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金錢之外說電競

這幾年,電子競技這一新興產業冒起甚快。香港一眾政界和商界人士齊趕潮流,大力推動,政府也在財政預算案中給予電競官方地位。很多世界級體育比賽,例如一級方程式和NBA ,都已經着力發展電子聯賽。一時之間,萬千寵愛,大家一起高呼:電競「錢」途無限!翻查網上關於電競的新聞,差不多全都和金錢有關,什麼經濟規模、選手收入等等。難得的是,看到中大黃錦輝教授的文章:〈「電競」運動發展 不宜過分標榜「錢」途〉,就有如一股清流。黃教授用體育角度分析電競,以桌球比較。作為桌球愛好者,我認同很多相對靜態的競技也有體育元素。我非常認同黃教授的看法,如果我們只着眼電競的金錢回報而忽略體育元素,不去鼓勵年輕人從中學習其他正面特質,對他們可說是福禍難料。畢竟電競和其他體育項目一樣,能成為職業選手發展事業的人佔非常少數,我們鼓勵小朋友多運動更多是作為一種鍛煉。而我更關注其負面副作用。無論如何包裝,電競的本質就是電玩遊戲。在未發展成為「錢」途無限的競技之前,很多國家和地方,包括香港,正為網絡成癮和電玩成癮這些新世紀的心理病和社會問題煩惱,怎麼發現電競選手可以賺大錢之後,那些問題就突然藥到病除無人提起了?詳情可參閱協恩中學出版部的專題報道:〈電競狂潮——我們真的準備好嗎?從台灣經驗說起〉。[謝子祺]PNS_WEB_TC/20180411/s00315/text/1523383569728pentoy

詳情

李慧明:詐病.翹課.翹練習

台灣第一位大滿貫冠軍網球手謝淑薇在面書指控說,台灣網球手詹詠然為了趕及美網賽程,在世界大學生運動會詐病退出,趕及下一班飛往紐約,更和軒姬絲打了個雙打冠軍。相信傳聞而批評詹詠然者,覺得此舉自私得可以連累了撘檔謝淑薇弟弟謝政鵬沒法於家門口拿下一塊世大運獎牌。 我不是他們主治醫師,似乎雙方會繼續為這件事發酵下去,旁觀者準備花生爆谷就可以。另一個問題是,運動員「策略性詐病」的情況普遍嗎?醫師可以看出來嗎? 其實,司空見慣,只是看,謊言是白色還是黑色。 由最簡單開始。「亞洲劍神」張家朗的教練也曾經以為年青人為了翹課翹練習而在治療室掛診。劍神可以稱為劍神當然不敢在姐姐面前演戲,要演戲當然會做「全套」。首先,他們會假裝自己留堂補課或堵車,比原定時間遲大到到診療室,然後,說出一種模稜兩可的痛症。與其說診症,不如說是盤問,最好甚麼都不摸下去,在反覆敲問下,破綻自然水落石出。 所以,我會遇見過聲稱有嚴重腰背痛的運動員,在診症室動彈不得,但在應診室被接待小姐發現運動員彎下腰交叉腳繫鞋帶的傳奇。有證據當然好好記下來,留給教練作定奪他要罰跑多少個圈。 另一種,是不明來歷的傷勢。你聽說過游泳運動員會撕裂前十字靭帶

詳情

Edkin:Beer Run ― Why So Serious?

昨日看新聞,看到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大力鞭撻《全城街馬》的Beer Run,認為「將飲酒與運動混為一談,是絕對錯誤的做法。」 我覺得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有道理,字字鏗鏘。 《全城街馬》的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Beer Mile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喝到半飽之間,輸賭誰能夠再繞場跑圈不醉倒或者不嘔吐,絕對是其中一種想像之內,情理之中的遊戲。因為各地不約而同都這麼玩,所以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 但是如果要追溯到最早有成文條款,以及有文件紀錄的比賽,已經可以追溯到80年代後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個年代互聯網剛剛設立,有關比賽的資訊在最初期的互聯網中迅速傳遍各大校園。反正每週末都已經喝得七昏八倒,這個比賽的瘋狂搞笑很快就令各個學院爭相仿效,賽後的各種趣事和紀錄再上傳到互聯網上;周而復始,令到這個賽事更具規模。 Beer Mile Official Blog: Beermile.com – The

詳情

野茶:雷教授,Why so serious?

