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任高官,拜託不要來個「忽然正義」

特區政府新班子名單終於公告天下,人選談不上有任何驚喜,但總算四平八穩,也可幸沒有特別面目可憎的人物在內。有人說這份名單充分反映香港政治人才貧乏;但我認為這更說明在當前氣候下,政治忠誠的考慮壓倒一切。在中央明言擁有主要官員的實質任命權情况下,哪怕林鄭月娥原本心儀的人是「三頭六臂」、眾望所歸,假如港澳辦中聯辦對此人有半點懷疑,這些才俊也肯定會被摒諸門外。所以在有限的選擇下,公務員又或者前朝班子,便成為了最穩妥安全的人選。新班子有沒有能力帶領香港走出新局面、可否用成績表現挽回民心,大家沒有必要過早下定論。我也衷心祝願新政府能有所作為打破悶局,因為市民的福祉,始終有賴良好管治。但我有興趣討論的,反而是剛退下來的高官,離場後應如何自處。 今屆組班過程的一個特點,是有數名局長早已事先公開聲明不會留任,有部分人更是有意無意明言暗示與新特首作風不合關係欠佳。本來在官場以至職場,同事間因作風相異、意見不同而弄到關係緊張,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與上司不咬弦,十居其九的情况下,下屬只能另謀高就,到別處闖闖,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近年不少問責官員退下來後,卻依然意猶未盡,繼續高調評論時政,逐漸成為了一種新風尚

詳情

對上負責,而不是對下負責——為何總有人「急領導之所急」?

大閱兵前兩天,網傳一張北京某牛肉麵館的照片,照片中一邊是菜單,一邊是告知書:因閱兵演練,應派出所要求,請你點餐前出示身分證件,並登記身分證號、手機號、姓名。朋友說:壓根不是領導的意思,他們一句話「萬無一失保障首都治安」,下面那幫人就不得了了。的確,頂層領導不會在百忙中抽空關心牛肉麵食客身分的問題,也不會以為吃飯實名制有助於維護社會治安,抑或是覺得牛肉麵館實名制登記,就可以讓恐怖分子活活餓死。不過底下的人在想到這個主意的時候肯定很得意,以為自己為領導分憂了。為了真正做到領導要求的「萬無一失」,必須高度重視領導佈置的任務,把針眼一樣的東西放大、放大、再放大。為何底下人總替領導着想?其實這類「想領導之所想,急領導之所急」、拿着雞毛當令箭的底下人絕對不在少數。最近電影《開羅宣言》的出品方公布了首批4張一套海報,海報上分別是4位領導人:羅斯福、邱吉爾、斯大林和毛澤東。一張海報,四個大字「開羅宣言」,再配上領袖們單人照,幾乎是在昭告天下:這4位領導人參與並主導了此次會議。即便辯解後續還有蔣公夫婦的海報,也難逃誤導受眾之嫌。歷史不可能永遠被塵封。曾經在大陸被妖魔化的蔣介石,其在大陸的形象正逐漸回歸正常人。若說中南海對於網絡輿情毫不知曉,怕實在是小看了領導層。但即便上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底下人還是惶惶不可終日,生怕沒有突出共產黨對抗日的貢獻,一心就想為我黨及其領導人增光,實際上卻是弄巧成拙。問題是,為什麼底下的人總在不顧一切地替領導着想、為領導分憂,甚至漠視老百姓的想法感受,罔顧歷史真相?因為在中國,尤其是在職場上、官場上,每個人需要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對上負責,而不是對下負責。吃麵查驗身分證,頂多被老百姓背後罵幾聲,但如果壞人抓住後承認吃過牛肉麵,那麼等於錯失了一次掌握敵人動態的機會,結果必然是捱罵、捱罰、毁前程。若按開羅會議現場照片設計海報,萬一哪位領導有異議,政治錯誤的大帽子馬上就扣下來;而誤導受眾,風險顯然小得多。要想解決這樣的問題,根源就在於解除官本位,決定派出所所長升遷的一部分權利讓渡給轄區居民,電影的拍攝、上映、票房由觀眾說了算,才有可能促使一些人多顧及老百姓和受眾的態度。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誰吃了北京的牛肉麵?」 中共 高官

