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拍馬雲

眾星拱月拍馬雲,網上有陰暗說法指他們是在「拍馬屁」,為錢認輸捱打,自甘墮落,願被「收買」云云,對之非常不屑。真有這麼卑下嗎?不見得吧?拱月之眾星,各有一片天空,拍戲多年了,在戲裡,贏過也輸過,而無論勝負,都心知肚明這只是演戲,戲假情真,能夠拍出期待中的震撼效果便是成功,成功優先,成功是第一考慮,這便叫做「專業」。外人看的是決鬥勝負,當事人眼中看的卻是決鬥過程的精妙鋪排;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屏幕裡外之隔,有如兩個世界,懂的便懂,不懂的其實多說無謂。至於所謂「收買」,更是可笑。拍戲收錢,天經地義,既不是作奸犯科,又不是聚眾淫亂,完全是個人選擇的專業權利,毋庸他人說三道四。何况有人表示只是「義拍」,跟鈔票無關,但當然,或跟面子有關,或跟人情有關,或跟權勢有關,各有考量,而這也仍是選擇問題,跟收買扯不上關係。成龍去荷李活電影跳來躍去,講蹩腳英語,算不算被收買?甄子丹在星戰片裡毫無用武之地,范冰冰在科幻片裡搔首弄姿,又算不算被收買?中國老闆自掏腰包拍廿分鐘好玩短片,自圓功夫夢,群星配合,不也可以只是一個好玩的項目?是的,好玩的項目。換作洋人,除了考量鈔票或面子因素之類,想必亦會從好玩的角度去看此事,「Well, it’s a very interesting project……」,其後,拒絕可以有拒絕的理由,接受亦可以有接受的原因,或許不為其他,只為好玩已很足夠,有幸參與其中,替華語網絡功夫電影留下一個逗趣的註腳,已是演戲生涯裡的難忘經驗。要論《功守道》,終究應回到短片本身的水平去論,燈光、動作、特技,統統都有明顯的改善空間。這才是真正讓人失望的所在啊。[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118/s00205/text/1510941707073pentoy

詳情

馬家輝:馬雲向誰認輸?

馬雲拍廿分鐘的《功守道》,內地網民的普遍說法是,「有錢就是任性」,大老闆,新土豪,花錢過戲癮,純屬精神自慰云云。咦,誰說過有錢不可以任性?又誰說過,任性的只是有錢人?無可否認,有錢是任性的方便條件,但不管有錢沒錢,任性是一種選擇,這世界,富有富的玩法,窮有窮的娛樂,廣東人常說「窮風流,餓快活」,一語點破草根生活的隨意寫意。這類的「風流」,不一定跟情色有關,只要能夠活出自己的格調,拒絕委屈,踢開框限,自可享受一番爭取回來的難得樂趣。追求快樂畢竟是每個人的權利,無論男女,不分貴賤。西洋老闆任性者亦大有人在,或搶登極峰,或高空跳傘,或橫渡大洋,皆展現了個人主義的冒險精神,探索內心的勇氣和潛能。中國老闆卻有他的另類選擇,多年來熱愛太極與唱歌,既然口袋夠深,那就玩個放肆,邀來眾多高手與絕頂歌星跟他合作,這邊廂願打,那邊廂願捱,你情我願,沒有勉強,絕無不妥。他圓他的夢,你們去配合,各取所需便是了,跟世人無關,完全不必理會某些「憎人富貴厭人貧」的陰暗批評。但當然,最重要的是花費的大錢皆由老闆口袋掏出,千萬別由企業代付,否則,企業總裁如此浪費資源,徹底違反「良好管治」的營運守則,市場分析員有必要對股民提出警告,小股東亦該在年會上提出質詢。跟洋人相比,中國老闆的任性玩法充滿「集體格調」,非常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雖然是一個打一個,但輪番對抗十一人,眾星拱月,老闆不敗,始終是典型的威權情結。而威權的極致是,老闆在派出所前被三個警察同志制服,口袋再深,亦怕警槍;老闆再大,亦大不過大帝。馬雲認輸,《功守道》其實是他的投降宣言。[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117/s00205/text/1510855016626pentoy

詳情

潘麗瓊:馬雲:我玩得起!