最近那個啤酒跑步嘉年華因為雷雄德教授和衛生署發聲明反對而鬧得跑界鬧哄哄,各路跑友亦紛紛走出來表態支持主辦單位。跑友支持的原因主要有幾個,例如說這個跑步比賽只是「for fun」,不用太認真;跑步的距離只是1600米(還要是分開四段來跑),飲少量啤酒根本不會構成任何影響;這類「for fun」的比賽全球各大城市都有舉行,根本不值大驚小怪;參加者全是成年人,自己衡量過才來參加,其他人根本不必多慮。 這些似是而非的論點,講得多就變得似層層,讓人覺得雷教授真的「太認真」了。只是,不論是專業跑手或是業餘跑友,其實在運動科學方面又認識多少?平時有飲兩杯啤酒就算是酒精專家了嗎?雷教授本來的專業就是運動科學,是學術界的代表,如果他的意見還不算「中肯」,難度啤酒贊助商的意見才是最好? 跑友們需要這樣輸打贏要嗎?平時自己練跑時如何講求有系統訓練,如何落力推廣全民皆跑,如何教跑友學懂堅持,然而,在自己希望「for fun」的時候就可以通通拋諸腦後,甚至於要走出來「怪責」專家多事?有多少次大型活動發生意外後,花生友走出來埋怨為何事先主辦單位沒有好好想過這樣那樣,讓意外發生?為何專家沒有事業出來提供專業意見,而

詳情

李慧明:倫敦馬拉松指定診所

在瀏覽面書專頁持發現倫敦馬拉松原來有「指定運動傷患診所」。細看下,要成為倫敦馬指定診所,「其實唔難」:只要是英國骨科學會(The British Orthopaedic Association),英國物理治療學會 (The Chartered Society of Physiotherapists)、英國足病診療管理委員會( The Society of Chiropodists and Podiatrists)或全科整骨管理委員會( The General Osteopathic Council)其中一名會員,然後,交廣告費就可以。 當很多跑手都認為大城市馬拉松不應該太商業化,但Virgin Money冠名贊助的倫敦馬拉松則將指定診所反其道而行。當然,因為英國醫護人員的認證過程除了發牌制度,專業學會會員制的入會門檻已經成為跑手信心的保證,倫敦馬認證不會令你更有資格去為跑手應診,只是倫敦馬加持一事可以成為診所公關宣傳的噱頭。 波士頓馬拉松則指定慈善籌款受惠機構Newton Wellesley Hospital提供賽前體檢、賽前及賽後免費診症時段/恢復支援及訓練/營養講座。亦因為診症是免

詳情

BedTalk系列:軍醫的肌肉疲勞

還記得當年Abercrombie and Fitch (A&F)在香港開分店的盛況嗎?全城女士都進入瘋狂狀態。每次宣傳,80-100根有齊各器官和肌肉的洋腸穿著小紅褲向各大女仕招手。明知店裏賣的是那些女仕已經沒有條件穿的吊帶背心和小熱褲,但女仕有水可以抽,公司做到勢頭,一舉兩得。 我有位朋友在A&F開張期間一天八次走到辦公室樓下匯豐銀行假裝入票,為了的是想偶遇多幾根洋腸。「好看麼?」「你看看!一個半個筋肉人你可以偶然遇上。你遇過同一時間一打打壯男向你招手擁抱嗎?」 是的是的,我遇上一枚阮馬素都不夠你的「如果一打」匹敵。 普通人看運動明星,隔著觀眾席再跨越跑道上的那個身影,總會吸引一班狂迷去課金,翹班翹課去拉近自己和偶像的距離。 但當自己已經呆在更衣室,隔著布簾聽著運動明星脫光光在淋浴間的潺潺水聲,再閃過診症治療赤手觸下去的汗水、貼布、凝膠、草根和泥巴,幻想空間真的由無限跌到零。 有一段時期,因為診症時間太長和出差太頻密,我逛書店到男仕雜誌那一欄,見到本地和外國的男性雜誌封面,深深烙印的胸肌、王字腹肌和四隻牛撞過去都絲毫無損的馬甲線,工作有關的皮質醇就會直線上升,有點吃不

