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社運人的心理陰影面積 文:余照

梁天琦判刑當日,香港泛民風土病又發作:中二病式的情緒發泄,洗版洗足三日,大家情感氾濫,母愛爆棚;就算是我平日欣賞的社運人士,他們發的帖文,以及與「天琦」的合照,都很刺眼,於我來說,簡直是噁心,睇到我打冷震兼「喊濕一包紙巾」。哭哭啼啼吵吵鬧鬧,香港人又浪費了無多的時日。沒想到,近日某網媒抓住三個現役與退役社運人:黃浩銘、林朗彥、陳景輝,三人言論竟引起一群梁天琦粉絲、梁頌恆朋友非議。 首先是被梁頌恆block了的臉書前好友、網上討論活躍份子袁健恩,為前好友抱不平,指黃浩銘在訪談間提到梁頌恆2016年反釋法大遊行的升級行動中,指他提早撤離現場,與事實不符;當晚梁頌恆雖被拍攝到急趕地截的士離開現場,但他有建議示威者「午夜十二時後」「向中環方向移動,因現場地理位置不利群眾」。袁健恩發帖後,黃浩銘致歉及請媒體更正,帖下回應者仍有不滿。 又有人發現,在那場訪談對話中,三人提到現在有人「浪費政治犯無嘅自由」,做些於事無補的行動,例如為梁天琦創作歌曲《初一》,引起梁天琦支持者錢詩文不滿——《初一》由許采蔚和錢詩文填詞並且合唱:「看那些亂箭/插於你雙肩/頑劣若你/會撲向烈焰」,作品藝術成份暫且不提,只提這

詳情

蔡子強:行無愧怍心常坦 身處艱難氣若虹

前言 「東北十三子」及「雙學三子」,已經被囚近一個月。自己作為中年人,看到這些青年人不為一己私利,而為理想公義,落得身陷牢獄,犧牲了寶貴的自由和青春,心裏十分難過。但在遊行、捐款過後,眼前似乎又再也沒有什麼可做了。剛巧最近從新聞報道中看到,「東北十三子」之一的黃浩銘,告訴探望他的妹妹,說獄中生活並不好受,他無時無刻也想出來見大家,並說非常渴望有人寫信給他,更在探訪過程中說了十多遍叫人給他寫信。於是,便提起筆來,寫了這封信。 阿銘: 看到你在獄中寫的公開信〈入獄雜感〉,知道你在獄中並沒有讓自己停下步伐,反而積極讀書、做運動,以及跟不同囚友聊天交流,並希望通過他們每個人背後的故事,來補充你對社會的了解。你說你會把監禁視為訓練、把苦難看成挑戰,期望自己這棵小樹一天會長成大樹。 看到這些後,感到十分安慰。不錯,對於很多正在念書的人來說,學校或許就像一座監獄;但相反,對於另外一些堅毅的人,監獄卻反過來可以成為一所學校。 獄中不忘讀書 很多抗爭者,例如南非人權鬥士曼德拉、意大利革命家葛蘭西(Gramsci)、前南斯拉夫國父狄托(Tito)等,都是獄中博覽群書之輩。但在這裏,我特別想提提其中一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