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馬英九組織流亡政府?

馬英九在官司纏身裡慶祝六十八歲生日,態度依舊從容,不亢不卑,不似陳水扁當年捱告時咬牙切齒、呼天搶地。僅憑這份風度,已值得被額外尊敬。可是,在政治惡鬥的扭曲環境下,從容不管用,風度不奏效,司法系統掌握在綠營手裡,尤其正值選舉年,不把你鬥死鬥臭,怎可滿足深綠分子的狂熱意願。先前的「泄密案」初審無罪,二審忽又逆轉有罪,沒新證據,無新邏輯,純因法官換人,政治操作呼之欲出,老馬哥的氣度再好亦無可奈何。這回,又來了,檢察機關以證券交易法和刑法第342條之背信罪提控馬英九,高調要求「從重量刑」,殺氣騰騰,似不把他關進監牢誓不罷休。眾所周知老馬哥對金錢有潔癖,說他貪財,無人相信,但交易法和背信罪皆不以被告人私下牟利為入罪前提,而只要曾讓他人牟取不當利益便可成立,所以,關鍵問題是:老馬哥自己沒拿錢或沒故意讓別人拿錢,他的手下也沒拿錢或也沒故意讓別人拿錢?老馬哥知情嗎?即使不知情,在過程裡有簽名同意嗎?一旦以國民黨主席身分簽了名,水洗難清,恐有監獄之災。須知此番的「三中案」涉及數十億港幣資產轉移,在台灣官商勾結的悠久「傳統」下,若說國民黨的老官僚不曾趁機跟商賈合謀,巧取豪奪,上下其手,說出來亦不會有人相信。是的,這是陰謀論,是黑暗的推測,但重點是對台灣政治的黑暗陰謀推測十有九九得到證實,推測便成足以依憑的「判斷」了。總之,下台後的老馬哥這一劫,異常凶險,深綠陣營已經等不及看判決了,這一秒已經展開圍攻,呼籲把馬英九收押候審,以防他和證人串供甚至潛逃之類。他們的陳前總統嘗過的鐵窗滋味,他們亦要國民黨的馬前總統嘗一嘗。潛逃?很有趣的政治想像。如果馬英九真要逃,可逃到哪裡?先到金門,再搭大飛到廈門,然後轉往北京,擔任政協副主席之類?他可能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喊「中華民國萬歲萬萬歲!」的深深深藍,該不至於。那麼,會否逃到美國?既然深深深綠愈來愈「去中國化」,眼見「中華民國」已經到了亡國邊緣,不如乾脆在美國弄個「流亡政府」,唯恐兩岸不亂的特朗普肯定舉腳支持。馬英九在哪裡,「中華民國」便在哪裡。這齣政治狂想曲,足讓陳冠中再寫幾部政治烏托邦小說。[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16/s00205/text/1531678935495pentoy

詳情

趕人走和不准走

馬英九遭民進黨政府禁止訪港,回應竟然只是淡然的幾句「是非自有公評」之類,說好聽是溫文儒雅,說難聽則是軟趴趴的如豆腐渣,再度印證了本欄對他的八年評述:總是判斷錯誤,該硬的時候軟,該忍的時候衝,小馬哥實為「高分低能」的好學生最佳示範。民進黨政府拒絕馬英九,官方理由有四,皆沒法成立。首先是「馬英九經營接觸國家機密甚巨,卸任不到一個月,相關機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查考當年李登輝下台後,過了卅七天即離台外訪,如今馬英九雖只離任廿七天,但來港之行只是當天來回,停留不超過七個鐘頭,並且聲明全程曝光於傳媒鏡頭之下,安全度其實較狡猾奸詐的老李高得多。難道老李當年沒接觸過國家機密,沒必要高度保密?老李放行,小馬困住,總是說不通的,綠營擺明欺負馬英九,心胸之狹之詐,盡見於此。其次,綠營說「馬英九經管的國家機密檔案資料尚待更多時間清查確認」,亦極荒謬。難道老李經管過的機密就很容易確認?老李與小馬,卸任外訪時間只相差十天,差別真有這麼巨大?其實若真要清查確認機密檔案,別說是廿七天或卅七天,即使是一兩年亦不一定足夠,查得手慢腳慢是閣下的事,阻擋小馬哥成行便很不成體統了。再次,綠營說「對台灣安全而言,香港是高度敏感地區,造訪風險難以管控」,同屬無稽之論。那是否表示,馬英九在有生之年都不准來香港?抑或要等到香港變成無人理會的廢墟,始可讓他或其他台灣高官在零風險下前來?如果連七個鐘頭行程都管控不了,台灣的國安單位不如廢掉算了。最後,綠營說「國安局與香港政府合作無前例可循,且時間緊迫,難以與香港當局充分協商」,倒有幾分耐人尋味。若說欠缺前例,此事其實正好用來開創首例,有心去做,對兩岸溝通乃大好之事,不該成為禁足理由。若說時間緊迫,在現代社會裡,打通電話、發個電郵、送件急文,任何重要的deal皆可在幾趟來回下辦成,商業如此,政治更是,絕無理由因此不准,除非「香港當局」配合北京意旨而刻意留難,又或是台灣自己根本沒有跟香港認真協商。 兩岸之間到底有何溝通障礙,非常值得觀察細究。台灣前陣子有洪素珠驅趕外省老榮民返回大陸,現下則有蔡英文禁止外省小馬哥前進香港。趕人走和不准走,背後皆為省籍仇恨心態作祟。和解和解,如鏡花水月,笑笑便算了。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6月16日) 台灣 馬英九

