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央有權過問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說:特首是重要職位,中央有權過問,要以更高標準來選特首。 第一句是廢話,特首當然重要;第二句則改變了遊戲規則。 一直以來,中央對特首選舉,都定性為「香港內部事務」,中央信任港人可以依法自行選出行政長官。江澤民當年甚至為了被香港記者問是否「欽點」董建華而大動肝火,說明回歸初期,中央「表面上」要營造「港人自治」的「假象」。 但近年的口風愈來愈緊,強調中央有「實質任命權」,顯示「選舉結果」最終可以由「任命權」來推翻,令所謂「選舉」的自主性大大降低。 「任命權」還可以說是「守尾門」;但張德江的「中央有權過問」,卻代表中央不單在「最後一里」,甚至在「選舉過程」,已經發揮作用。 中央某些官員對於演「一國兩制」這台戲是愈發不耐煩了。 那個鐵路專家王夢恕的「金句」——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省」、高鐵不要檢、「誰不聽話就滾出去」——顯示極左思想應該是大陸官場的流行想法,所以七警案才會演變為「檢討香港司法獨立制度、外籍法官影響判決」的政治批判。 外界指王夢恕的想法不代表中央,當然這一刻中央的劇本仍未去到「香港只是一個省」的地步;但20年前,誰又會想到,中央會由「河水不犯井水」變成「中央有權過問

詳情

特首選戰:工商界拋棄林鄭的理由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可能抵受不住網民冷嘲熱諷,在截止提名最後一天從579票加碼至580票入閘。但最大的疑團是一些北京傳統票倉,例如工聯會和香港中國企業協會,大部分選委均「按兵不動」。究竟他們是故意留有一手以免投暗票時「高開低收」,還是因為他們意識到北京政治角力仍存變數,避免因「跟車太貼」而人仰馬翻? 在1194名選委中,大致分成3個板塊:第一類是北京能百分百操控的死忠派,第二類是以本地工商界為主的機會派,第三類是大部分加入了「民主300+」的非建制派。 在北京指揮之下,除非習近平下令重演梁振英於選委會選舉投票前40小時宣布棄選的劇本,在3月26日前決定「陣前易將」,否則死忠派必投林鄭。「民主300+」上周末開會議決以團結一致為目標,無論最後投給曾俊華或胡國興,也一定不會令林鄭多拿一票。所以最大的變數在於機會派,他們的公開立場當然是以北京馬首是瞻,但今次有多少人會受城中首富李嘉誠的言論啟發,在投票當天運用自由意志,選擇一名「非欽點」的候選人,是今次選舉的最大變數。 儘管工商界的政治立場保守,他們大多是「眉精眼企」之輩,心裏明白林鄭因要靠中聯辦力捧而上場,最終必然百分百效力於國內鷹派的政治勢

詳情

剝花生等拍板

上周四,政協新聞發言人王國慶在回應中央是否已有特首意向人選時,指「香港一定能選出一位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的行政長官人選」。 他提到的下任特首四項準則,跟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去年底受訪時所說的一樣。如中央真的藉此四項準則來決定下任特首,相信就只有「港人擁護」這一項,比較能分出目前兩位熱門特首候選人的勝負。因為林鄭月娥和曾俊華皆曾為特區主要官員,相信在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這三方面,都應及格。 那麼,中央是怎樣釐定「港人擁護」呢?若是根據民調結果,曾俊華絕對是擁有壓倒性優勢。可是,假如是比較二人的選委提名人數,依親共輿論的說法,林鄭月娥就是「眾望所歸」和更具「代表性」。不過,這卻完全是由於中共「治港者」千方百計,甚至於違反《基本法》和特區法律,來脅迫建制派選委,她才能夠獲得這麼多的提名。 究竟在最高領導人眼中,林鄭月娥抑或是曾俊華較獲「港人擁護」呢?一五年底,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說:中央對貫徹一國兩制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並同時要確保一國兩制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我們若正面地分析其所言,習主席看來是打算撥亂反正,全面取締「治港者」的極左治港方針,真正落實一國兩制。然

詳情

通緝谷卓恒,為林鄭箍票?

