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皓昕:支持一地兩檢的例子比擬不倫

特區政府建議廣深港高鐵在香港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的方案終於出爐,重點是將西九龍總站某部分劃分為內地口岸區,以辦理內地出入境手續。從目前的方案來看,除了6個明文規定的項目有香港法律及香港法庭管轄外,所有內地法律都適用於內地口岸區,並由內地法院行使司法管轄權,這意味着內地刑法將於香港境內實施。 有支持一地兩檢的意見提出其他國家的出入境檢查為例子,指外國已有一地兩檢安排,香港的一地兩檢既非新事,亦是可行。然而外國的特別安排,儘管都是在本國實施非本地法律,卻一般不會延伸至規管本國公民;即使會延伸至規管本國公民,其範圍或目的都非常有限,而且完全不涉及當地政府把整個司法管轄區或刑事管轄權移交至另一國家或地方。因此,特區政府的一地兩檢方案,給予內地的權力似乎超越了其他國際例子的一般安排。 刑事司法制度是保障市民權利和維持社會秩序的最重要一環。簡單而言,一個地方的刑事法規定了當地人不能做什麼,超越了便要受罰;反過來,刑事法制定了當地人可以做什麼,即是其可享有的自由和權利。因此,一個國家或地區絕少因任何理由完全放棄刑事管轄權。 以下筆者嘗試淺析支持一地兩檢者較常舉出的幾個例子,包括「歐洲之星」、領事館

詳情

安徒行傳﹕「特洛伊高鐵」的常規與例外

高鐵的一地兩檢方案,姍姍來遲,於今大白於世。8年前600多億的撥款爭議、效益爭論、選址爭論、菜園村拆遷問題……掀起廣泛動員,劃時代地為香港社運寫下新的篇章。然而,所有爭論都不及一地兩檢問題重要,因為事涉的不是公帑如何運用,也不是受影響者如何爭取合理權益,而是一國兩制的基礎是否牢固的問題。 不少人都指出中國各地大建高鐵,不單有其經濟意義,還可以動用它來調配全國軍力,具有重大軍事意義。因此也有人曾經擔心,高鐵直奔香港市區,會不會更容易讓中共調動軍隊南下,更容易出兵平定香港可能出現、比「佔中」更嚴重的政治動盪。 這種想法無疑超有想像力,把高鐵類比成一匹「特洛伊木馬」。香港人以為「執到寶」,可以坐高鐵飛奔全中國各地,方便快捷,但其實卻是暗藏殺機。如果此說有道理,大抵我們可以改稱高鐵為「特洛伊高鐵」。不過,原來高鐵的殺機不在其運兵能力。一地兩檢方案如今公告天下,才令人明白「特洛伊高鐵」之謎,其實在於法律。 明明白白,《基本法》第18條寫着「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可是,如今像變魔術一樣,把建於香港境內的高鐵總站某些地區,劃出香港特別行政區之外,以便中國邊防人員執

詳情

梁美儀:一地兩檢 港「棄權」變「授權」

10年前,香港回歸10周年當天,前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的最後一項活動,是主持深港西部通道開通儀式,他成為首個實施「一地兩檢」通道的第一位使用者。當年本港政圈人士曾形容,胡錦濤這舉動有很大政治含意,因為當時內地有不少聲音反對實施「一地兩檢」,認為有違一國兩制,故他特地過關,撐「一地兩檢」。 公道一點來說,踏入千禧年後,香港政經界對「粵港融合」這概念趨之若鶩。那時候,各界大力推動深港24小時通關,又促政府與內地商討在各個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粵港政府特地成立小組研究在皇崗、羅湖、落馬洲等地實施「一地兩檢」的可行性,經多番研究才敲定以西部通道作為「一地兩檢」的試點。有了西部通道的經驗,政府下一個推行「一地兩檢」的目標,便落在廣深港高鐵上。 不過,經過這10年間內地與香港關係出現劇變,互信跌至低谷,大家都應該承認,高鐵推行「一地兩檢」的時機已過;勉強推行,對中央、對香港,有害無益。 高鐵撥款在2010年初獲立法會通過,時隔7年,中央與特區政府扭盡六壬,才拋出一個引用《基本法》第20條的方案,使特區政府可憑藉全國人大常委及中央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出租」高鐵西九總站部分地方予內地,全面實施內地

