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之後 鎂光以外

里約奧運終於進入尾聲。賽事之初,香港百姓普遍慢熱,氣氛冷清。直至孫楊感冒、李慧詩跌倒、葉姵延落淚、李宗偉和林丹擁抱,(同場加映「陳百祥講馬」和「蘇施黃評時裝」環節),大眾終於全程投入,肉緊尖叫。過去一周,牛頭角順嫂放下鑊鏟,定睛鑊場,甚至能把凱林賽規則倒背如流;努力向子女灌輸「做運動員等於誤入歧途」的家長,出奇地把「成敗不是一切」掛在口邊……很明顯,奧運期間的香港,是狂熱,亦是異常。但畢竟「趁墟」才是香港大眾最擅長的運動。如無意外,賽事落幕,聖火和鎂光一同熄滅,興奮異常的香港人會迅即回復原狀,拉筋熱身,趁下一個墟。下次我們再為運動員興奮、尖叫、落淚,可能要待四年之後,又或是香港運動員創下佳績之時。多年來,香港人對「體育」無太大感覺,但對於幾年一度的「體壇盛事」,大家卻情有獨鍾。對於這一點,電視台其實一清二楚。因此每逢盛事上演,電視台準會包裝成大型(趁墟式)嘉年華,一邊派出男女藝員唱歌助興,一邊邀請專家現身旁述,巨細無遺地向觀眾惡補常識,講解賽事。如今連順嫂都知道「凱林賽」規則是最後兩圈半衝刺,專家們絕對居功至偉。趁墟式節目包裝奧運 侮辱體育但問題是電視台並不滿足於此。它認定不少觀眾對體育無感,而且屁股尖,坐不定,易轉台。同時它也不信任專家,沒錯他們旁述專業,但在電視台眼中,專業即是沉悶,一班體壇專家聚頭,準會教人狂打呵欠,甚至嚇跑觀眾。怎麼辦?因此大台一方面派出陳百祥助鎮,一如以往,幾秒間將賽跑講成賽馬,將里約運動場換成跑馬地馬場,藉以娛樂(或愚弄)大眾;另一方面請港姐麥明詩遠征巴西,擔任花瓶,訪問選手,以美貌與智慧(如果有)吸引眾生。好聽一點,電視台不過想把體育盛事「大眾化」、「平民化」、「娛樂化」,令更多人欣賞奧運。但說白一點,這其實是對觀眾,對運動員,以至對體育的一大侮辱。不知多少次,看大台藝人(即使是已採訪多屆奧運的)拉着選手做賽後訪問,漠視運動員情緒,發問甚至不着邊際(例如問羽毛球手為何穿這款球衣),我心裏總有同一疑問:難道香港不配擁有更專業的體育主持?別誤會,我不是撐杆跳選手,無意做出「一竹篙打一船人」這犯規動作。事實上,即使是同一間電視台,亦有表現出色的體育主持——例如陳恩能(丹尼爾),既熟悉多個體育項目,鏡頭前又莊諧並重,於是獲公認為今屆奧運主持的MVP。這正反映一點——體育主持從來不是簡單工作。既要熟悉多種項目,又要口才了得;要夠人性,懂得與運動員同呼同吸,亦要讓千里以外的觀眾享受賽事,欣賞體育之美……大概連阿叻和阿蘇都會點頭,這根本是一門專業。而堅持專業、為報道奧運努力不懈的,並不止在頻繁露面的大台主持,還有更多在鎂光燈外默默耕耘的體育記者。過去兩星期,香港百姓能夠為何詩蓓的真誠、李慧詩的傷口、葉姵延的淚水所觸動,當中有賴體育記者付出的汗水與拼勁。偏偏在香港,體育記者從來都是被忽略的一群,前無綫體育主播馮堅成便曾自嘲,體育是新聞部的「三奶」——先是要聞,再到財經,最後(如果時間有剩)才到體育。體育記者究竟是怎樣的一班人?外人難以得知。直至前兩天,到港大社會學系參觀名為「今次,這句『加油』屬於你:記錄香港體育記者的故事」的展覽,我有種眼界大開的感覺。策展人曾詩敏曾任體育記者,這次採訪了多個不同年代、不同崗位的體育記者,包括朱凱勤、林定勤、伍家謙等,嘗試勾勒聚光燈外、鮮為人知的故事。體記的故事 人性 掣肘眼界大開,因為從體記的故事中,我找到兩件東西。一是人性。就如今屆奧運,不少記者陪李慧詩一同痛,一同哭,體記與運動員之間的關係,其實密不可分。一篇不甚起眼的報道,背後可能是記者與運動員建立多年的關係,以至信任。這正正印證展覽中伍家謙所言,香港體記可貴,因為「唯有local記者才能寫好local運動員的故事」。為什麼?且聽報章體育記者郭思華怎麼說。她形容自己試過一邊按快門,一邊流眼淚,只因場上作戰的,已經不僅是運動員一個,而是與記者惺惺相惜的戰友,「體記做的不是新聞,而是友情、感情」。二是掣肘。體育從來不是社會主流,體育記者工作起來因而困難重重。「體路」創辦人徐嘉怡回想在報章體育版工作的歲月,每次採訪「男仔頭」短髮女生,相片一定準會被編輯縮得小小,「他們想版面賞心悅目一點。」新晉體記李玥則不明白,為何冷門運動的報道永遠被邊緣化,有時她聽到運動員發自內心的故事,但由於該運動不受歡迎,結果只可用100字書寫。沒錯,是100字。例子根本多不勝數。以電視台為例,奧運一到,無綫馬上「全程直擊」、送上「每日精華」,但諷刺的是,該台新聞部的體育環節卻已經「被消失」,有關部門人手更愈減愈少。你可能會問,假如香港運動員有好成績,難道他們會不報道?去年港足的好表現,似乎已說明一切。對此,港足隊長葉鴻輝不同意。近日他便在港台節目奉勸傳媒,不要因為香港運動員有好成績,才作詳細報道。「始終運動員比賽時間可能不太長,但在場下他們付出了很多。這是需要得到廣大市民的肯定。」假如大家同意體育不僅為功利,運動員不該是茂利,那麼體育新聞亦不應淪為可有可無的星期美點。當然作為觀眾,我們亦有責任。熱潮期間,我們當然支持李慧詩、黃鎮廷,信奉「成敗不代表一切」,但奧運遠去,其他默默耕耘,甚至從來得不到好成績的運動員,在我們心目中,又會否只是「茂利」一個?鎂光燈外,體育記者的汗水和掣肘,我們又願不願意關注?奧運將完,熱潮將盡,鎂光將滅,還望香港人對「體育」二字的關注與熱情,一直持續——至少,不用再等四年。編輯﹕曾祥泰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8月21日) 傳媒 體育 里約奧運 奧運 體育記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