近日,多份傳媒報導,《成報》董事局主席谷卓恒被國際刑警通緝。坦白講,明眼人也會覺得,這事跟現時的特首選戰有關。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要說,谷卓恒被人政治逼害,如果純粹是大陸公安通緝他,這說法或許說得通。如果真是國際刑警通緝他,即是他們研究過谷卓恒那宗「美貸網」涉嫌詐騙案,覺得大陸公安呈上的調查證據足夠可信,才會發出紅色通緝令。問題是,大陸為何偏偏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呢? 早在2015年,羅湖公安便因為「美貸網」案而通緝谷卓恒,當時也有報紙報導過,《成報》還鬧着欠債和欠薪問題,差點清盤收場。即是說,大陸真是要全力抓谷卓恒,便可找國際刑警幫忙。他們不找的原因,既可能是大陸一方不急着抓谷卓恒,也可能是他還在嘗試「走後門」,希望大陸那邊放過他。 如果理由是後者,從現在的結果來看,就是谷卓恒「走後門」失敗,擺不平這個事,《成報》後來搖身一變,變成不斷炮轟港府、中聯辦乃至張德江,也變得順理成章。當然,谷卓恒因為大陸政府要抓他而翻臉,既不代表《成報》所抨擊的對象絕對沒有問題,也不代表《成報》的所謂「爆料」全部不是事實。我只是嘗試解釋,《成報》到了2016年年尾,為何突然會變成這樣而已。 然而,正因為《成報

詳情

掩飾欽點的信任論

愈接近特首選舉投票日,愈覺得這場選舉真沒意思。 預期中央屬意的人選林鄭月娥,在餘下的競選期內,也難在民意支持度超越另一候選人曾俊華,支持林太的陣營唯有大力打「信任牌」,指林太是3名特首候選人中,唯一獲中央信任的人選;若其他人選在月底選舉中勝出,擁有行政長官實質任命權的中央將不會作任命。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前日在北京便重申這一點,強調在任命特首問題上,中央並非「橡皮圖章」。 北京在今場選舉中的取態,相信令到很多香港人感到沮喪。撇除胡國興這名立場主張較貼近民主派的候選人,林太跟曾俊華背景相近,曾屬特區政府內的第二、第三號人物,也是問責官員中民望較高的官員。在這背景下,讓兩人比政綱、比論壇表現、比民望,然後由選委考慮這些因素後選出來的下屆特首,其民意基礎肯定較強。 可惜,北京始終要對選舉結果作百分百操控,為確保獲「欽點」的林太安全上位,對建制派選委大力施壓,還不停放風指中央不信任曾俊華,又透過不同的建制人士,力數曾俊華如何不濟。 當然,外界無法知悉林太在參選前,是否曾向中央作了什麼山盟海誓或承諾,而且是曾俊華沒法子辦得到的,但北京老是當香港人是傻子,就是讓人氣憤難平。 曾俊華由1999年起,

詳情

張德江的「更高標準」

自古至今,皇上永遠留一手,而且喜用「雙面人」。到了最後關頭,便會「順天應民」,立下「英明」決定。對於下屆特首,雖有「習握手」在前,梁特棄選在後,但特首人選,卻又觸及派系鬥爭,這已明顯不過。問題是,到底當今「核心」有多夯實,「大大」到底有多大? 截至執筆時,習大大仍未對選特首發出隻字片言。只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兩會期間會見香港人大代表時,疑似變調。什麼「政治局一致支持的唯一人選」等言詞,不但消失掉,而且換成了「共促和諧」等更高標準。 身兼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張德江,三月六日會見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據《大公報》報道,會面約一小時二十分鐘。事後亦有港區人代,洋洋灑灑地闡述了張德江的談話。然而,《人民日報》三月七日的相關報道,卻只有約二百五十字。而且與港區人代的闡述或理解有所不同。 《人民日報》三月七日頭版刊出題為〈張德江俞正聲王岐山分別參加全國兩會一些團組審議討論〉的文章,其中第二段(全段約三百六十字)談到張德江與港澳全國人代會面時的發言重點。 張德江會見港區人代時,首先強調「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再指出「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

