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大約三年前,移居大馬近二十年的朋友跟丈夫,不知第幾次參與淨選盟上街,最終雞蛋破掉,高牆仍然在那裏;當日替他們難過,覺得怎會還是輸?就想起上面兩句。去過馬來西亞很多次,雖然每次都來去匆匆,但當地物產資源豐富,在神山附近,可以數元馬幣,買兩個菠蘿加不知多少公斤的香蕉。有親友說,馬來人幸福,食物都是天跌下來;懶,都要講條件。以前認識來自大馬的華裔學生,覺得他們厲害,每人至少會三四種語言,中英文馬來語固然流利,潮州、客家、福建話起碼懂一兩樣,即使並非原籍廣東,但一定聽懂粵語,他們說,都是看港劇港片的成果。還記得第一次聽人用廣東話說「落大水喇」,就是一個大馬女生;母語,可以是咁的,一點也不無聊。或者對於內地當權者來說,大馬甚至新加坡的華人都是自古以來的中國人,但他們其實就像美國的愛爾蘭、意大利裔一樣,在一個地方落地生根,就哪裏為家國。獨裁者不會相信聯邦,更不會尊重一國兩制,一個政權怎樣贏得全國,之後卻沒有兌現承諾?騙徒質地,千秋萬世。大馬變天,上了一課,面對高牆建制,唯有建制分裂開來的反對派,才增添勝算?馬哈蒂爾三年前出席淨選盟集會是一個開始。回望香港,特首選舉,曾俊華未竟全功,是徹頭徹尾的錯誤期盼?但香港的馬哈蒂爾會是誰?林鄭?范太?鈺成?國章?還是大家都好「懷念」的振英?[簡冬娜]PNS_WEB_TC/20180519/s00191/text/1526667456376pentoy

詳情

馬家輝:無所謂變天

大馬變天,九十二歲的馬哈地重上總理寶座,彷彿吹來一道強風,不知道喚醒了多少「大馬人」的前世今生。馬哈地,馬哈迪,馬哈蒂爾。不論兩岸三地是何譯名,都是同一個人,聽了好久好久的一個名字,久到有點錯覺,似是熟朋友了,也難免替他焦急,怎麼這麼大年紀了仍然好鬥,仍在操心國事?那國家,那土地,真的無他不成?鬥了這麼多年,難道不厭棄、不沉悶?當然這只是俗人如我的想法。權力如春藥,吃了即上癮,經過幾十年的長期勃起,像馬哈地這類人早已不甘垮軟。更何況,他不鬥別人,別人也在鬥他,報載許多貪瀆官司正在對他追擊,唯有奮身一鬥始可自保。對手同樣貪腐,在那片扭曲的土壤上,實在不容易長出純淨的半株植物,所以現下是毒草鬥毒草,一株毒草壓倒了另一株毒草,終令政黨輪替,天空變色,老強人重出江湖取代新強人,像常見的武俠小說橋段,師傅在最後關頭使出一記不傳絕技,把翻了臉的徒弟打個落花流水。徒弟躺在地上流血,師傅把腳踩到他的臉上,獰笑道,嘿,你以為有毛有翼就可以食碗面、翻碗底?門兒都沒有!薑是老的辣,老子食鹽多過你食米!這是馬哈地的勝利,卻未嘗不是大馬人的悲哀。推翻長期執政的獨裁政黨,竟然要靠長期獨裁的老暴君領頭,不是太不長進了嗎?政黨輪替了,格局是新的,領袖卻是舊中之舊,難道真的可以信任這樣的人把國家帶到新的軌道?抑或,一切只是下一個惡鬥輪迴的序曲,尤其當馬哈地釋放了安華,兩虎再相鬥,說不定納吉布也捲土重來加入戰圍,最終又有另一番更亂的亂局?所以,政黨輪替或許不是變天,天空仍是烏雲壓頂,變的只是枱面的帝王將相。土毒如故,大馬人有的只是一場歡喜一場空。[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12/s00205/text/152606267301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