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淑嫻:亂世破讀:後六七暴動電影

運用當下流行的詞彙,龍剛導演的《昨天今天明天》(圖)是一齣「消失的電影」,也是香港電影史上直接與六七暴動扯上關連的電影。差不多50年了,當中不少謎團仍未打開。電影於1969年拍攝,於1970年12月10日公映,拍攝期間,六七暴動已經完結了,港英政府開始積極為香港市民建立本土身分,遠離民族主義,而香港左派則跌進迷惘孤立的狀態。《昨》在這個後六七時期拍攝,但電影的命運告訴我們,雖然暴動早結束了,但影響力仍然不弱。 《昨》改編自卡繆的小說《瘟疫》,可算是一次自由改編吧。電影把場景搬到香港,片頭從抽象的空間到具體的香港尤其出色。故事講述香港發生了一場鼠疫,老鼠在工廠開始出現,然後病毒散播至整個香港,香港成為疫埠,市民死狀恐怖。最後,在現代的科研和有心人的努力下,香港終於有救,回復正常繁榮。 電影最重要的故事還在背後。電影本來大概是兩小時長的,但現在只剩下72分鐘,是非常誇張的一次刪剪。龍剛在《龍剛》(2010)一書中接受訪問,他說到電影還未上映,已經受到左派的警告,阻止電影上映,又說他是港英特務。結局,電影被狠狠的剪短,更從原來較明顯帶諷刺意味的片名《瘟疫》改為《昨天今天明天》。龍剛說在這麼多

詳情

《香港製造》二十年來,我們是怎樣生活?

離場的時候,自然地想:如果今日中秋(李燦森)還在,他會想什麼? 當日,中秋劈頭第一句就說:「我讀唔到中三已經畢咗業,原因係,一半成績屎,點讀都讀唔嚟;而另一半係,香港教育制度仲屎,你想讀都冇得你讀。」現在,他的獨白,那些低聲的喃喃自語,依然擲地有聲。 陳果的《香港製造》拍於1997年,獨立製作,缺乏資金,非專業演員,以過期菲林拍攝。在重重限制當中,陳果拍出了代表作,與《去年煙花特別多》和《細路祥》,被稱為「九七三部曲」。二十年後,《香港製造》進出4K修復版,於大銀幕上重現——二十年前的故事 ,今日依然有力。 1997年,這是香港歷史上無法忽視的一年。那一段時間是獨特的,城市的徬徨是無法複製的經驗——無數的未知擺在眼前,各人對於城市的前景,以至對自己的未來,產生了一種不安。 這種不安是時代的躁動。導演沒有明明白白談政治氣候的變化對香港人的影響,反而借著四個屋邨年輕人中秋、阿萍(嚴栩慈)、阿龍(李棟泉)和阿珊(譚嘉荃),呈現一種難以言喻的鬱悶、無望的困境。兩者對照,或者是一種對讀。 中秋、阿萍、阿龍和阿珊,四個在戲內被反覆出現的名字,是社會的邊緣人——古惑仔(父母離家出走),絕症少女(父親

詳情

香港文化黃金時代:流行文化

香港電影、電視、音樂,深受華夏文化或西方思潮的交錯影響,呈現繽紛燦爛的文化氣息,影響力覆蓋全球。 一、電影 在電影方面,30年代粵語電影崛起,戰後50年代至60年代初期粵語及國語電影並行,60年代中期粵語電影減產,70年代國語電影獨領風騷,80年代粵語電影再起風雲,更稱雄於廣東、台灣、韓國、日本、東南亞、歐美澳紐華人社群,成就斐然。 戰後第一部粵語電影《郎歸晚》(1947)(吳楚帆、白燕主演)及第一部國語電影《情燄》(1946)(吳楚帆、李清主演),開啟了香港戰後電影的黃金時代。左派朱石麟執導的《清宮秘史》(1948)更加開啟了國語電影公司雨後春筍式的發展。畢竟香港的國語電影興隆,雖然離不開國民黨陣營(右派)與共產黨陣營(左派)之間的文藝戰線比拼,但其中也不乏受到新文化思想薫陶的南渡粵語文藝電影工作者,例如李晨風、吳回、盧敦。他們三人均師從中國戲劇先驅歐陽予倩,取材來自社會現實,改編外國文學及中國文學(例如巴金的激流三部曲)。這種爭妍鬥麗的自由文化氣息,兩岸皆無,獨步寰宇。 左派是由中共南方局主導成立的「南國影業公司」,由蔡楚生策劃創作,既拍國語片,也拍粵語片。他的幕後領導就是歷史紀錄