詳情

局長離職惹風波 人事調動教訓多

特區政府撤換兩位局長的風波,日來正在慢慢「發酵」。議論之多,猜測之密,可謂空前。據說是親政府的網站《港人講地》,曾引用政府權威消息,指此項決定是政府「撤換」,並不是他們「請辭」。並分析說,因為曾德成局長在青年工作中嚴重失職,方引起去年多月的佔領行動;鄧國威則與公務員關係欠佳云云。曾德成哥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為胞弟被撤抱不平,並說政府有蠢人,蠢到不得了。還說他聽到這消息時有許多人感到「心寒」。曾鈺成的話是個比較露骨的批評。社會上進一步的議論將陸續有來,這肯定會影響特區政府的威信。冷處理有負面影響本來,如果是一項正常的人事變動,正如曾德成自己所說,他年事已高,樂於退休;鄧國威說因為家庭原因,願意離職。何不由行政長官聯同他們兩人一齊見記者,對他們兩人過去多年對政府的奉獻和努力加以肯定,並表示惜別之意。這不是一個可以「好來好去」的場面嗎?現在這樣的一個十分冷淡的宣布,肯定會對特區政府有負面的影響。目前香港社會正是多事之秋。正當政府聲言在政改被否決之後,將全力集中在民生經濟方面的工作之際,一個人事變動,顯然對社會關注焦點有轉移視線之弊。有人把此事歸咎於是梁振英手下所作的「蠢事」,我卻不以為然。行政長官一向以強人的風格處事,怎麼會把如此重要的人事變動及宣傳手法,交給下屬全權辦理?團結、唯賢、負責一個政府,一個機構,一個團隊,要有強而有力的表現,第一必須團結和有紀律,第二必須用人唯賢而不是用人唯親,第三作為領隊的「隊長」,應該勇於承擔責任。這三條是基本的,當然還可以數出若干條,如關心下屬的生活疾苦,並且不應高高在上,應深入基層了解下情等等。比如說,現在香港社會中的青年學生工作不足,這是事實,但不能說是某個主管部門的責任。這是政府的責任,也是社會的責任。這方面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如果要檢討,政府應該來個集思會,並與社會各界人士共同研究。當然有關主管部門更應該檢討工作的得失,而不是互相推諉。亡羊補牢 未為晚也亡羊補牢,未為晚也。現在謠言滿天飛,對炒這兩位局長的原因也傳聞甚多。例如曾德成掌握授勳和提拔地區人士的大權,他的看法可能與「上頭」有矛盾。如有不少新近捐錢的商家,對社會並無太大的貢獻,但卻獲上級提名。曾德成是一個硬性子的人,有的提名便可能給他頂回去,引起某些「頭人」的不滿。至於說鄧國威未能帶動公務員隊伍配合特首工作,詳情我們不知道。但香港公務員隊伍,由港英當局近百年培養出來的公務員文化,牢不可破,並不是一位局長可以恣意指揮。如果說鄧國威因為要執行特首的某些命令,因而和「公務員關係欠佳」,更加是非戰之罪也。曾鈺成說,這一次的離任風潮,他認為是最高當局沒有認真與當事人溝通之過。這話應該有一定道理。正常的人事調動,不會由此引起社會眾多的議論和不平之鳴。但願特區政府,今後如有人事變動,應該好好汲取這次的教訓,做好有關的工作,以免再次形成一場「人事風波」。原文刊於明報筆陣 高官

