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官逼民反

沒有朴槿惠上台後的閨密干政、官商勾結,大概韓國電影界的反彈不會那麼大,《逆權大狀》、《逆權司機》到現在上映的《1987:逆權公民》,就是這幾年推出的作品,不同導演,卻同樣聚焦1980年代前後的民主運動。是要提醒韓國觀衆嗎?今天的自由民主,是前人吃了不曉得多少顆催淚彈、子彈,受過多少拷打、嚴刑逼供所得來的。現在可以投票當家作主了,每一票咬開來,卻都血淚汗交纏。《1987》比前兩齣「逆權」電影較特別之處是沒有主線人物。在學生朴鍾哲死後,如果不是當值的地方檢察官敢於反抗治安部反共調查組人員,堅拒簽字讓屍體即時火化,並且拼盡全力爭取解剖屍體,寫下驗屍報告;如果不是有力尋真相的記者,不畏政府採訪規條的傳媒高層,很多不平事,例如學生被嚴刑逼供致死的真相,就會石沉大海,民衆失去知情權;如果不是有專業操守的獄警,以及擇善固執的下屬,在獄中的社運人士要傳遞的信息,就沒法讓外面的同道中人知道;如果沒有面對軍隊鎮壓毫無懼色的學生,即使倒下來依然再次爬起迎向槍桿子,也就無法感動身邊本來政治冷感的同學。導演想說,獨裁政權可恥,把人逼迫到一個點,必然反抗,檢察官如是,醫生、記者、獄警、神父、和尚、學生,以至只想過平凡生活的少女亦然。[簡冬娜]PNS_WEB_TC/20180310/s00191/text/152061869608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