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與花生

特首「選舉」無聊,事到如今,除了等待「習一票」是否真有其事,還有幾粒無關痛癢的花生。 第一粒花生看選委嘴臉,一些人演技高超,明明等老爺吹雞,卻謂要「仔細考慮政綱」,而且一副諗樣,最後連投暗票也不敢不跟大隊;另一些則擺明車馬,中央意旨如何,我的一票也如何,無個人意志,奴才的角色,演活了自己。 二是看宣傳比拼,一方境界高超,一方爆嬲連連。公關奇材,腦筋轉幾多次彎,都是一場空,但最少可以搜集公關故事經典教材,都有得着。 曾俊華團隊最近發放「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每個人」的短片,短短幾天,點擊率已超過一百萬,是繼朱凱迪團隊立法會選舉〈狐狸先生,幾多點〉後,香港政治文宣又一經典。 溝通技巧ABC,要抓住別人的心,首先要「無分你我」,故政治家與電視主持說話,大多會從最簡單詞彙開始,避免用「我」,要說「我們」,以示與民眾同坐一條船,也如林鄭的口號 ‘we connect’,要用‘we’,這幾乎是標準動作了。 曾的短片,把「團結」理念發揮得淋漓盡致。一開始,一把女聲,說「我是曾俊華」,先有出奇不意、先聲奪人之感;短片裏都是平凡香港人,不同階層,只見背影,說話有懶音,地道、真實;不同口音,道出「要建立番一

詳情

黃加藍變綠

范蠡以越王勾踐「其人長頸鳥喙,可以共患難,不可以共樂」為由裝死隱居,避過了越王的功臣清洗大行動,這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成語故事。 另一「良弓」文種就沒那麼決斷,雖然收到范蠡來信勸說,卻自恃有功勞有能力,斷估越王不會貿然下殺手,所以只佯病不上朝;結果也因為功高招妒,被人誣告謀反,越王於是賜劍給文種:「你給的七條計謀,我只用三條便擊敗吳國。你尚有四條在手,便拿着去輔助先王吧!」文種會意,遂擎劍刎頸,到地府拜官去也。 弓藏狗烹,非常陰功,無論你曾射中過幾多隻飛鳥擒下過幾多隻狡兔,要是老闆是「長頸鳥喙」之輩——不不不,只要他是老闆,他長頸好短頸好鳥喙還是鼠目,要拉你下馬換別人上去,可以有一千個理由,或者,連理由也懶得給。 葉劉淑儀的特首選舉工程前些天宣告結束,不久後在立法會電梯裏碰上葉太,我和黨友都對她的體育精神表達敬意。詎料同場的另一位建制派同事立即衝出來:「口說支持人家,怎麼不給提名?」黨友神秒回:「你也是建制派啊!怎麼葉太和林太都不提名?」沒給提名的建制派還好意思這樣抽水?不過,他心裏可能或者也許都想提名,只是有命在身,唯有徒嘆奈何吧。 葉太很清楚地表達她明白大家陣營

詳情

葉劉做了「長毛」的角色

「原則民主派」一直希望透過公民提名去抗衡小圈子選舉,「長毛」(梁國雄)不惜力排眾議,也要入閘揭穿不公義的選舉。 諷刺的是,如今這個踢爆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反而由一名建制派參選人葉劉淑儀做到了。那種如刀割肉、深刻見骨的教訓,實非任何一名泛民參選人能夠達到。 葉太力戰而慘敗,正好說明了篩選的邪惡本質。 不問政綱,只問政治,政治風向要集中票源,選委便不敢提名甚至要退縮「彈票」。 泛民選委還可以「提名」不等於「投票」,分開處理,「提住先」。 建制派選委明顯有政治任務,或「谷」林鄭高票提名,或避免兩太入閘分薄票源,所以不能「提住先」,而要直接支持林太。 好奇的是,葉太為何始終得不到中央的信任? 論功績,她推23條立法,「精忠報國」形象深入民心;學成史丹福大學歸來,發表的論文也是提倡香港立法會應行「兩院制」的政體,力保功能組別千秋萬世。這條政治路線完全符合中央的保守政治要求。 她曾經赤膊上陣和陳方安生對撼,兩太激戰,雖敗卻算是建制派敢面對群眾的一員。 結果無功也無勞,始終得不到中央「祝福」。 和林鄭月娥對比,「政改3人組」推動不了政改,更引起佔中事件,論事情嚴重性,林鄭比葉劉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