詳情

香港足運發展的「永劫」

幾年前,晨曦體育會拒絕跟隨其他甲組球會每個月付款4萬元轉播費給Now寬頻電視,後者在轉播晨曦與其他球會的賽事中,以XX稱呼晨曦,球迷亦以「XX隊」諷刺晨曦幕後欠缺搞好香港足球的決心和付出。 往後,晨曦決定不參與新成立的香港超級聯賽(下簡稱「港超聯」),即使它成為今季甲組足球聯賽的冠軍,它也決定不升班角逐,繼續杯葛港超聯。不過,現時晨曦不再是被口誅筆伐的主角,其主因是香港足球界傳出更震撼的消息:本港老牌足球勁旅南華主動申請降班作賽。 以往南華會方和足總也曾為了令這支球隊留在最高級別的聯賽而費煞思量,後者更不惜備受千夫所指破壞訂立下來的升降班制度,如今南華竟自動請纓申請降格,外界普遍認為,此舉是香港足運精英化發展一大倒退的徵兆。 有些評論把問題歸咎於由來已久的「老細足球」(註一)。具體地說,注資搞球隊的老闆會憑自己的個人喜好作為球隊的發展方針。他們心血來潮時,會插手干預球隊排陣戰術、陣上起用的球員和球員轉會事宜。有些老闆更是喜怒無常,時而雄心壯志、野心勃勃,時而意興闌珊,大幅減少注資金額,甚至全然抽身離去。在陰晴不定的氛圍下,不少球員難以有穩定的生計,遑論專心留在球場中練習。除了比較幸運的

詳情

杜蘭特「反骨」?醒下啦!

這兩星期,引起最多籃球迷關注的賽事,必然是美國NBA 東西岸總決賽「勇士隊復仇戰」。東岸騎士隊球星「大帝」占士去年封阻勇士關鍵入球,及後由艾榮在「三分王」史堤芬居里面前投入一記關鍵的、示威的三分球,以落後1:3 的形勢反敗為勝,奪得聯盟總冠軍,好睇過戲。勇士隊上季常規賽創造七十三勝歷史佳績而含恨至今,今季加盟身高近七呎的MVP 級球星杜蘭特,與兩名三分王史堤芬居里及基利湯臣重炮攻擊,在美國時間六月七日第三場(七場四勝)比賽中,三人合共攻入87分,儘管在第四場輸掉,還是領先騎士3:1。現役灰熊的老將卡達,應邀出席第三場賽後分析,肯定了杜蘭特今季從奧克拉荷馬州雷霆「跳槽」到金州勇士的決定;卡達一句話,足以改變雷霆球迷整季不眠不休地指摘杜蘭特不忠的氣氛嗎?在討論這種世界級職業球賽的組班抱團現象前,容我先講講籃球與NBA 到底是個什麼概念…… 籃框是一個距離地面三米零五的空心目標。我們常常看到籃球明星海報上,球員手臂一伸,手掌往籃框一壓,把整個籃球結結實實地塞入框內,意味着什麼?就是事發前一刻,有個近兩米甚至逾兩米身高的人,在球場上持球跳高最少一米,以最接近命中目標的方式──入樽──得分。球場

詳情

南華就是香港的寫照

南華足球隊宣布退出香港超級聯賽,自動降班,令人神傷。然而,我們實在很難用那一句幾近陳腔濫調的「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去形容此事,因為南華曾經屬於的、那個香港足球運動興盛的「美好時代」一早消逝了。無數忠實支持過南華的「擁南躉」眼淚(如果有的話)也一再流乾。今日若還有悲哀,也近於淡淡的悵惘,無奈的可惜。 南華1970年代與精工爭霸,「南精大戰」為每季重頭戲。1976年的一戰,卞鎬瑛(圖)一記「雙龍出海」救出馮志明一腳勁射。(資料圖片) 1974年初夏,香港甲組足球聯賽爭冠附加賽,由上屆冠軍精工對傳統班霸南華。精工三屆前還在丙組作賽,以三年時間升上甲組,隨即奪冠,陣中有馬來西亞國腳林芳基把守最後一關、新晉球王胡國雄、一年前從流浪轉會過去的蘇格蘭三劍俠積奇(又稱端納)、華德和居理(又稱戴歷)等;南華則有亞洲鋼門仇志強、黃文偉、袁權益……彼此勢均力敵。當年「南精大戰」早已取代五十年代的「南巴大戰」,成為球迷每每迫爆政府大球場的球壇盛事。未改建的政府大球場觀眾席可容納二萬八千人,無緣入場又波癮大的球迷部分會跑到可以俯瞰大球場的山頭,爬上大巖石,自建「超級樓座」。場裏場外,開啟收音機,收聽商業電台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