詳情

《同囚》:反思懲教的本義

香港歷來出產過不少以監獄為題材的電影,如《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以至前年的《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雖然幾部作品的主題、風格都不盡相同,不過都是以成年罪犯監獄作背景,相反探討未成年罪犯問題的電影則比較少,最近上映的《同囚》正正由年輕罪犯被判入勞教中心開始,嘗試帶領觀眾理解當中既真實又黑暗的一面。 電影主要分兩條線,游學修飾演的阿凡因襲警被判入青年勞教所,期間遇上由關楚耀飾演的懲教官。他在芸芸懲教職員中較為不同,也是故事另一條線的主角,他認為「懲教」即是懲罰和教育,故此不應該只靠打罵,還要教育,因此跟其他只會打罵的同事不太投契,不同經歷也影響他對勞教工作的看法。 由於是真人真事改編,從阿凡的經歷可見勞教中心的黑暗一面,幾乎所有職員都不會善待他們,每天被打已經是最「普通」的事,還要接受不同程度的辱罵,甚至是各種程度侮辱行為,基本上是一種非人生活。過程中阿凡曾經受不住而自殺,後來卻慢慢「融入」當中,可是當觀眾看見他與其他囚犯每天重複面對以上的經歷,如同被洗腦,根本沒有合乎「懲教」當中的教育部分。這條故事線的可能比較直向,因此導演處理得還不錯,而且游學修也能演繹面對各種程度侮辱時的

詳情

《春嬌救志明》何時才是他們故事的最終章?

2010年,彭浩翔以室內全面禁煙為背景,拍下了很地道的《志明與春嬌》,裊裊煙圈中開始了張志明(余文樂)與余春嬌(楊千嬅)的愛情故事;兩年後,場景從香港(的後巷)搬上北京,他們《春嬌與志明》經歷分手又再走在一起。這一年,他們的故事繼續。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從2010年的《志明與春嬌》至今年的《春嬌救志明》,足足七年,在大銀幕上,看著他們邂逅,曖昧,相戀,分手,各有新的伴侶,再次走在一起,也成為很多人的共同回憶。趁著二人拍拖經年,理應有更多不同的討論。可惜的是,這一集沒有新意,套路跟《志明與春嬌》與《春嬌與志明》幾乎一模一樣,從開場的神怪小電影(第一集的停車場鬼故,第二集的洗衣舖情侶,以至今集的趷趷剛),以至最後搞一場大龍鳳,以大團圓結局收尾。基本上,只是把舊有的方程式複製,再套上不同的內容。 與前作以都市愛情小品定位有所不同,雖說《春嬌救志明》還有討論愛情的部分,於是有人對號入座,有人感同身受,仍能有所共鳴;但是有別於過往,這一集刻意在志明與春嬌的故事上,搭上如《香港仔》無厘頭/神怪風格。以屹屹剛的驚嚇作為楔子,算是很彭浩翔式的處理,其實還好;但是,後段還要加上一段飛船,甚至外星

詳情

「只能靠自己」

雖然金像獎我還是心繫《樹大招風》,但香港能有《一念無明》(下稱《一》)這樣的電影,還是值得慶幸的。作為現代城巿人,我們早已和精神疾病過於親近,每個人身邊都不乏處於此類困境的親友相識,我們甚至也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不少病徵,因而疑惑而無助。而香港的醫療制度、社區支援都處於荒原狀態,政府該做的還有很多,社群的觀念和態度也該改進,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就此學習。審視外在狀况之後,能有《一》這樣呼籲「將身比己」、在精神病患角度去批判社會,尤其着眼於低下階層困境的電影(想想以前的主流港產片是怎樣表述「瘋狂」的),還是難能可貴的一步。 《一念無明》我看了兩次,感覺大致相同,連落淚之處都一致,可以說編導演的操作都是到位的。老戲骨曾志偉自然不必說(他扔煙的一幕稍嫌還是太似大佬);金燕玲不愧是華語電影界最擅長落淚的女演員之一;方皓玟演出說服力極強十分驚艷;冬菇頭男孩余果神仙一般令人愛上;余文樂也發揮出一種邊緣氣質。 談到精神病患,文學上我們都不會忘記李智良的《房間》,裏面既流露着被判為精神病患者的內心世界與主觀視角,亦從切身經驗和廣博的資料,批判了醫療體制的權力不平等和藥物問題。《一》所呈現的是另外一種寫實,比