詳情

我們何時懷念馬英九?

今天 (編按:2016年5月19日)是馬英九執政的最後一天,坐在總統府的辦公室內,朝中無人,頗像明朝末年,兇殘流寇在東,叛亂藩將在西,入侵異族在北,眼看政權崩坍,大臣們走的走、逃的逃、降的降了,剩下兩三個無處可逃的太監和宮女,君不似君,皇帝坐在金鑾殿上,悲從中來,懷着滿腔忿憤走到山上自絕。君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當皇帝死時,據說雙目睜開,心跳雖然停了,卻是毫不甘心。馬英九長相陰柔,性格卻極強悍,當然不會自殺。畢竟是民主年代,政黨輪替乃兵家常事,輸了選舉便下台滾蛋,人民的選擇,別無他法。但,下台歸下台,下台得如此窩囊卻是一樁非常丟臉的事情,八年以來,不僅總統的民意支持率如瀑布直下,連國民黨亦分崩離析,內鬥程度之嚴重,絕不遜於李登輝掌權之時。李登輝年代的國民黨出現正式分裂,有了新黨,也有了親民黨,馬英九年代的國民黨沒有分拆出新的小黨,但比這更慘,因為大家戀棧不出,像禿鷹啃屍也互啃,或利用國民黨的剩餘價值大貪特貪,或分佔國民黨龐大的不法黨產,或捧着國民黨的招牌到中國大陸勾結謀利,沒有紀律,沒有理想,有的,只是能搶就搶的內鬥意志。在貌若忠良的馬英九手裡,國民黨徹徹底底地死了。洪秀柱目前所做之事,是開壇作法,替死去的屍體換血,企圖召喚黨魂重歸,如果她能成功,便是國際政治奇蹟,起死回生,不僅台灣歷史記着她,國際管治研究裡亦必有她的重要名字。但話說回來,馬英九對台灣並非毫無貢獻,他在兩岸穩定的維繫上做了極多工作,就算你是獨派,不管將來成事與否,亦要多謝他於這八年所帶來的穩定。馬英九的「維穩貢獻」,成功理由既來自他的統派情結和血統背景,亦因得到中南海的配合和賞臉。中南海就是信任他、遷就他。在北京眼中,小馬哥像一位性格純良的子侄,遠遊在外,卻仍聽教聽話,即使偶有主見甚而調皮,終究是值得信任的人,有「血緣」關係嘛,所以,無所謂了,如在麻將桌上經常給他「鬆章」,要什麼給什麼,甚至願意由最高領導人在新加坡跟他見面握手。換是其他人,縱然同樣是國民黨,不見得能有此優待。這樣的「維穩貢獻」在今天或被低估甚至藐視,但過了若干年後,當兩岸不斷動盪,當台灣因動盪而更沉淪,大家便將回頭懷念馬英九了。若干年,或是二十年,或是五十載,我這預言,皆必應驗。原文載於2016年5月19日《明報》副刊。 台灣 蔡英文 馬英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