詳情

兩任清潔大隊長下的土共上司

還記得曾蔭權曾經在董建華時代做過清潔大隊長嗎?當時「被委以重任」,大家都正在笑他,認為是被老董發放邊疆,他卻沒有因為這個位而有所放棄,反之還懂得利用一系列自己對政府官僚職系文化之下,推出不同措施,當中對公屋清潔扣分制度等等,這是看到其當年沒有被打沉,最後還當年特首取代董建華,吹著口哨得意忘形。今天林鄭重蹈覆轍,又任清潔大隊長,改善香港的環境清潔,大家當然又笑著她,被貶權位,而且還有人認為她隨時會是翻版老曾,因為當年都係因為這樣,才可以上了特首寶座。從看兩位當年任職政務司司長,是一人之下,但是卻被上司發放邊疆,從管理層面以及政治權術,其實都不難看到土共對下屬的心態,就是沒有用和沒有利用價值時放埋一邊,甚至認為有所威脅要除之而後快。曾蔭權有曾經傳是放偷步買車的人,董並不喜歡,所以將之放棄,而且曾同樣是政府職系上升的前朝AO,認為和陳方安生沒有難樣,並不是自己人,所以對之有避忌。林鄭是梁為了當時找個有點民望的司長和熟悉政府系內的人做副手,而林鄭亦不是唐唐馬房,認為兩者皆有自身利益,所以可以一拍即合,而事實上梁上任以來,林鄭一直打前鋒,甚至大小事務都由她主理,梁根本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但最可笑是梁是歷任特首中最要權力但亦是最冇權力的一位,無他,一個字,「廢」,能力一目共睹。凡由他負責總沒有好結果。所以連特區歷來最重要的政改都可以由政務司司長領軍而不是特首領導,可見中央對此人根本毫無信心。但是假普選不通過,得八票贊成的國際笑話,使政府與中央面目無光之餘,亦看到政府整體與建制的能力完全是不能運作。林鄭重任一開始其實就知道不可能,但硬著頭皮總要上,鬼叫你要更上一層樓,當然要等價交換這件豬頭骨,即使不成功,也錯不在林鄭,只是中央根本認不清香港人的需要。所以林鄭敗仗,正好是梁先生認為可以大展拳腳的時候,放她到一邊,讓他以為可以真正玩大佢。但世事是不一定會重復同一套動作和路線,而且有前科,人家都會懂得避重就輕,怎會給你有好機會反撲?但世事又豈是世人所估計呢?但意想不到卻來了「飲水思鉛」這個核彈級數計時炸彈。瑞安與中國建築,前者是梁粉擁戶者,後者是國企而且是梁海明(蔣麗雲夫君)做董事,與梁先生關係可謂千絲萬縷,這次政府進退失據完全是不知所謂,找個工匠做替死鬼便了事,根本不可能搞得掂。梁先生常說搞好清潔,這次政府一定要「鉛華盡洗」了,否則梁最後的兩年都無建樹,真的入土為安。另一方面林鄭亦可以透過這次反撲,皆因這次執正來做反而有利自己甚至是特區政府,一來對她在特首賽馬預賽還多一點希望,二來這的而且確政府不能夠坐視不理,否則所謂的急市民所急的就真的廢話。梁以為可以利用這次清潔大隊長重任減低林鄭對自己的威脅,但世事也估不到天意就是要你的壞事盡出,看清誰是香港的絆腳石。今次梁可謂拿起石頭揼自己對腳。從兩任司長和兩任特首,其實可以看到一個共通點,司長被利用完後都投閒散置,沒有好下場的職場生涯。土共性格就是如此無情與冷酷,甚至是記仇和猜疑下屬,而且死貓要人哽。兩位司長都是在兩次重大政治任務被貶,土共找人出氣對象就是他們下屬。跟這種上司做事,真的不幸。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高官