詳情

潘麗瓊:反「一地兩檢」的小學雞論點

高鐵「一地兩檢」這個燙手山芋般的安排,終於出爐了,一如所料,非建制派以「恐共」作為武器,力抗「一地兩檢」,以負面情緒對抗理性的安排。這種想法已經好out,落後於形勢。 我大約於十年前第一次乘搭高鐵,由天津到北京,時速三百多公里,需時只廿五分鐘,便由北京的核心區到達天津的心臟地帶,方便快捷,班次頻密,十五分鐘左右一班,高鐵大堂更光鮮美麗得像機場候機室。高鐵將幅員廣闊的中國連接起來,我當時已渴望,有一天香港可以加入高鐵的拼圖之中。 香港將會被邊緣化,還是加入中國高速增長的火車頭,加入高鐵網是一大關鍵。一地兩檢是臨門一腳的關卡。 如果反對香港納入全國高鐵網,反建制派應該一早反對興建高鐵,如果反對不成,就接受現實,而非等造價高昂的高鐵建成後,才反對「一地兩檢」,令高鐵變「廢鐵」,搵香港人笨。 反對派認為一地兩檢是「割地」,更是一派胡言。香港不是已經回歸了二十年嗎?「一國」之內竟不容「兩檢」,違反常理,是小學雞論點。「一地兩檢」在歐美行之多年,加拿大在邊境也有「一地兩檢」,在深圳灣口岸亦成功實行十年。如果擔心內地人員在港執法,解放軍已進駐香港二十年了,連佔中或旺角暴動,解放軍都紋風不動。 待香港

詳情

馬家輝:何不租賃半山區?

一地兩檢爭議糾纏不休,有資深大狀認為把西九總站部分「租賃」予內地政府,便不存在違反基本法與否的問題,而人大有權改變香港特區屬土版圖,所以,「這可能是唯一的解決方法」云云。 姑不論此議是否可行,至少非常有想像力,香港特區忽然有了自己的區內「租界」,一國兩制內再有「一區兩界」或「一區兩制」,槓上開花,想起即感過癮。其實把海關租給另一個行政實體乃「復古之議」,清末民初皆有先例,或是吃了敗仗,或是向商團借款,解決方案之一便是把關口出入事務交到外人手裡,海關當然由外人接管,海關本身便是租界,由收稅到檢查到拉人到放人皆由外人說了算。資深大狀以前寫過不少文章推崇他所敬佩的汪精衛,猜想其對中國近代史必有深刻了解,向歷史取經,集古制與今議於一身,妙計多端,果然是周星馳式的金牙大狀的當代版本。 無論如何,「租賃」之議,足以引動聯想和創意,有了一便易有二,有了二更可有三,既然人大有權改變特區版圖,一旦有了現實需要,大可隨時添食,譬如說,把金鐘道以上的半山地段全部撥離香港,劃歸中央直轄,即可方便逮捕以香港為庇護站的內地企業奸商和貪官及其家屬。這個區域早已是「普通話特區」,愈貴的豪宅,愈由「普通話人」掃貨佔領,

詳情

梁家傑:袁國強的循環邏輯

律政司長袁國強公布高鐵西九龍總站一地兩檢方案,法理依據薄弱。 袁國強說,西九一地兩檢是香港特區政府要求做的,而中央將會引用《基本法》第20條,授權香港實施西九一地兩檢。 《基本法》第20條訂明香港特區可享有中央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正常理解,凡要求授權只會要求拓權,不會要求對方收權,但西九一地兩檢所謂授權就是要求中央政府收權,收窄香港的司法管轄權範圍,自閹一國兩制。袁國強牽強地以《基本法》第20條為切入點,以其法律背景,可以臉不紅耳不熱,實在很不像話。 此外,《基本法》第18條訂明,全國性法律不會在香港特區實施,除了列於《基本法》附件三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在西九站割地設「內地口岸區」,容許內地人員在此執行全國性法律,就是牴觸《基本法》第18條,但袁國強竟然稱,第18條不適用於內地口岸區,因為內地口岸區「在法律上視為香港特區的區域範圍以外」。 若說,西九劃出了香港,所以第18條不適用;或說第18條不適用,反證西九劃出了香港,都是循環邏輯、愚民手段。 特區政府以英法、美加的口岸安排為例,說明一地兩檢可行。這是比擬不倫,因為上述國家不會因為一地

