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潰敗錄

黃毓民在網台宣佈與黃洋達和陳雲正式切割,為香港網台界提供連綿不絕的話題。黃毓民已經宣佈退出政壇,表面上他與誰交友和誰分手未必有公共性,但且看中大學生會有關六四的聲明,字裏行間全是黃毓民和陳雲的行文套路,可見黃陳二人對自命本土的年輕人影響尤在,他們兩人以及各自的教徒及信眾的動向,對預測現時雖呈渙散狀態但仍極具潛力的所謂本土派的未來發展,仍有研究價值。何況在立法會內,有位自比1:69的唯一「本土」議員──熱血公民黨主席鄭松泰,身為選民授權的代議士,昔日選舉聯盟的人事問題如何影響他的政治取態,完全值得在公共層面討論。 鄭議員的確與其他69位議員與別不同。做議員的通常都是不斷發採訪通知,不斷開記者會或出席活動,希望得到傳媒報導增加曝光,讓公眾知道他們「有做野」。但鄭譯員堪稱神隱議員,據聞他極難被記者聯絡得上,正如立場新聞在「本土派」一系列訪問當中,已敍述過相約鄭松泰訪問是如何艱難。所以媒體要他開腔說明立場可不容易,雖則他已經在臉書分享陳雲在熱血時報的新節目,取態似乎十分明確。 去年選舉之前,鄭松泰曾在網台節目聲淚俱下,說著「沒有黃毓民香港已經一國一制咗好耐」,「沒有黃毓民我們什麼都不是」,到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