詳情

斯人獨憔悴

28票對8票,人大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遭大比數否決,如此收場,全拜建制派臨尾「蝦碌」所賜。難怪公眾目光,都投在他們身上,無人注意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斯人獨憔悴。理論上,議案是特區政府最重大的一項議案,所以由政務司長親自負責,議會內的建制派,有責任全力支持,成敗也好,榮辱與共,今次不敗於反對派而是己方敗事,竟然沒一人到林鄭司長面前道歉一聲,反而趕忙飛車親身往中聯辦「解釋」,林鄭司長孑然離場,最大侮辱的是無人在意。為什麼?因為全世界人都知道,她怎樣認真負責,也只不過是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傀儡,但這次公開叫她沒臉,暴露人前,試問這位孤標傲世的老牌政務官情何以堪?我真不明白,有什麼原因令她不下堂求去。忍的是這般的辱,負的卻是什麼的重?別說這批建制議員不掩飾真正的主子在西環,他們要向之「問責」的不是香港市民、不是特區政府而是中聯辦,他們甚至不是為國家向中聯辦負責,而只不過是巴結中聯辦以求鞏固自己的地位和私利﹕保障劉皇發投贊成票的紀錄,是以遠比確實履行支持投票之責重要。中聯辦最大努力,也只能招徠得到這樣的不忠之僕嗎?靠不住的僕人要來作甚?不但不忠、靠不住,而且水準低得難以置信。林健鋒,做了多年議員,居然不知道投票程序一啟動就不能叫停;葉國謙,應當熟悉《議事規則》,但卻領導無方而又無謀,拖延投票等人返回會議廳毫無難度,只需稍有計劃,但竟沒有;吳亮星,公然說是盲目「跟大隊」而不以為恥。無謂逐一數落,這些烏合之眾,就是中央所倚賴的管治班子?自由黨,本是建制,但只因是出於信念而非順從,就屢遭中央懲罰。卿本佳人,今日卻要與此等人為伍,難道真是這麼難說再見?原文載於明報副刊(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只要哭得夠多,只要圍牆夠厚,忍辱一陣,即可脫身,不必承擔任何後果。首領們亦曾輕輕提過『我應負上責任』之類字句。但,到底什麼叫做負責呢?負什麼責呢?有後果嗎?有下台嗎?有懲罰嗎?好像仍未看見。」全文:http://wp.me/p2VwFC-dEe馬家輝#評台 #pentoy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ne 23, 2015 高官

詳情

落區聽真民意 高官老羞成怒?

政府高官頻頻落區推銷政改方案,當他們不再做「離地」宣傳,要面對真正的民意時,市民的黑臉、批評、對質,絕對教人不好受,但料不到率先在街頭失態的,是特區政府的「民望王」、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高永文上周六到了在牛頭角下邨向市民派發政改宣傳單張,其間詢問一名男童家中有沒有討論政改議題,希望他支持通過政改方案,之後被一名在場的男士直罵他「呃細路」,並質問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如何產生的。高永文氣上心頭,反駁自己只是希望男童獨立思考,最後更怒氣冲冲拋下一句「講完」便轉身離開。事後他承認控制不到情緒,望公眾見諒。高局長公然向市民大發脾氣,令政府極之尷尬。政客落區被市民噴得一臉灰的事十常八九,只要問問那些地區直選立法會議員,在街頭被辱罵的經驗肯定說也說不完。或許我們的官員真的「堅離地」吧,加上要他們推銷的,是一個徒給你一票的中央篩選普選方案,結果才出現老羞成怒的場景。看罷高永文的經歷,不禁想起英國前首相白高敦的糗事。2010年4月,白高敦在英國大選前夕,在英格蘭北部的羅奇代爾拉票,其間遇上一名向來支持工黨的老婦達菲,質問他有關國債、稅務、移民,以至大量東歐移民湧入英國問題足足5分鐘。事後白高敦登車離開,在車上即向助手大興問罪之師:「真是一場災難,絕對不應讓我跟那種女人在一起,這是誰的爛主意?」,白高敦更形容達菲是「固執的女人」,但他忘了自己仍掛着咪高峰,結果傳媒聽到這番對話。事後白高敦在6小時內六度公開道歉,還親自登門向老婦致歉,但此事令工黨的選情雪上加霜,最後工黨在5月的下議院選舉敗於保守黨,白高敦同月宣布退位,結束短短3年的首相生涯。從政者還是應謹言律己。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高官 政改

