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又關你事?衞生防護中心的公關災難 文:不惑

馬拉松活動前夕,衞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在臉書專頁發帖,提醒市民跑步保健宜忌,誰料一帖激起千重浪,跑友網民齊派嬲,CAP圖抨擊。有留意世界各地馬拉松的網民,都看過日本各地跑場有不同食物派發,跑手不一定要取要吃,只是許多品牌放在路旁贊助宣傳推廣以示支持運動,作為路邊風景,甚至有國家展示紅酒,難道跑手以為真可跑著喝嗎? 衞生防護中心真的關懷市民嗎?如果真的那麼關懷市民,怎麼好端端的乙型針會派到非本地居民手上?為什麼香港本地市民無針可打?那種嘗試運用公共關係與一項運動項目的參與者擦邊球,無疑是挑釁:如果跑友真的要受教育,為什麼不早早就辦一場講座,給跑友知道所謂的健康須知? 離地與偽善,一一都在衞生署公告可見一二。在大型廣告牌上,呼籲市民去打針,結果因為疫苗資助計劃採先到先得制,而不是以高危程度(長者、長期病患及小童)分優次,花費的人力物力,根本不是用於防疫。那些疫苗廣告牌還會說明,要注意個人衛生,保持環境清潔,難道寫幾個字,市民就明白嗎?到有悲劇發生時,公佈一堆數字,連有打針的都會病逝,然後在最後一段戴頭盔,說打針並不保證不會感染,反而叫市民平日注意什麼什麼;無打針而病亡的,就趁機呼籲打針,打針與

詳情

李慧明:倫敦馬拉松指定診所

在瀏覽面書專頁持發現倫敦馬拉松原來有「指定運動傷患診所」。細看下,要成為倫敦馬指定診所,「其實唔難」:只要是英國骨科學會(The British Orthopaedic Association),英國物理治療學會 (The Chartered Society of Physiotherapists)、英國足病診療管理委員會( The Society of Chiropodists and Podiatrists)或全科整骨管理委員會( The General Osteopathic Council)其中一名會員,然後,交廣告費就可以。 當很多跑手都認為大城市馬拉松不應該太商業化,但Virgin Money冠名贊助的倫敦馬拉松則將指定診所反其道而行。當然,因為英國醫護人員的認證過程除了發牌制度,專業學會會員制的入會門檻已經成為跑手信心的保證,倫敦馬認證不會令你更有資格去為跑手應診,只是倫敦馬加持一事可以成為診所公關宣傳的噱頭。 波士頓馬拉松則指定慈善籌款受惠機構Newton Wellesley Hospital提供賽前體檢、賽前及賽後免費診症時段/恢復支援及訓練/營養講座。亦因為診症是免

詳情

BedTalk系列:患哮喘的長跑女神

面書擦過長跑界女神Paula Radcliffe為英國哮喘協會的專題訪問。這名有六個世界冠軍頭銜、七個「六大馬」(倫敦、波士頓、芝加哥)冠軍和仍然保持兩項世界紀錄的長跑界傳奇人物,說她原來自小患有哮喘,相信多數人都會大跌眼鏡。 耐力賽運動員患有哮喘的比例的比一般人高。游泳運動員會受泳池水的氯氣所影響;越野跑、滑雪運動員就和冬天的冷空氣勢成水火,而開始跑大陸馬的香港人,也可以因為霧霾而變得氣若游絲。想成為世界冠軍,當然不可以放棄治療。問題來了,治療運動誘發哮喘(exercise-induced asthma, EIA)所用的藥,正是列為禁藥的類固醇和俗稱「瘦肉精」的β2激動藥。類固醇有多惡名昭彰不用多說,β2激動藥則有誘發心血管病症和心悸等危機。但更令人咬牙切齒的是,「瘦肉精」藥如其名,可以為運動員減少脂肪含量,增加肌肉,是耐力賽運動員夢寐以求的身段,在運動員間也瘋傳用藥可以短時間增強肺活量。 逐漸,精英運動員有事無事都向醫生通報有哮喘,理直氣壯帶著呼吸器上山。上斜時,就算沒有覺得氣喘都借勢吸一兩口,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般充滿力量。隨隊醫生通常只持有家庭醫學專科資格,有時更要隨隊駐守在

詳情

萬達科水,九大馬一定有北京?

早前,萬達宣佈和雅博世界馬拉松大滿貫將會由六大變九大。全場噓聲四起,大部份都反對紅色資金侵襲運動界,亦覺得基地設於中國的萬達一定想盡辦法將未有當地市民支持基礎和長跑運動風氣的北京馬拉松揠苗助長推上新九大。實情是否真的會這樣? 我姑且在這全民參與的活動裏,補充六大對九大馬對精英運動員的影響。 首先,我明白大家會如此動氣。因為馬拉松和其他運動比賽不同,業餘跑手和職業跑手可以在同一跑道上比賽,正如凡夫俗子不可能在將軍澳單車場和李慧詩踩爆偈,更遑論和林丹在紅館磋羽毛球。再加上不久前雅培才設計了六大馬完走「冬甩」獎牌,打咭要多去幾個地方,還要是很大可能不是傳統旅遊城市。「無啖好食」的想像,和好些業餘跑手追求沿途紅酒芝士補給和美好風景(和美女)的人生哲學背道而馳。 但請留意,決定馬拉松大滿貫的主辦城市,必須平衡職業和業餘跑手在馬拉松比賽的目標,而職業跑手要跑馬拉松大滿貫,更要必須完成兩年一度的世界錦標賽和四年一度的奧運才算正式完走。故此國際田聯、奧委會應該比萬達當然有影響力。而據我所知,六大馬甚至其他國際田聯金標公路馬拉松基本上都是賺錢項目或有市政府包底,沒有存在需要萬達注資主辦馬拉松的問題。根據

詳情

中國萬達雅培九大馬拉松你要不要?