詳情

湯渣黑哨 奶媽脫腳 胡官抽鞭

入閘賽賽事第一場、第一班、短途賽。 是日夜馬,晚上7點半,賽事在奶媽馬房「民主短路」主場進行,據聞入閘馬匹1號「鬍鬚」因不善跑泥漿摔角場地及明知場內滿佈陷阱,怕落場中伏影響日後長途賽事水準而臨時缺席。有指該馬房希望「觀戰及養戰」,專心應付往後的焦點賽事。 「奶媽」跑出成馬王有暗湧 2號大熱「奶媽」戰意高昂,盛傳她擁有強大馬房及龐大資源,加上阿爺「欽點」加持,故是次賽事無需「戴眼罩」掩飾其目中無人的眼神及表情。 3號「胡官」因賽前其中一位外圍莊家「民主300+」公開表示已有共識,會集中票源投予高民望馬匹「鬍鬚」,加上老馬不擅夜間作賽,故賽情一直被看淡,視為冷門。 另一馬匹「葉劉」雖戰意十足,血統優良兼久征沙場,可惜幕後操盤人 (中央呀!!)怕其入閘後失控放甩欽點「奶媽」數十個馬位號出,故此提早落閘,無緣落場。 值得留意的是,操盤人及奶媽馬房雖一直認為剔除「葉劉」後,民意會過戶及所有投注額會過「奶媽」身上,可惜根據港大最新公布的民研計劃,「奶媽」支持度僅較上月中進行的調查微升1.7個百分點。故此能否順利過關「三穿七」成為本屆特首馬王仍存暗湧,隨時「陰溝裡翻船」。 「黑哨」湯渣裝彈弓 首場賽

詳情

恭喜北京,從此有了一個操控民主派選委票的方法了

郭榮鏗在上星期六(4/3)高調出來宣佈民主 300+ 將會保持一致,將所有票投予最高民望的一名候選人,換言之,「跟隨民意投票」。 先撇開這是否真正的民主 300+ 的共識,還是有人「假傳聖旨」,企圖製造錯誤的公眾期望,然後以所謂的「民意」脅逼不同意見的選委就範,「跟隨民意投票」似乎一直是一個大家揮之不去的迷思,彷彿若民主派選委不「跟隨民意投票」,就不配稱自己為民主派。 民意隨制度而改變 任何對選舉制度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民意是一個很瞹昧的概念 (an elusive concept)。當選舉制度有所變更,民意也會隨之搖擺。所以在單議席單票制(單單制)「勝者全取」(Winner takes all)的制度下,民意通常都會集中在兩名主要的候選人身上,其他邊緣的小黨則似乎透明不存在一樣。相反,在(各種不同的)比例代表制下,較為激進的邊緣小黨也會有一定的民意支持。 這當然不是因為所有單單制的社會都較為保守,而是因為在單單制下,只能取得數個百分點的候選人根本沒有勝算,選民於是寧願選擇一個 “lesser evil”,以期能讓自己的選票發揮作用。這個時候,民意就會集中在兩名最有勝算的候選人身上。

詳情

我不同意的六種觀點

我不同意有些人繼續在「挺曾俊華」、「挺胡國興」、「挺投白票」的支持者之間煽風點火,挑撥離間,分化彼此,聲稱那些不見容於自己的「異己」就是中共奸細、職業騙子、道德高地大聯盟、地產霸權同路人之類。無論閣下支持甚麼,都只不過是你我的一己偏好。如果我們還認為自己奉行民主自決的理念,請把決定權交給民間公投機制,真正的一人一票,全民在3月10日至19日之間投票作出決定。無論結果如何,大家尊重與執行那個結果,少數服從多數,切勿輸打贏要。此時此刻,大家都無法百分百預知結果。在不牴觸「自由、人權、法治」這些核心價值的前提下,「民主精神」優於「個人偏好」。這是我的核心論點。甚麼左右論述,甚麼次等邪惡,都需要先經大家充分討論及反省,然後需要民主表決,決而後行,團結奮進,義無反顧。否則,一旦糾纏在口舌之爭,延至選戰之後,難免加深裂痕,終致親痛仇快。 我不同意有些人說「投給曾俊華」或者「投給胡國興」就是出賣民主,繼而標榜「民主派的票只可投給民主派」。需知道爭取民主,就是爭取一個抉擇任何選項的機會,不是爭取一個只能在民主派候選人當中做抉擇的機會。我們可以堅持自己的抉擇是對的,甚至直指別人的抉擇是錯的,但是只要民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