詳情

落區指定的人物角色

政改正式出籠,所有責官員都要落區宣傳,還有行政局成員都有份。可謂鋪天蓋地,務求要打一次民意戰扭轉局面。其實扭不扭在現今政治環境下,民意是否重要?如果是認真正對待民意的話,就不會有去年佔中出現。今天他們落區,其實只是想講比大家知,我都有做野架,一如電影「赤道」中的各位高官,是不負責任的所謂「盡做」。從電視新聞以及各大網絡媒體所見,有一樣大家可以留意,就是官員落區時,主要見的對象有兩種,一是小朋友,二是中年及老人家。你會極少見到他們是接觸一些年輕士,二三十歲的人甚至是異數,突然感到香港好像得兩個年齡層一樣,一是小如四五歲,大如五六十歲。作為Spin Doctor,相信這次落區show是有計算過的,而對象亦要計算,因為這次落區是宣傳並不是接觸,兩者是大為不同,前者宣傳是單向,官方給予訊息,你要接收,後者是要互動的,有來有往。小朋友,他們沒有足夠回應事件的能力,很多時都是被動的,你斷估他們不會跟你討論公司票和個人票的分別罷。而且形象上也挺方便利用,一種友善的BB話口吻跟小朋友說話,而小朋友也天真瀾漫地笑著時,拍宣傳片的效果可謂事半功倍,所以小朋友絕對是最佳的配角。對於中年以及老人家,在Spin Doctor眼中,他們是被認為支持政府和保守的一方,所以官員落區,見到是伯伯和婆婆或者嬸嬸,都第一時間遞上宣傳單張,因為他們有機會是支持時,在鎂燈光下,有人支持喎!這個Slogan當然要拍低啦!但有時候並不是所有婆婆嬸嬸一定賣賬,近日陳智思同劉江華便出了醜,以為有人支持便打蛇隨棍上但意想不到那位太太秒殺了他們倆人所謂的理據,陳甚至連阿媽幫你娶老婆都擺埋出黎,原本大家都覺得陳是個不錯的形象建制人物,但這次卻出了醜,至於劉江華自從做了官,好日都見唔到面,每次見面只懂傻笑甚至木口木面,木偶公仔一個。落區宣傳,其實是很正常,但是如果你推的政策是不得人心,邏輯混亂,你怎樣宣傳,也不能將黑變白,由負變正,相反每每見到得越多,露出來的弱點便更多。至於這些官員極少向年輕人士派單張,他們都心中有數,生怕隨時被秒殺被追擊,不過這些官員都會有一個萬能借口,就是會說年輕人不聽人講,不願意交流,講都費事。但是年輕人真的不想聽?不想講?還是不給人說話?年輕人說多一句又話佢偏激,人家反對你又話人無禮貌,永遠是轉移視線,將所謂的禮節無限上綱,但把道理、邏輯、公平原則就放到一邊,扮作聽不到。這就是今天落區的技倆,官員找的人物角色早有設定,有既定程序,劇本老早寫好,這些就是落區?就是與市民接觸?「講完」!!原文載於: 鹿米館 高官 政改

詳情

陳惜姿:記者應否與財爺合照

財爺交出第八個財政預算案前,大玩公關伎倆。公布預算案前幾天,先開臉書戶口,喚醒仍在逗利市吃蘿蔔糕還未回過神來的普羅大眾。我的臉書朋友紛紛「加」他,然後一個又一個在自己的status寫着「OMG!財爺接受我的交友邀請!」宣讀財政預算案當天,最矚目不是他任何一個財政措施,而是預算案論壇後他助手遞上的自拍神棍。財爺被記者簇擁拍照,照片貼在新建立的臉書戶口上,還要比較「有神棍」和「冇神棍」拍出來的效果,洋洋得意。記者應否與高官合拍selfie,一時間成為記者熱議的話題。當高官紛紛都變成人肉錄音機,政務司長大年初一和市民拜年,口裡說的仍是「2017機不可失」,正在親戚家圍着圓桌「Let eat 糕」的我們,差點反胃。都大年初一了,能放我們一馬嗎?所以當有一個高官稍為說一點人話,例如有人讚財爺自拍技術好,他回應:「練得劍多,先拎得咁定。」回此簡單一句話,便親切得讓人紛紛叫好。你說香港市民多卑微,平日慣見的高官面目叫人生厭,看見財爺展現親民一面,便竟然又有人問他會否選特首。但記者應否跟財爺拍selfie?我不贊成。記者天職是監察官員,彼此還是保持一段距離較好。這一陣才疾言厲色質詢財爺,轉頭又歡天喜地跟他玩自拍,感覺奇怪。尤其明知這是財爺的公關伎倆,還一頭栽進去,更難堪是有報紙把這張毫無新聞性的相片,放在重要版面顯著位置。財爺的公關雕蟲小技,在社交媒體和主流媒體通吃,贏得幾多免費宣傳。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高官 傳媒

