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嚇》不只種族歧視,還有……

由電視喜劇演員出身的Jordan Peele首度自編自導的電影《訪‧嚇》(Get Out)在美國票房大捷,製作成本雖然只有四百五十萬美元,但票房收入累積接近二億美元,堪稱「刀仔鋸大樹」的最佳示範,能夠有此佳績相信跟故事對美國當地社會文化的調侃有很大關係。 電影以驚慄片作為包裝,以種族歧視作切入點,似乎已為票房佳績打好根基。只是這些都是幌子,無疑故事開初確是由男主角Chris被白人女友Rose帶回娘家探訪開始,期間也有一些種族歧視的行為和對白出現過,可是後來的發展走向卻是另一回事。故事雖然離不開驚慄類型電影格局,主角被帶進一個「困獸鬥模式」,遇到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終於得知真相要來一場大對決,但編導懂得巧妙地在既定的模式上發酵,加進不少諷刺美國以至現代人類文化思想的橋段,大大提升故事質素。 故事開初以今天仍然存在的種族歧視入題,觀眾或許會墮進談論種族主義的方向,其實發展下去更多是談論人類優生論,也調侃對各色人種的刻板形像,好像白人一定屬於天生優雅一群、黑人必定身體強壯和有獨特的魅力、黃種人(電影中芸芸白人群體中有位日本人)則懂得遊走於兩色人種之間,找尋有利自身的生活空間,也可被視為缺乏特

詳情

《異形:聖約》由大衛翻臉說起

《異形》前傳一集集拍下去,愈來愈多「人」要滅絕人類,「異形」不過是工具。 上次《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還勉強說得過去。人類錯認了上帝,來自老遠銀河「工程師」才是我們的造物主,他們昂藏十尺,科技非常發達。「工程師」覺得子孫不肖,兩千年前預備來殲滅,可惜行動失敗,他們的飛船在LV-223星球荒廢兩千年,直至被普羅米修斯號的地球人發現——網上有個更可愛說法(《異形》系列引發恆河沙數的fanboy式討論,討論生態及物種什麼的,已跟電影水平無關,正是電影公司樂見的):說「工程師」當年勃然大怒,因為人類把他們派來的耶穌釘上十架!孔子據說有九尺多高,會不會也是「工程師」派來的? 然後是現在的《異形:聖約》(Alien: Convenant),故事中是十年後,「工程師」反而在自己的星球給殲滅了。毀滅他們的是合成人David(Michael Fassbender)。David的出發點不是人類存亡,他對「工程師」的滅族動機不大明確,但他對人類懷恨於心卻很明顯,他鄙視人類是垂死掙扎的物種。《聖約》的故事重點竟然是「機器人叛變」,導演烈尼史葛(Ridley Scott)成了「異形系列」的蓋世霸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