大氣電波是珍貴資產,不屬於政府,也不屬於私人,而是由香港市民擁有。經營者持有電視牌照,不等於擁有大氣電波。牌照讓電視台使用大氣電波發放節目,收取廣告,加上其他收益,得以賺取大量金錢,但需要承擔牌照規定的社會責任。 例如每星期要有若干小時新聞和公共事務節目、兒童時間、英文頻道等,這些都不一定是賺錢節目,但要符合不同年齡不同國籍觀眾的需要。節目內容對性、暴力、粗鄙語言、廣告配置、播出時段等,有嚴格限制,都在發牌條件有所規定。 長期以來,商營免費電視在規定時間規定頻道,播出港台電視部節目,這不是商人們大發慈悲,也不是從善如流,黃昏6:00-7:30播出港台節目,是發牌條件規定,也是社會責任的一部分,不是單方面說更改就可以更改。 香港電台的確有了自己的頻道,但仍在剛剛起步階段,是否退出在商營電視播出?何

詳情

吳志森:無綫聲明 詞窮理屈

香港電台《頭條新聞》被無綫粗暴抽起,事情發展,愈演愈荒謬。無綫發表超過700字聲明回應,詞窮理屈,盡顯語言偽術。 習近平來港,發表多次「重要講話」。6月30日會見社會各界人士,對着政商各界,也發表了演講。按以往做法,可能是場地問題,也可能是保安原因,未必所有傳媒都可以入內採訪。今次由有線全程拍攝,然後將新聞片段交給其他媒體,這種做法,行內叫做pool,這也是國際慣例,並非特別安排。 習大大的講話,下午5:09 now新聞台搶先播出,負責拍攝的有線,遲了兩分鐘5:11也播出了講話內容。無綫有個24小時的互動新聞台,也在5:15將新聞片段出街。 奇怪的是,無綫電視翡翠台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仍繼續原定節目安排,這個時候翡翠台播的是什麼節目呢?卡通片。 直到5:50,翡翠台突然以特別新聞報道,播出習近平的演講片段,距離now播出已遲了41分鐘,比無綫自己的互動新聞台,也遲了35分鐘。 各大電視台播出習近平講話的時序,清楚說明無綫以播出「突發新聞」為名抽起《頭條新聞》,即使不是刻意說謊,也是極不專業。突發,就是突然發生、不可預計,而且極具新聞價值,非播不可,任何節目都要讓路。舉個例子,2001

詳情

阿果:「不合時宜」的頭條新聞

老實說,近年我愈來愈少看《頭條新聞》。別誤會,我曾經是節目的忠實擁躉,盧科長古秘書的笑話、太后與小豪子的雙打,令我心動。然而踏入網絡年代,針砭時弊的資訊俯拾皆是(我多轉台看CapTV),《頭條》式戲謔(即替社會大事配上流行曲),於新時代的波濤裏看來不再獨特,甚至「不合時宜」。 我以為自己對《頭條》已無感覺,但上星期當節目(再次)出事,我和許多百姓的腎上腺素竟然飈升,一同肉緊。很明顯,在不少港人心目中,《頭條新聞》絕對不止一個電視節目咁簡單。 6月30日傍晚,無綫電視為播放習近平的講話錄影片段(及「更重要」的卡通片《靈裝戰士》),突然抽起《頭條新聞》,以財經新聞及風水節目取代,更於播出前8分鐘才通知港台。事件引起社會輿論關注,港台與觀眾不滿做法,紛紛向通訊局投訴。面對爭議,無綫發表聲明,再次使出大時代看家本領﹕丁蟹上身——一方面轉移視線,指習近平講話屬「重大新聞」,遠比《頭條新聞》重要;另一方面亮出武器,控訴今時今日在無綫頻道播港台節目乃「歷史遺留」、「不合時宜」。 《頭條新聞》再次成為頭條新聞的這幾天,出於肉緊,我努力重溫舊節目、舊剪報,過程中除了重拾心跳,還發現這個現年28歲的電視節