一套電影《功守道》,馬雲,一人打低多個武林高手,包括甄子丹、吳京、李連杰。幕後有頂尖武指程小東、洪金寶和袁和平,美指張叔平。有人說,是馬雲任性,把電影當玩具,但《功守道》也是生財工具。馬雲是精明生意人,他知道以今日影響力,足以呼風喚雨,此時不用,更待何時?集齊華人世界最矚目的高手,為阿里巴巴雙11光棍節掀起話題,把製作費當宣傳費,何樂而不為?阿里巴巴說,這個班底都是友誼演出,不收費。這處不收費,自有別處的好處。且看《功守道》充滿植入式廣告,蒙牛和酸奶不斷出現,廣告費肯定是天文數字。隨時可以抵消製作費。「貓晚」的雙11晚會,光是手機品牌vivo贊助費便超過人民幣一億元。《功守道》收視爆燈,廣告費豈止一億?馬雲是武俠迷,當年我介紹金庸給他認識,鬼主意多多的他,便舉辦了在西湖由金庸主持,給網絡頭頭參與的武林大會。《功守道》是一脈相承。訪問馬雲,他憶述少年時代,書念得不怎麼樣,數學更捧蛋而回,卻沉迷金庸小說,常常夜裏在被窩偷看。他最仰慕風清揚,他是《笑傲江湖》華山派一代宗師,武功深不可測,令孤沖就是他的徒弟。今次,馬雲的《功守道》以華山作背景,還和王菲合唱《風清揚》,正要一圓自己的少年夢,過足癮之餘,為雙11購物節大做宣傳。[潘麗瓊]PNS_WEB_TC/20171116/s00196/text/1510768773674pentoy

詳情

中國十富看經濟結構

福布斯出了最新中國十大首富,當中王健林以330億美元居首,其次是馬雲和馬化騰。早前習近平到美國外訪時,他們三人都有隨行,他們三位可以是現今中國最大勢力的商家。從這十大富豪榜,昔日一些名字早已消失,如榮智健的榮氏家族已在這富豪榜消失,昔日國商混合的模式,換來今天商國模式,前者是以國企變身商企,現在是商企與國家合作經營。如阿里巴巴有國有投資入主便是一例,王健林與當今中共高層關係密切,當中的過程,其實是看到中國改革變化下的縮影。現時香港十大富豪,基本上清一色都是以地產為主,其他業務為副,但從中國十大富豪看,除了一兩個是地產外,其他都是實業以及高科技為他們起家和主業,這都顯示出現時中國的產業是著重於那一項以及其中國發展前景。王健林是首富,也是地產大亨,但同時也是綜合企業,當中也包括電影、文化等,其營運模式有點像李嘉誠的多元化。他收購海外電影公司並集中拍攝以中國市場為主的電影以達到一條龍方式經營。這是走出去但賣入去來經營中國人生意。雙馬有不用多說,阿里巴巴和騰訊基本上佔了整個中國互聯網市場,連百度也不再是他倆的對手,兩間公司發展至今,利用俱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政策下,成為一方霸主,其營運方式甚至被外國公司作參考,電子商貿更是比海外更發展得快和深入,除了政策傾斜外,也有其一定的創意。而且在現今的政治體制下,互聯網成為中國政府監控的最佳工具時,兩間公司更要配合國家政策,才能夠發展得暢通無阻。留意是第四位是順豐速運的創辦人王衛,他的成功其實都是因為中國互聯網產業成長下的一個範例。從十大富豪看,當中與互聯網起家或者有關係的公司佔大多數,這些都反映出中國的產業結構亦開始有變化,就是服務導向抬頭,傳統工業再不是中國經濟火車頭。第三產業成為主要支柱。中國人口龐大,企業亦隨之而龐大,這都反映到當中經濟實力,而且富豪所經營的業務亦不是虛浮資產,還有他們的年齡仍然很年青,對比起香港富豪隨時拿長者卡的一群下,中國富豪無疑是有多一點魄力,這也代表著他們願意承擔高風險和高回報的行業,對於經濟成長其實是有利。當然或者會說香港是一個成熟的經濟體以及經濟量細小,難與一個國家之比。但是以今天香港富豪經營的行業,無疑是代表著香港依然缺乏轉型路向,昔日的實業家變成炒賣家,收租佬多過做生意,保守導向時,那麼香港的經濟前景便難以樂觀。伸延閱讀:2016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王健林穩居榜首China’s 20 Richest People 2016(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中國 馬雲 王健林 馬化騰

