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因是從封建和鬥爭角度看「兩制」

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其中一個爭議的內容是:「一國兩制」有沒有變形、動搖和走樣?官方多次強調:沒有!但民間的反應卻不是這樣。我想,有3個角度研究「有沒有變」。 (1)如果從經濟、民生、社會等角度來看,總體情况基本上是沒有變的;但隨着香港和內地不斷融合,漸變和摩擦卻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如果說「變」,其實變得更大的是內地,慢慢變得比較接近香港那一套制度——經濟愈來愈資本主義,民生的改善也愈來愈大,社會的形態(以至某些意識)也向現代化發展。所以,香港和內地在這些方面是逐步走近的,當然同時也會產生矛盾的。 (2)在法律和言論自由方面,基本上也可以維持香港的模式,以及回歸前享有的程度;不過,近年來,在質的方面卻令人開始產生疑慮。更重要的是,一些背後的因素和內地的潛規則正發揮作用,以致在特定情况下,法律和言論自由的空間都出現變數,例如全國人大釋法、傳統傳媒被收編等。 (3)在政治方面,不僅變得快,而且變得明顯,還向內地要求的方向變。如果官方說「不變形、不動搖、不走樣」,那麼只能說由2003年「七一大遊行」以來沒有變;但其實,從那時開始,政治方向和「兩制」的空間及內涵已慢慢在變,近年來更是大變,與上

詳情

真正自治,何需「實質任命權」

特首選舉雖已結束,但縈繞整場選舉的「實質任命權」爭論,仍然繼續發酵。上週,特首梁振英撰文回應教育大學學生的文章,重申中央對特首的任命權是實質而非象徵性的,又指「實質任命權」是源於香港的自治權「遠較其他國內外城市」為高,所以特首必須獲得中央高度信任。梁振英這番言論,不但顯出他對自治概念的誤解,更反映「實質任命權」與「高度自治」之間的矛盾。 所謂自治,本質上是一種「地方分權」(Decentralization),即中央政府將部分權責和資源下放至下級政府。在學理上,地方分權又可分為三個層面,分別是行政(Administrative)、財政(Fiscal),和政治(Political)分權。行政分權即是中央向地方下放某些範疇的政策制定和執行權,例如教育、醫療和福利等;財政分權,是中央把部分收入撥給地方政府自由運用,或容許其自行徵稅;而政治分權,則是中央把地方行政首長由中央委任改為由當地居民選舉。地方自治要稱得上健全(Robust),就必須充分落實行政、財政,和政治分權,三為一體,缺一不可。例如一個地方政府即使獲得廣泛行政權,但如果財政仍事事仰賴中央撥款,將無法充分運用權力;又例如地方政府即使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