詳情

蔡子強: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

?上周五,政府於晚上深夜11時01分及06分,突然宣布特首、全體問責官員、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下月起,撤銷實施近6年的5.38%自願減薪,變相加薪。鬼鬼祟祟加人工正如前述,那時正是深夜,不單電子傳媒的主要新聞時段已過,大部分報章亦已經埋了版,結果令一眾報章手忙腳亂,趕忙補入這宗新聞,有兩份報章的記者,還趕得及打電話給我,請我作了幾句評論,並再三道歉深夜打擾,但絕大多數的報章,卻因時間緊迫,只能抽動出很小篇幅來報道。相信很多市民因此會走漏眼,忽略了這宗新聞。為何要如此「鬼祟」,在11點多的深夜,而不是大白天堂堂正正的宣布,有什麼「唔見得光」?這是否顯示政府其實也內心「有鬼」,知道在梁振英和問責官員民望長期低殘,政府表現不及格,《施政報告》只拿到史上尾二得分,僅僅好過包尾,對社會種種問題如對立和分裂束手無策的時候,如今竟然夠膽要求加人工,是完全不得民心,只會被人「鬧爆」,於是只有「玩鬼祟」,「博大霧」,務求愈少人留意愈好﹖「Friday News Dump」在英、美新聞界有所謂「Friday News Dump」,譯作中文就是「周五壞消息盡出」,指政府嘗試在禮拜五發布壞消息的把戲。原因是,市民在周末「holiday mood」,不會有多大心機好好閱讀報章,甚至會度假旅行去,連報紙都不會買,又或者好好坐在電視、電台旁邊跟進新聞,這是新聞收視率最低的日子,政府官員周五發放壞消息,便較大機會蒙混過關。又或者,隔了一個周末,讓事件過一過冷河,也可讓事件降溫。此外,熟悉媒體運作的人都知道,通常周五它們都會安排不少編採人員放假,因此人手會較為緊張。就算未曾放假的人員,大家都「holiday mood」濃厚,一心想着周末如何度假散心,魂遊於外,這本是大部分「打工仔」的心態。於是政府官員便往往「立壞心腸」,如果他們把不利自己的新聞在這天傾銷而出,預料記者的跟進必會大打折扣,便可巧妙避開遭他們窮追猛打的場面。這種政客做法,在西方一直為人所詬病,被指摘為不夠光明正大的偷襲行為,被批評得多,為免失信於傳媒和公眾,如今已少政府採用。但想不到,沒有最無賴,只有更無賴,梁班子竟然不單止揀在周五,還要揀在接近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實在讓人懷疑他們是否想愚弄傳媒。比起前述「Friday News Dump」的做法,這種「Midnight News Dump」就更加等而下之,更不擇手段了。比「Friday News Dump」更無賴的「Midnight News Dump」更何况,揀在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已經不是梁班子的第一次。2012年8月,那就是發展局長陳茂波發生「劏房風波」之後,雖然經媒體和輿論再三促請,但起初陳茂波都沒有公開向記者交代事件及回應質詢,但卻揀在8月5日深夜11時59分才發出聲明交代。這不單止已經過了電視、電台新聞6點、6點半等的main cast黃金時段,甚至連11點的late news也過了,大大減低收視和收聽率。對於報紙來說,也因為大部分記者已經放工,報館來不及安排記者跟進這宗新聞,採訪各界拿取反應和評論,亦來不及改版,用較大篇幅報道,更遑論更換頭版。從中可見,這種消息發放手法,不是個別事件又或者偶發事件,而是梁班子反覆出現、處心積慮的政治伎倆。尤其是,加薪這樣的決定,不會是什麼突發的決策,而應該是一早討論好的既定決策,那麼偏偏要揀在周五深夜11時01分及06分公布,更加是無任何必要,更加百辭莫辯。拜託新聞統籌專員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如果特區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先生,真的十分熱中致函報章,反駁坊間對政府的種種批評,那麼拜託他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為何政府要揀在深夜11點06分公布一宗本來可以在大白天公布的消息,尤其是替政府發放消息,正正是馮煒光其職責範疇,這樣的做法,是否他所認可?或甚至由他親自拍板?理由何在?我相信,這也是很多傳媒和記者心裏的疑問。Btw,如果他真的來函,請光明正大用真名,不要鬼鬼祟祟用假名「金鍾仁」之類。原文刊於明報筆陣 高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