詳情

香港數碼聲音廣播政策大倒退

繼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dbc)、鳳凰優悅及新城電台停止其數碼聲音廣播後,早前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將會停止餘下唯一一家的香港電台數碼聲音廣播服務。從今次事件,再看到港府的廣播政策(包括電視),嚴重缺乏考慮到投資者營商環境的情?,也不理解新平台和舊平台在過渡及融合上,兩者是共存或是競爭的關係;而在大環境轉壞的時候,也未能放下身段以開放的態度與業界從長計議,提供可行、合理的幫助,或大膽地在政策或發牌條件上予以放寬或修改,致使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數碼聲音廣播就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從此「滅聲」。 應了解這老行業是「競爭中要共存」 一個理想的廣播政策,應該是在切實地了解行業的歷史及發展下,有遠見地制訂政策,吸引最有能力、誠意的投資者,提供合適、健康的營商環境,適當協助及監察持牌者去提供健康、高水平、多元化的產品,使市民享受到最新的科技及最優質的娛樂、資訊節目。政府也應該在制訂條例或發牌條件時,預留一些空間,給予雙方在大環境改變下作一些適當的修改。 香港的聲音(電台)廣播已有很悠長的歷史,在電視及近年新媒體的興起,似乎在經營上都沒有發生「致命」的衝擊,看起來和其他媒體已成了共存的生態;但在收益

詳情

黃金時間

電視節目編排,一直有所謂「黃金時間」的神話。時代改變,什麼時間才算「黃金」,要有全新定義。例如無綫的主要新聞時段,幾十年來都擺在傍晚六點半。以前朝九晚五,或許會趕得及回家看新聞。但要問問今時今日,六點半你們會在哪裡?分分鐘仍在埋頭苦幹,最幸福的上班族,可能仍塞在回家的車龍中。七八十年代,電視劇熱潮高峰,人人趕回家看劇集大結局,成條街水靜鵝飛,與今天的年輕人想當年,儼如另一個星球發生的事。廿一世紀,打工仔愈來愈遲放工,電視的黃金時間,已經推到晚上九點十點甚至十一點,在互聯網發達到無處不在的今天,所謂黃金時間是否存在,早已成疑。今天的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趕回家定時定候睇電視的人已愈來愈少。無論是手機、平板還是電腦,串流也好下載也好,看中外電影劇集已全無時間規定,睇電視的黃金時間自己全權決定,不受節目編排限制。今天還要坐定定睇電視的觀眾,或許都上了年紀,或許電腦知識缺乏,坦白說,這類人已愈來愈少,長遠而言,電視節目的所謂programming,已經無足輕重。微電影,短劇形式的廣告,一經網上病毒式瘋傳,點擊動輒過百萬,比主流電視觀眾還要多,效力更是非同小可。長遠而言,互聯網作為載體,很快就會超越大氣電波的主流電子傳媒。香港電台建立了自己的電視頻道,無綫以此為藉口,把港台節目從所謂黃金時間調走,這一天既然來了,只能面對,不必因為節目被調到非「黃金時間」而抱怨什麼。香港電台自家的電視頻道宣傳嚴重不足,收視仍然偏低是客觀事實。互聯網的電視頻道愈來愈受歡迎,不少內容在面書中「些牙」瘋傳,潛力仍可大力開發。港台擁有自己的頻道,又有互聯網配合,比以前寄人籬下,擁有更大的優勢。更重要的,是港台要不懼怕壓力,不迴避爭議,繼續製作能回應時代的優質招牌節目。當自家頻道做到家傳戶曉,收視自會提升。當然,一切不會這麼順利,影響力愈大,強大的打壓會陸續有來,港台能否堅持原則,企得有多穩,要看港台人腰板有多直,骨頭有多硬。原文載於2016年9月22日《明報》副刊 香港電台

詳情

沒有「政府錢」這回事

隔不了多久,總有建制中人開腔罵香港電台,論調離不開吳康民日前在《明報》批評:「香港電台不為政府做宣傳」、「政府花錢來請人罵自己」、「政府出錢的電台,為反對派張目」。類似論調,有一個致命錯誤︰世界上,沒有「政府錢」這回事,政府的錢,都是納稅人的錢,是市民的錢;一個政府部門,拿了市民的錢,不是服務政府頭目,是為人民服務。公務員,我們叫「公僕」,是 civil servant,是公眾的「僕人」,不是 government servant,不是政府的僕人,更不是「梁僕」。香港電台不須為政府做宣傳,他們要反映市民的聲音,公務員的老闆是市民。本來,若政府有代表性,政府的聲音,很大程度就是市民的聲音,當政府喉舌也未必絕對壞事。可惜,香港無奈的政治現實彰彰明甚:政府的代表性,只有689,比任何直選議員都要低,更枉論那些全國人大代表。這個政府,在人民面前,是永遠的小矮人。香港傳媒生態則愈來愈詭異,所謂新聞自由,端在傳媒擁有者一念之差,學者Altschull 說過 ‘The tune the piper plays is composed by those who pay the piper’,笛手吹奏的曲子,由付錢的人決定。美國名記者 Liebling 的名句則諷刺:‘Freedom of the press is guaranteed to those who own one’,誰擁有新聞自由?就是擁有報紙的人。傳媒學者 Schudson 則說過,傳媒大老闆經營媒體,不是為了 make money,是為了 make statement;他們的錢已經賺夠了,沾手傳媒,不是為了建造賺錢機器,是要建立輿論陣地。香港一地,往日文人辦報,尚有點風骨;傳媒大亨,也重視公信力,還要點面子。但時移世易大風吹,大部分主流傳媒的老闆,到最後,老闆的老闆,只有一個。要商機或是要自由,沒有兩者兼得。所謂「民間」的傳媒,主流媒體,大多已是暗紅、染紅,甚至明目張膽的深紅。反倒拿着「人民的錢」的香港電台,仍站穩未倒,成為血色汪洋中的奇葩。原文載於《明報》副刊及作者網誌 港台 香港電台