詳情

迷信與選舉

鬍鬚曾搶閘交表,未料在大門處踢到梯級,幾乎失足,真係大吉利市。 當然大吉利市的不只有他。林鄭在首次的造勢大會上,娥眉倒插,冷目入場,卻在掌聲和呼喊的簇擁裡,滑腳甩鞋,狀甚狼狽,她嘴角微微動了動,不知道是否暗中說聲:「啋!」再之前又有葉太到廟宇現身搶位,竟然意外被麒麟撞跌,百年一遇之離奇景象,使人打從心底冒起一陣詭異陰氣。 從封建迷信的角度看,這都屬不祥之兆,必有挫敗,就算最終能夠入閘再出閘再勝選,亦波折重重,傷痕滿身,元氣大傷,需時甚久始可復元,甚至醫番都晒藥費。 至今似乎只有胡官尚未出過洋相。 印象裡,好像有一回是胡官講台上的海報無故脫下,但只是小事,遠較其他不祥異象來得輕微。難道老天在暗示,入閘之後,將出現葉太口中的「戲劇化發展」,兩位前高官廝殺過甚,互揭秘密,兩敗俱傷,惹怒阿爺,有人在最後關頭下達最強指令,建制統統過票予胡官,新人新政,讓香港進入新的管治階段? 聽來不可思議。但在此城市,不可思議之事常有發生,包括幾萬名號稱紀律部隊的人失去紀律,公園集結,齊講粗口,助友脫罪。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誰都無法否定任何怪異現象之可能性。那個熱鬧的晚上,如果拍成杜琪?或劉偉強式電影,接下

詳情

580林鄭未見底

特首選舉頂頭大熱林鄭月娥捧着580張提名表報名,成為正式的候選人。各界對備受中聯辦及中央港澳系統「寵愛有加」的林太,最終未能拿着逾600的過半數提名入閘,隨即惹來各界的揣測、猜想:這場特首選舉是否出現暗湧? 事到如今,除非中央最高領導的「習一票」在最後階段下達「大逆轉」指令,否則看不到林太無法取得601票或以上的可能。 林太的580個提名,全部來自建制陣營,其中佔最大比例的,是來自工商界別的223個提名,這也許是針對另一候選人曾俊華的策略。曾俊華的公務生涯,基本上都在與工商經濟關係密切的部門工作,辭職前當了9年財政司長,之前還做過兩年多的工商及科技局長。他跟本港工商界的淵源,肯定遠比林太深厚,而在梁振英尚未宣布放棄角逐連任前,商界不少人士也支持曾俊華出選。不難想像,力挺林太的背後強大力量,選擇先擊潰曾俊華強項。然而部分工商界選委私底下對「強力部門」過度熱心感到不滿,故不排除到投暗票時,會有「走票」情况。 不過,現在林太已曝光的提名中,尚未包括大堆緊跟中央指令的政治板塊,包括擁60票的工聯會和手握100票的民建聯,尚有大量選委未出手,16名香港中國企業協會選委只出動了兩票,還有擁15票的

詳情

未來特首必須修補的三重關係

今年是回歸20周年碰上特首選舉年。近來關於這場「跑馬仔」的新聞無日無之,無論有沒有「投注」的份兒,只要是香港人,都在談論這場賽事。 然而,一場如此重要的選舉——影響我們往後5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選舉——以「食花生睇跑馬仔」的高度和深度去看,未必足夠。我們是時候用宏觀的角度,去檢討、審視香港問題的核心,以及一名稱職的特首應該具備哪些條件。 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政治環境複雜度媲美任何主權國家。正因如此,我認為一個有意執政的人,至少應該洞察出下列這三重關係:香港人之間的內部關係、香港人與特區政府的關係、香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前兩者所有主權國家都一定有,香港的複雜在於多出了第三重。這三重關係環環緊扣互為因果,每一重都不能免於另外兩者的羈絆,其中一重惡化必然影響其他,三者密切地影響着香港的局勢。 內部撕裂 非單政治 佔領運動令香港人之間的裂痕變得清晰,社會明確地分成「黃」、「藍」陣營。由於出發點不同,兩方對各種議題都抱持不同的看法,香港愈來愈缺乏互信。七警案衍生出來的各種爭議,就是最明顯的表徵。不過,身為領導700萬人的特區首長,理應有足夠的智慧,看得出這種撕裂不單來自那場運動,而是社會累積20年的

