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特朗普握手神功

美國總統特朗普每次出現傳媒鏡頭前,總會為大家帶來驚喜,驚的是不知道他會出什麼言論,甚至行動。喜的是傳媒對他每次出現,總會製造新聞,完全不用怕沒有話題,單是「握手」場面已是新聞報道熱點。 最叫人記得的是他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那一握,何止是握,簡直是被特朗普捉住不放,為時差不多二十秒,相信特朗普的力度不輕,否則那一下鬆手時,安倍晉三也不禁呼了一口氣,可以感到安倍回國後要搽按摩油。 此外,就是法國靚仔總統馬克龍一握,這位法國新任總統,有備而戰,兩人旗鼓相當,也許是拳怕少壯,握手也一樣,今次特朗普先鬆開手指時,馬克龍依然握着不肯放,就鏡頭前顯示,這一次是馬克龍贏了一仗。 特朗普愛標奇立異,總之不理什麼特別場合,要握要捉全仗心意。所以,經常出現令對方尷尬的場面,那次接見德國總理默克爾時,就是拒絕跟對方握手,十足個跟人拗氣的小孩子,相信默克爾也真氣在心頭,只不過拿這個不可理喻的美國總統奈何。 不過,特朗普終於在鏡頭前吃檸檬,那是他與夫人到訪波蘭,在波蘭總統與總統夫人陪同下到華沙起義紀念碑前擺放花圈後,互相握手,當特朗普伸手準備跟波蘭總統夫人握手時,夫人直接與站在遠處的特朗普夫人握手,簡單交談後才回頭

詳情

馬克龍現象

法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標榜親歐盟的中間派馬克龍高票當選。馬克龍的背景吸引眼球,他沒有豐富的選舉經驗,更未曾經過政治的風霜雪雨,沒有多少政治烙印,這也是他予人清新創意的希望。他不僅年輕、富裕家庭出身,更是完全非傳統的政治人物。一炮當選,不僅打贏了政治家族出身、從政經驗豐富的馬林勒龐,更體現出法國人普遍求變的心態。筆者於1987年曾在法國留學,學習過法文,亦有機會學習了一些法國文化及其風土人情。可以說,法國這個地方總能留給人浪漫的感覺,尤其是法國南部。 法國人給筆者的感覺除了浪漫,也很含蓄。他們非常重視生活的享受,喜愛品嘗紅酒,午餐通常吃兩個小時,閒話家常。 2005年,筆者再到法國Aix Marseille講學,當時的法國已有不少內部矛盾,發生了一連串的燒車事件,顯示了法國一直存在的貧富懸殊的情况。曾有評論家以「一個國家,兩個世界」去形容當時的法國。筆者認為這個比喻頗貼切。法國社會階級分化很明顯,移民問題引來法國當地人的就業、福利及國土安全問題。移民要融入當地文化以至能夠生存下來並不容易,使得貧苦的階層生活日益困難,最終演變成燒車抗議。在這樣的情况下,馬克龍的中間路線要如何走下去將是他任

詳情

法國楊過

今屆法國大選,首輪得票最多的候選人是馬克龍。這位年僅三十九歲大熱,讓我最感興趣的,不是他的「不左不右」政綱,而是他與「小龍女」的情史。 十五歲那年,這位早熟少年,邂逅了比他年長二十四歲的戲劇班老師。他愛上了她,她也對他一見鍾情。天生離經叛道,即使父母反對,棒打鴛鴦,他依然承諾,有一天,他會娶她為妻。 以為只是年少輕狂,想不到他十五歲許下的諾言,最終兌現。十幾年後,那位三子之母為了他離婚,成就了這段忘年之戀。今天,他以三十九歲之齡,打着「前進!」的參選旗號,充滿自信地牽着六十三歲的她的手,走上競選台,揚言愛麗舍宮的主人,不止有他,還有她。 離經叛道,不守常規,也許是法國人的一種基因,也是我最愛法國愛情片的原因。法國愛情片,最好看的地方,就是從來沒有道德包袱。在有些地方還在質疑同性戀電影的年代,法國人不知已拍了多少回。愛情,在法國人眼中,不論年齡、性別、身分,皆無禁忌。 馬克龍的愛情故事,讓我想起多年前看過的一部法國電影Damage。導演是Louis Malle,女主角Juliette Binoche,男主角Jeremy John Irons,都是好戲之人。一個法國高官,與妻兒三人,看似幸

詳情

馬克龍 哲學家總統?

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今天進入第二輪選舉。執筆之際,民調顯示他今晚料得票近62%,可說穩勝。香港媒體大肆報道他年輕時的師生戀,妻子比他大24歲,很可惜,這不應是選舉的話題,更不應該是評價馬克龍的標準。那麼,該如何評價這位準總統?我們嘗試看看他向傳媒標榜的哲學背景,再談他的政綱有什麼理念,最後分析他在今次選舉的成功和責任。 馬克龍受哲學啟蒙 馬克龍和其競選團隊經常標榜他的學術背景。他曾是巴黎第十大學的哲學碩士生,碩士論文關於馬基維尼(Machiavelli)和黑格爾(Hegel)的公共利益(intérêt general)的概念。 他經常標榜做過利科(Paul Ricœur)的編輯助理。利科是二十世紀法國極其重要的哲學家,在現象學、道德哲學、歷史哲學和宗教哲學均有嶄新貢獻。如果你翻開利科晚年的大作《記憶、歷史與遺忘》,就會看到利科鳴謝馬克龍的編輯校對工作。馬克龍曾向傳媒說:「利科令我去幹政治,因為他沒有做到。」這句話真假大概無從稽考。但是,熟悉法國政治的人就會知道,他宣揚其哲學背景,意圖躋身法國著名政治家羅卡(Michel Rocard)派系的行列。羅卡是

詳情

法國總統選舉彷彿美國翻版

早前結束的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以最意外的結果吸引了全球目光。彷彿整個美國大選的翻版,以最意外的結果給了世界一個意外。 是什麼原因使得那些具有豐富治國理政經驗的政黨在最後一刻折戟沉沙?難道法國真的需要那個缺乏執政經驗的年輕人馬克龍或者揚言退出歐盟的極右翼候選人馬林勒龐嗎? 其實無論是法國選民還是美國選民,他們玩的是一個不選誰的「躲貓貓」(捉迷藏)遊戲,他們早已經對那個兩黨輪流執政的體系缺乏耐心了。有4名候選人分別獲得兩成上下的選票,票數居於前兩名的候選人的政綱不一定是他們當選的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不選誰。在「不選誰」下,選票投給他人。那個「他人」是誰?能不能帶來法國的重煥風采?他們並沒有多想。 法國此次大選是幾個月前美國大選的翻版。在去年的美國大選中,對精英政治的厭倦,令美國選民不再相信精英集團那些美好卻空洞乏味的許諾。 法國近年經濟不振,失業率居高不下,恐怖襲擊屢屢發生。也許未來法國的希望讓國民對執政者徹底失去了信心。到現在,已經有兩名總統未得連任,薩爾科齊與奧朗德相繼只幹了一屆就難以為繼。這些年中,法國在捍衛其大國榮耀中也屢屢受挫,作為當年二戰的五大戰勝國、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