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黃易——破碎虛空 成道而去

去看達明演唱會之前,相識近廿年的友人M突然問我:還有看黃易嗎?我說好久沒有了。他說,《日月當空》幾有趣的。我知道他一直是黃易死忠粉絲,而我則在《大唐雙龍傳》之後已沒有再看,連網上遊戲《黃易群俠傳》也沒有玩。M說,有時間看看吧。我心中盤算,如果有時間讀大部頭的小說,我可能會看一直想讀而未有付諸行動的《戰爭與和平》吧。昨夜(五日)突然黃易離世,我的心裏卻彷彿踏空了一步,好像一個相識多年的朋友,來不及好好話別時已經走了,而我竟然好多年沒去見他。 黃易陪伴我渡過最青葱的歲月。中四五時,同學Mark知道我喜歡看書,推介我讀黃易、梁望峯。Mark因為太過喜歡《英雄本色》中的Mark哥,故取其名。他喉嚨痛時,會用YSL香煙治療。我自己的書單,通常是當代經典如馬奎斯、昆德拉等。不過我從不戒睇流行,直到現在我教書時也叮囑學生,暢銷的、經典的、好的、壞的都要看。我看的流行作品多靠朋友推薦,例如薄裝漫畫大師肥良,所以我看的流行作品多少攙雜了個人回憶。 Mark說,《破碎虛空》不得了。我對武俠小說不算很狂熱。金庸的我看過幾本,最喜歡的是《天龍八部》,不過從來沒有讀完金庸全集的心癮。倒是看完《破碎虛空》後,我便

詳情

悼﹕黃易——黃梅不落 煙花易冷

黃易辭世。如果說,黃易是象徵了什麼,未必是武俠小說。香港武俠小說,有金庸和古龍。當年黃易毅然投身小說家行列,出版社就曾勸止,寫得再好,還能挑戰金庸和古龍?是以黃易起筆,寫的就是玄幻、科幻題材,武俠小說在他名下審時度勢轉了筆鋒。古裝穿越劇如今大紅,很難不提黃易的《尋秦記》。動搖不到金庸和古龍的「江湖地位」,但黃易在我心目中並不是香港武俠小說第三把交椅,或什麼新派武俠小說。他象徵了的,是一個與書同行的最後時光。 租書店的半個霸主 客觀的說法是,金庸筆細,故事精彩,古龍筆精,人物鮮明,兩人各有所長,但有件事他們都不如黃易。黃易筆毒,能夠將小說寫成軟性毒藥在年輕人的世界流播,再骯髒都是正經八百的純文字創作,卻有嚴重上癮之效。事實上,黃易曾雄霸租書店半壁江山,沒有他的小說,可能那些年全港的租書店都只剩下尋夢園和瓊瑤,無男讀者捧場。十多年前,在租書店仍然存在的歲月,連百視達都未執笠,租戲、租書是學生課餘午後的平常事。還記得學校附近的屋邨商場地庫,唱片店旁邊就是一家比涼茶舖還要小的租書店,藏書極有限,吸引力卻遠遠超越學校那個形象健康正面但大家都只是用來午睡歎冷氣的圖書室。租書店主打中文袋裝小說,門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