詳情

特首參選人搶到多少版面?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之前表示,其公關團隊表現很好,能夠在媒體「搶到很多版面」。究竟各個參選人搶到了多少報紙版面?報道的偏向是正面、中性還是負面?幾名參選人在不同時間宣布角逐,最近期是梁國雄,他於2月8日表示有意參選。5人開始逐鹿,從2月8日至28日這3個星期內,各大報章如何報道他們? 利用慧科新聞(WiseNews)的資料庫,我整理了上述期間香港中文報章有關他們的新聞和評論。因新聞數量太多,所以只揀選在標題中有參選人姓名的文章,並看其標題的正負取向。收集電子媒體和網媒的新聞較為複雜,而且受篇幅所限,本文只着眼於傳統的中文印刷報章。 林鄭搶最多版面 其次曾俊華 附表是各報章對特首參選人的報道和評論數量和取向。報道數量方面,5名參選人當中,林鄭月娥的確搶得最多版面,其次是曾俊華,葉劉淑儀和梁國雄分別排第三及第四,胡國興則落後頗多。數量比例上,如果胡國興是「1」,梁國雄大約是「3」,葉劉「4」,曾俊華「7」,林鄭「14」。 林鄭取得的新聞數目主要來自《大公報》,還有《文匯報》、《蘋果日報》和《明報》。曾俊華的主要報道來自《明報》、《成報》和《蘋果日報》。葉劉的報道主要來自《蘋果日報》,以及《明

詳情

林鄭月娥特首選舉提名剖析

上周二,林鄭月娥正式報名參選特首,結果並非如原先外界所估計,以泰山壓預之勢,遞交過半數的六七百個提名,而是只有580個提名。提名數少於預期,有人認為其選情出現暗湧,但我卻不敢茍同。 提名少於預期是策略考慮多於實力問題 提名數少於預期,不外乎兩個可能性,一是實力問題,二則是策略問題。而我相信是基於後者而非前者。 舉個例,只要大家看看在「港九各區議會」這個分組,林鄭連一個提名都沒有遞交,怕且大家不會相信,她真的在這一塊一個支持者都沒有,畢竟在類似的分組「新界各區議會」,60個名額中她拿了53個!網媒「香港01」更點算過,在「港九各區議會」這個分組,至少有8名有份出席林鄭在2月3日造勢大會的選委,包括李詠民、潘國華、葉傲冬、簡志豪、陳曼琪、鄭泳舜、陳偉明、洪錦鉉,都不見他們的提名。因此我有理由相信,林鄭是刻意不收集某些提名。 那麼,為何要刻意不收集部分提名呢?正如前述,我相信這可能是基於一些策略原因,包括: 為防「高開低收」及予人「趕盡殺絕」口實 第一,是避免出現「高開低收」,那就是3月26日投票日的最終得票,反而少於最初提名數的尷尬情况。坊間一直盛傳,不少建制派選委是基於受到「西環」的強大

詳情

曾俊華搵葉劉做政務司長,有冇得諗?

醉臥沙場君莫笑,浪子回頭金不換。經過77日的選戰,葉劉終於光明磊落地戰死沙場。這次宣佈,沒有哽咽,沒有落淚,只是將滿腔辛酸,埋藏在一堆冷冰冰的數字裡面。但這場選戰給她的覺悟,只怕比當年23條一役還要深刻。 想當年,葉劉只是中共的爛頭卒,問責下台就如黑社會「交人」一樣,願意忍受一時屈辱乃是要換取日後更高的權位。事實上,她自2006年重返政壇,其後參選、組黨亦得到中聯辦大力支持。2003年的挫敗,可能壓滅了她的氣焰、磨平了她的麟角,但她對這個制度的信念,卻依然堅定不移,而民主派市民對她的憎厭,亦無絲毫退減。 相較之下,這次特首選舉才是她真正的政途轉捩點。選戰之初,葉劉是繼梁振英之後最受乞人憎的潛在候選人,「不投葉劉」就是部份民主派選委在ABC以外的首要政綱。其後梁振英棄選,林鄭露出真面貌,加上中央全力支持,令林鄭毫無縣念地繼承了人民公敵的地位。反觀葉劉,雖然一直未能洗脫葡萄之名,但市民對她的態度已漸漸由「討厭 + 恥笑」,變成「純粹恥笑」,而近日更有變成「憐憫 + 恥笑」的趨勢。 淺藍聯盟,互補不足 這些發展,令葉劉在香港政壇的地位變得更加獨特。在中央眼中,她雖然不是特首的最佳人選,對北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