詳情

馬雲為何要收購《南華早報》

12月11日,阿里巴巴集團花20億港元把《南華早報》收入囊內。至此,阿里帝國的媒體版圖擴張至25家,為阿里公關再添一利器。阿里玩傳媒想幹什麼?從商業上講,阿里是在探索更多的大數據模式。如今阿里擁有國內最全面和完善的電商交易大數據、最強大的大數據分析團隊,一旦這些大數據與媒體有針對性的報道內容結合起來,有望發掘出更大的商業價值。阿里系旗下的阿里巴巴B2B(business-to-business)、淘寶、天貓、螞蟻金服等,都可以為財經媒體提供海量的大數據,經數據專家處理後,形成專業的商業趨勢報告。不過,馬雲的野心看來不僅只是打造一家彭博社。資本家花了錢 憑什麼不當老闆?今年6月,阿里投資12億人民幣,成為第一財經傳媒的第二大股東。但可惜的是,雙方剛剛達成交易,第一財經傳媒總經理秦朔就選擇了離開,去大學搞研究工作了,不和馬雲玩了。如果秦朔看到今日阿里的態度,也許他就不會走了。在收購南華早報時,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發表了致南華早報讀者的一封信,強調南華早報將繼續保持採編獨立,以客觀、準確與公平的方針報道新聞,「日常的編輯決定將會由編輯們在新聞編輯室裏做出,而不是在董事會裏」。話是這麼說,但資本家花了錢,憑什麼不當老闆?甚至允許自家的媒體罵自己?這不符合邏輯。資本家的想法與新聞的價值觀永遠會有矛盾。香港媒體人艾理堂說:如何維繫南華早報公信力這100年積累的無價財富,維護南早以客觀中立贏得的品牌美譽,都將是新金主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如有可能 馬雲必會連夜收了財新馬雲一定有自己的想法。阿里巴巴作為平台,因第三方的過失而陷入負面新聞當然是難免的。阿里在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後,已然成為全球性公眾公司,立刻通身透亮,從阿里在美啟動IPO(首次公開招股)被《紐約時報》打上「紅二代」的背景標籤,到《巴倫周刊》以封面文章放出阿里股價可繼續下跌50%的說辭,再到前不久《福布斯》網站以〈阿里巴巴和它的4萬大盜〉為題發表長篇報告,使阿里上市後股價下挫了25%,這一定讓馬雲恨得牙緊緊的,一定要拿回話語權。2011年,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發表了題為〈馬雲為什麼錯了〉的評論,批評馬雲踐踏市場經濟契約原則。當時馬雲在美國深夜發短訊與胡舒立溝通,但溝通無效,馬雲傷了自尊心。我想,當時如果可能,馬雲一定會連夜斥資收了財新,總不會比收南華早報還貴吧。馬雲給自己找了個高危的活兒馬雲投資媒體,不僅要為自己搶回話語權,他還有更高的追求。蔡崇信在給南華早報讀者的信中確認,在阿里巴巴旗下,南華早報將試圖挑戰國際上有關中國的各種「誤解」,中國經濟的崛起以及中國對世界穩定的作用已經太過重要,實在不應該只用單一負面的論調來涵蓋中國。中國不能在國際上沒有自己的聲音,但中國的國家對外宣傳機構,新華社、央視和《中國日報》是代表中國的國家態度,但宣傳效果嘛,呵呵。這不僅是宣傳技巧問題,更主要的是這些媒體的官方背景,使得新華社等被妖魔化。馬雲收購南華早報要啟用民間力量走出去?或者說,馬雲的背後確實有官方背景?如果真是這樣,阿里就又陷入不被信任的泥坑。更嚴肅點說,馬雲能代表官方嗎?2013年6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僱員斯諾登爆出美國中情局的「稜鏡計劃」,在逃亡香港期間,南華早報拿到了對斯諾登的獨家採訪,並利用網站和微博等渠道快速擴散。如果當時南華早報已在馬雲手裏,還會有斯諾登的專訪嗎?首先,中國政府是否願意被斯諾登搭上,雖然阿里是以民間資本報業的身分出面,但美國人不是已經把阿里打上「紅二代」的背景標籤了嘛。其次,斯諾登是否信任中國人馬雲手下的南華早報?這就像博聯社創始人馬曉霖在阿里收購南華早報時的發問:收購後的南華早報還是南華早報嗎?中國共產黨人說:「槍桿子,筆桿子,革命就靠這兩桿子。」拿破崙有過一句名言:「一張報紙可抵3000毛瑟槍。」動了媒體,就好比動了槍,馬雲真是給自己找了個高危的活兒。原文載於2015年12月31日《明報》觀點版。 南華早報 馬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