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南生圍係一定要保育

退了燒,見陽光大好,於是動身到南生圍跑步,由蠔洲路開始慢跑,由於時間尚早,人不多,在路上分心觀看萬千百態,河道草地天空皆有生命劃過的足迹。踩單車的、跑步的、郊遊的、觀鳥的、攝影的、玩遙控飛機的、一家大細散步的,都在南生圍找回一些生活空間。沿着南生圍路和錦田河長滿秋茄樹、老鼠簕的位置,褪色的垃圾鋪滿大石和植物隙間,既然這裏稱為濕地,理應受到保護,但似乎沒有任何政府部門處理過這裏的垃圾,任由它們像植物般自生自滅。要撿那些垃圾需要攀過石壆,加上石位較斜,接近河牀,民間自發執垃圾亦有一定難度與危險。跑到婚紗橋附近的塘壆上小休,遠景盡見雞公嶺和大刀屻一帶山脈,常跟友笑稱為元朗洛磯山脈。近景是蘆葦群、飛翔兩翼拍動像舞者般的白鷺、多種蝴蝶蜻蜓、色彩斑斕的昆蟲、飛如箭速的翠鳥、探頭上水的魚……一個畫面已有萬物可觀賞。在南生圍三小時生活圈,我躺在綠林成蔭的大草地,遊人絡繹不絕,毋須去到山旮旯,就方便來到這片讓人「有番生活質素」的地方。黃錦星說南生圍生態價值排第九,但他好像不知道,南生圍成為元朗地標是存在已久的事,在大眾心目中,南生圍需要保護的價值是排第一。「係咪一定要(保育)南生圍」,我會答,係![日光]PNS_WEB_TC/20180413/s00191/text/1523555565335pentoy

詳情

垃圾徵費「真垃圾」?

必也正名乎!垃圾不等於廢物!首先,垃圾可以發電。而外國亦不乏成功例子。即便是大陸,也在積極推動。業務包括垃圾發電,在港上市的中國光大國際(二五七),便被譽為環保股中的龍頭。假如特府決心朝可持續發展這方向走,垃圾發電絕對划算,因為香港永不缺垃圾。 為何香港從不思考化石燃料和昂貴的天然氣以外的發電模式?這個真的不好說。記得早在二○○八年,特府便與大陸簽訂能源合作諒解備忘錄,列明「支持中海油在現有海上天然氣供應基礎上,續簽二十年長期供氣協議,價格按市場原則確定。」 話說回來,環境局日前公布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實施安排,預計最快可於二○一九年下半年實施。不過,雖然擾攘多年,但這個所謂的安排,明顯予人「急就章」之感。不論是落實細節、如何執法,如何關顧綜援家庭,以至「三無大廈」的數量,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均一問三不知。至於如何衡量政策成果,更是諱莫如深。這正是現屆特府「說了再想,做了再算」的一貫思維和行事方針。如此這般的垃圾徵費,也真的很「垃圾」!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黃錦星一再強調加派人手,加強執法。如此一來,行政費必然飈升,而到底增加多少,卻又是「木宰羊」!但可以預見的是,結果無異於用價值二百萬的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