詳情

《鏗鏘集》的「宣傳」

9月11日晚上的香港電台的《鏗鏘集》,實際上是為反對派朱凱廸進行個人宣傳的專集。政府出錢的電台,為反對派張目,早已不是第一次。但為反對政府的議員作一個專集,美化和歌頌不遺餘力的,這一集算是一個典型。官方電台對朱凱廸,為什麼要如此吹捧?我們不知道。從他當選和出鏡中的各種表現,看不出這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反對派。我們只能說,香港電台已經成為反對派的喉舌。為政府幫腔少反骨多 世所罕見香港電台不為政府做宣傳,反而為反政府做宣傳,說出奇也許不出奇,歷來還有不少例子。要說官方電台為表示公正起見,也要罵罵政府,以示「為民喉舌」,也無不可。但我總覺得,香港電台為政府幫腔的少、反骨的多,為世界官方傳媒機構所罕見。香港的民主程度,政府花錢來請人罵自己,可說已超過世界特別是被譽為最民主的美國。香港政府不是沒有宣傳機構,也非沒有宣傳人員,但他們躲避應有的職責,也沒有充分利用現有的機構,更沒有主動出擊。不是捱打,就是「坐以待斃」。我們不能說,政府應該把曲的說成直的。但有成績應該說成績,有缺點應該「有則改過,無則加勉」。有的成績,不說人們不知道。有的問題,公眾有誤會,應該加以澄清。政府應該與公眾站在一起,正確宣傳政府的主張、介紹政府的施政,倡導大家和政府合作,共同把事情辦好。《頭條新聞》,是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一個重點時事節目。但陰聲怪氣的《頭條新聞》,總是罵政府的多、罵中央的多。那兩名主持,其反共立場是眾所周知的。2011年,政務官鄧忍光「空降」至香港電台,引起一場大風波;更早在2009年,政府曾拖長檢討凍結機構發展,引起港台數百人遊行抗議,港台似乎已成政府內部反對派的集散地。同時,政府宣布成立一個15人的顧問委員會,以監督港台的運作。其他當選議員為何沒有同樣宣傳?人們常常說,內地重視宣傳。是的,政府應該向公眾宣傳政府的政綱、宣傳政府的施政、宣傳如何為人民服務。宣傳是好事,只要不歪曲事實,宣傳是為使人民知道政府做了什麼、重視什麼。做了好事,值得加勉;做了錯事,認真改正。要大家同心合力來做的,應該公開號召;應該汲取教訓的,則要號召改正。反對派的人物不是不可以介紹,但那一輯《鏗鏘集》,宣傳氣味甚重。對一個進入立法會的反對派人物如此重視,其他當選的議員,為什麼卻沒有同樣的宣傳呢?電視台是民間的電視台,香港電台卻是官方的電台,兩者總是有一點區別的。但是現在香港電台卻是站在反對政府的前線,帶頭反對政府,這卻是令人感到怪怪的。不過香港電台的作為,日趨「反叛」,由來已久。2009年9月22日,行政會議決定維持港台公共廣播機構身分;不過,港台將由特首委任的顧問委員會監察。公布列明《香港電台約章》,給予港台編輯自主。港台恪守的編輯方針,包括準確發放具權威資訊、持平反映意見,不受商業及政治影響等。是否如此,觀眾有目共睹,並將再進一步監察。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4日) 香港電台 朱凱廸 鏗鏘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