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之總理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成為《時代》雜誌2015年風雲人物,內頁報道的標題為「自由世界之總理」(Chancellor of the Free World)。可以肯定,回顧今年歐洲以至世界大事,她在處理各大危機確有貢獻,這個標題一點都不會過譽。沉着應付歐元危機按時代雜誌的說法,默克爾今年處理了兩個大危機。第一個是歐元危機。雖然整個危機由2007年開始,歷時至今已有8年,但卻未完全解決。特別是希臘債務違約問題非常困擾,涉及歐元能否穩定發展。直到今年年初,希臘的經濟危機迫使希臘政府想違約,甚至意欲公投退出歐元區。一國的經濟問題,已惡化到整個歐元區的成員國之間能否再合作下去。當然歐元成員國、歐洲中央銀行也有心理準備,希臘會隨時退出歐元區。但任由希臘退出歐元區,雖然暫時可以紓緩經濟壓力,但對歐洲整合卻是大倒退。面對希臘政府、民間的眾多責難,默克爾都沉着應付。一方面她表示尊重希臘公投,但另一方面堅持希臘政府遵守借貸協定,並返回談判桌上處理。最終默克爾成功令希臘接受借貸協定,維護歐元區的整合穩定性。也因為這件事,歐元成員國的人做了一個新字——「Merkeling」,以描述默克爾這種處理事件的耐性。難民危機 領袖風範表現無遺另一個危機便是敘利亞難民潮。到今年9月,敘利亞難民數量突然大幅增加,由以往每月幾千人增加至數萬人。難民從海陸兩路進入歐盟地區後,便徒步走到奧地利、德國、丹麥等生活水平較高的國家。面對龐大的難民,大家才發現,原來歐盟並沒有統一的難民政策。而且難民來自伊斯蘭國家,很多成員國都有反伊斯蘭的極右組織,所以很多政府都不願接收難民。德國當然也不例外,國內極右組織PEGIDA、LEGIDA已成形,貿然收容大量難民,必然會助長極右勢力。但默克爾基於人道原則,毫不猶豫宣布未來會收容80萬難民(但後來面對黨內反對壓力,她承諾大幅減少接收難民數目)。當然其中也有經濟利害計算,而且民意可能有極大的反彈,但默克爾仍然敢於面對。在危機之中,把保護基本人道的立場放在首位,真正實踐歐洲長期尊重的普世價值,默克爾的領袖風範表現無遺。回顧默克爾從政的日子,由從東德出生的人,經過多年努力後成為第一個德國聯邦女總理,確是不容易。但正因她的背景,德國人也不乏懷疑。例如逝世不久的前西德總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在電視的清談節目便曾明確問道,雖然默克爾登上總理之位,究竟來自東德的她,是否真的明白、關心歐洲發展?但從今年默克爾處理兩大危機的手法,已足以否定這些懷疑。歐洲各國仍能維持聯盟,默克爾功不可沒。雖然默克爾今年處理兩大危機的成果獲得肯定,但兩大危機尚未徹底解決。如果讀者有留意歐洲經濟新聞,不難發現希臘還債問題仍不時出現。只是因為難民、恐襲問題暫時蓋過了歐元問題而已。雖然難民問題暫時告一段落,但一大群伊斯蘭文化的外來人,如何能與歐洲社會整合,卻是未來的難題之一。雖然很多德國政治領袖都意識到這個問題,不停強調社會整合,但他們具體的整合方案卻尚欠奉。再者,他們理解的整合問題,只是地區文化問題,也即西方與伊斯蘭文化,而非歷史階段、現代與前現代的文化問題。加上法國恐襲事件已明顯說明,歐洲過去二三十年的文化政策頗失敗,因為歐洲也成為輸出恐怖分子的來源地之一。所以未來歐洲文化究竟如何整合、如何幫助伊斯蘭現代化,將會是最重要的議題之一。能否推進政治聯盟 拭目以待正如哲學家哈伯瑪斯(J. Habermas)所說,歐盟要解決上述的問題,唯一合理的方法,就是要建立更緊密的政治聯盟,由此在成員國內實行更統一的政策,建立有更長遠而穩定意義的歐盟,不再是各自為政,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應付心態處理公共事務。默克爾在未來的政治生涯,能否把歐盟再往政治聯盟推進一步,拭目以待。作者是旅德學者文:瑋康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2月21日) 德國 歐盟 默克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