詳情

從金像獎看到希望

香港電影業的低迷,總令人懷念港產片在八九十年代的黃金時代。去年政治意味極濃的《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簡直是「反轉」整個電影界,也讓公眾看到籠罩本港電影界的政治恐懼。時隔一年,今年的頒獎禮卻讓人看到希望,至少,香港電影未死。 筆者不是電影專家,只是以一位普通市民去看今年的頒獎禮。今年值得可喜的,是大批新晉導演和幕後人員參與的電影,如《樹大招風》、《一念無明》、《幸運是我》和《點五步》等,在社會上獲得認同之餘,更成功登上金像獎的頒獎台。 更可幸的,是這班開始發亮的電影新人,作品取得甚佳口碑的背後,是獲得一班早已「上岸」的資深電影人大力扶持。也許公眾對藝人曾志偉的行事作風很有意見,但不應抹煞他在扶植電影界新血的努力。 今年曾志偉憑《一念無明》奪得最佳男配角,絕對是實至名歸,但更應為他鼓掌的,是他對這齣只得200萬元政府撥款拍攝電影的支持。看過《一念無明》的劇本後,曾志偉喜歡到不得了,囿於製作費的限制,他沒拿片酬,連紅包也沒有收,他還協助導演拉攏了好戲之人金燕玲和余文樂一同義演,結果成就了一齣充滿「港味」的社會電影。 另一位令人尊敬的,是名導演杜琪峯。獲得今年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

詳情

《樹大招風》:不是香港的時代隱喻

很多人看《樹大招風》就是時代隱喻,三個風光不再的賊王,就如1997年易主後日漸消沉的香港。這種品嚐香港電影的路數由來己久,從「我唔見咗嘅嘢我想自己攞返」的黑幫Mark哥到「我想做個好人」的臥底劉健明,都可被視為我城化身,在香港觀眾之間共鳴不已。不過,我認為《樹大招風》最突出的是人物,人不只是用來象徵時代的材料。以監製身份來創作的杜琪峰和游乃海,在《樹》中再次亮出了銀河映象早期作品的「宿命」招牌。甚麼是命?時勢、性格和抉擇的共同作用,構成了三個賊王的命。時代因素固然重要,但只是一部份。 時代是大背景,但不只於香港人面對九七大限的轉變。三個賊王其實並不盡是典型「香港仔」:葉國歡根本是省港旗兵;季正雄是在廣州當扒手出身的跨境大賊;只有卓子強最有(當年的)香港人特質,「醒目仔」走捷徑、愛冒險,敢向大富豪埋手(其藍本張子強的綽號就是「大富豪」)。令他們感到「時不我予」的時勢變動,亦不限於香港,因為劇變更烈的是中國大陸。八九六四後,中國全面朝「開放經濟、政治封閉」的方向發展,衍生出腐敗貪婪的官場,才教當慣老大的葉國歡吃不消。 人物的性格是小背景,雖然局限在個人層面,但有長期的影響。葉國歡霸道慓悍,

詳情

《樹大招風》是最佳電影?憑什麼?

早幾日,又是一年一度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電影《樹大招風》成了大贏家,林家棟更因為在該片飾演季正雄一角,而榮獲影帝殊榮。坦白說,林家棟在片中的表現,確實是「三大賊王」之中做得最好,也是最立體的一個角色。然而,若說《樹大招風》是最佳電影,個人實在覺得不敢恭維。 如果說,《樹大招風》拿最佳電影,跟它被大陸禁播有關,似乎這是一些人猜想出來的頒獎動機。如果說大陸禁播就應獲獎,我會覺得《選老頂》更應該獲獎。雖說《選老頂》隱含大量政治訊息,借黑幫選舉暗諷香港的鳥籠民主,但是整個故事非常順暢,故事最後也清楚交代了,黃秋生飾演的幕後大佬神哥,如何在幕後操控那場黑幫選舉,也解釋了他要壓止幫派改用一人一票。單是談故事情節和劇本,《選老頂》便比《樹大招風》流暢多倍。 相反,《樹大招風》先不說偏離三位賊王的真正經歷,整個故事給人一種感覺,便是壓根兒的虎頭蛇尾。特別是電影的預告片,一直強調的「三大賊王合作」,最終竟然沒有發生,所謂原因竟然是三人碰巧曾同一個酒樓出現?說實話,看完預告片之後,看到這個結局,簡直有一種被人誘騙進場的感覺。 有人又說,這個故事蘊含所謂的政治訊息或者隱喻,特別是葉國歡不做搶匪,轉行幹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