早晨朋友紛紛傳來消息: 去年收購了ironman的中國萬達集團和美國雅培馬拉松大滿貫達成合作協議,六大馬拉松將會新加三個賽事變成九大。許多人都猜測,應該會有一個中國馬拉松賽事晉身大滿貫。 我聽到消息之後是相當不快。 我知道不管任何體育運動,沒有錢都是寸步難行。而基本上金錢投入越多,該項運動的風氣也能更盛行,吸引更加多高手參與,令到整體水平都會有所上升,可謂百利而無一害。那麼為什麼我會有這麼一種不愉快和抗拒的感覺呢? 以下我要說的話非常主觀,甚至政治不正確,但是這的確是我心裡面最誠實的感想。 我認真地覺得,不管是中國的籌劃機構或者是中國的馬拉松,在精神水平上都屬於發展初期,根本沒有一個馬拉松有世界頂尖級數可以與其他的六大馬拉松平起平坐。純粹因為贊助而勉強把一個不夠水平的賽事放進大滿貫,實在是把整個大滿貫賽事的水平拖低。 有些人一定覺得中國的馬拉松大有進步空間,日本東京馬拉松也只是辦了幾年就已經晉身六大, 中國的馬拉松又為何不可? 但是我相信喜歡到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都會同意,日本民眾對於長跑運動的投入和認識非常深厚,即使未有東京馬拉松,長跑運動早已深植日本民間。所以東京馬拉松即使歷史短暫,

詳情

BedTalk系列:心繼續跳

話說,有朋友分享他為了得到醫生證明參加海參崴冰馬的經驗。 長話短說,他的家庭醫生沒有隨意給他寫信,堅持要全身檢查,包括跑步心電圖檢測才給他證明。識途老馬遇著攔路人擋住去路,心裏不是味兒。最後朋友亮出他兩個月前的身體檢查結果,醫生才草草將檢查結果搬字過紙,生怕朋友遇上甚麼不測會告他專業失德。 賽前檢測是參加大型比賽前的風險管理,令賽事醫療支援團隊可以評估風險,其實所有不限跑齡的參賽者都應定期檢查,以保平安。但別忘記,光是剛過去的香港渣馬已經有六、七萬人跑,若保守估計一半男一半女的話,香港的心臟專科醫生沒有可能在現時的病人工作量上再加海量的賽前檢查,所以暫時渣馬都未強行規定參賽者要提交醫生證明。 光以心電圖去檢測耐力賽參加者的風險其實存在極大問題,主要是敏感性(sensitivity)和特異性 (specificity)不足所致。敏感性不足,即是說可以有異常情況的狀態不能由心電圖檢測出來,例如早前在新加坡渣打馬拉松猝死的香港男跑手,做過詳細檢查去跑都逃不過厄運。特異性不足,即是在心電圖的異常也不一定對參與耐力比賽構成危險。國際奧委會追縱由2004-2014年夏季及冬季奧運會超過2000名國

詳情

渣打全馬後感:我們都有一個跑下去的理由

一年一度的渣打馬拉松落幕已有半個月。有參賽的跑手應該都有上傳相片到FB,熱血的姿勢擺過了、汗水亦流乾了,like也呃夠了。 然後夜闌人靜之時,每個喜愛長跑的朋友或許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 Why? 大好的星期日不好好休息,卻選擇歷盡艱辛,挑戰42.195公里的地獄賽程。到底所謂何事?有人為榮譽而戰、有人是想挑戰自己,你呢?你跑下去的理由又是甚麼? 「咪又係落場打卡呃like。」「巴閉囉,英雄主義,夠疊馬。」絕無失實的形容,因為上到場真的有幾萬個戰友陪你瘋狂奔跑。 其實筆者也曾和不少香港人一樣對馬拉松這項運動不以為然,認為有很多跑手都是為湊熱鬧而參賽。直至自己「入坑」愛上長跑,才知道每滴汗水都有其意義。 只有兩年跑齡,外加幾次跑10k和半馬的經驗,我「膽粗粗」地參加了渣打全馬的幸運抽籤,自問地獄黑仔王的我竟然中奬了,成為今年跑全馬的其中一個幸運兒。 比賽當天,望著身邊的健兒們,全身勁裝束,眉宇間爆發出無窮鬥氣,自己不期然覺得心虛。自問這幾個月雖有定時練跑,但是訓練的強度其實遠遠不足夠。 開跑前5分鐘,心裏不斷浮現自己坐上巴士狼狽退場的景象。媽呀!絕對不能讓這件事發生,我在心裏暗暗起誓。 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