詳情

陳景祥:一地兩檢用「機場模式」

政府在周一向行政會議成員簡報有關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據媒體報道,內地將向特區「租賃」西九龍總站口岸區。在口岸區內,內地擁有處理出入境、清關、檢疫所需的執法權,包括刑事執法權。 「一地兩檢」在外國有先例,港人熟悉的例如英法和美加都有實行;內地和香港之間,則有深圳灣口岸的「一地兩檢」口岸。現在高鐵的「一地兩檢」,也會套用所謂「深圳灣模式」。 一地兩檢觸動港人神經 是實在的問題 「一地兩檢」的好處,在於簡化出入境手續,便利旅客。英法和美加國與國之間制度差別不大,脫歐公投前英法更同屬歐盟成員,法律沒有太大分歧。然而香港和內地實行一國兩制,兩地的法律截然不同,《基本法》第18條因此明列內地法律不在香港實施,高鐵「一地兩檢」卻容許內地官員在內地口岸區內擁有執法權,其觸動香港人的神經和引起各種揣測及不安,是非常實在且揮之不去的問題。 到底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日後會如何運作?要找答案,或許可以參考深圳灣口岸的先例。 深圳灣口岸是內地第一個按照「一地兩檢」模式運作、亞洲最大的客貨綜合公路口岸。2006 年10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為了緩解內地與香港的陸路通關壓力,適應深圳與香港之間交通運輸和便

詳情

田北辰:一地兩檢內地口岸區 應增更多法律例外情况

醞釀多時的一地兩檢方案出台,一如所料,引起各方意見紛紜。高鐵撥款獲批後7年,一地兩檢始有定案,其中橫跨3屆政府,當中的複雜程度可想而知。高鐵可以帶來什麼好處,政府和我本人過往都已多次論述,也不可能讓已花上近千億元公帑興建的工程付諸流水。然而社會上仍有聲音覺得根本不需要高鐵,更不值得為了高鐵的好處去處理一地兩檢這個燙手山芋。其實這是一個價值取向的問題,我相信兩方的朋友都難以說服對方改變看法,所以只有在「需要高鐵」這個前提之下,討論才可以繼續下去。 法律上不容有所妥協 即使我是支持「需要高鐵」的一方,我也認為在法律上不容有所妥協。政府和內地的法律專家已就此研究多年,我相信出台的方案必定經過深思熟慮。社會上很多法律專家、學者、執業大律師和律師,甚至是我自己都曾經提出不同建議讓政府考慮。無論政府拿出什麼方案,一早可以預見必定會引起爭議。對我來說,每個方案都有其合理性,也有缺點,而最終判斷是否合法的就是法庭。據聞已經有市民就政府方案提出司法覆核,雖然程序上是否可以在這個階段提訴仍有疑問,但我相信到最終這個爭議將會是法庭解決。 除了少數專家在研究法律問題,社會上十之八九的討論都是關於觀感和信心。政

詳情

林卓廷:一地兩檢令基本法淪為廢紙

2010年立法會通過撥款興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政府一直拖延至近日,終於公布一地兩檢方案,聲稱借鏡深圳灣口岸模式,在西九龍站劃定的內地口岸區連同營運中的列車車廂,將由內地管轄,實施內地法律,由內地法院行使司法管轄權。有關安排明顯違背《基本法》第18條「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引起社會人士尤其法律界的質疑。 律政司長袁國強解釋,因為內地口岸區租賃給內地,基本法(包括第18條)便不適用。有關說法及安排極其荒謬及危險,試想只要香港領土租賃給內地後就不實施基本法,中央政府日後就可以以此為例,在不修改基本法下只需特區政府配合,宣布香港某個港口碼頭、機場,甚至某個香港地區已租賃給中央,因而行使內地法律,客觀效果是香港土地範圍毫無保障,一國兩制隨時遭侵蝕。 袁國強又在電台節目比喻一地兩檢情况有如房東將單位租給租客,但後來發現空間不夠用,便向租客租回單位其中一個房間。這個比喻可謂荒謬絕倫:如果中央是業主,業主是可以隨時單方面收回單位。而將香港政府比喻為租客更是非常駭人:現時香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