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政策,便是最好的政策

林鄭於競選政綱中,建議於民政事務局下成立「宗教事務小組」,「統籌有關政策」。此外,在政綱另一點提及「檢視目前與宗教用地有關的地價政策,支持宗教文化發展。」 林鄭後來解釋,她無意控制宗教的自由,只是回應有宗教團體難覓用地,興建會址,發展教務。林的好意,個人樂於肯定,但期望她能修訂政綱,取消成立統籌有關政策的小組。除「有關政策」含糊不清外,政府常制定政策,管理很多事情,但多未能給予協助,反成為制約,窒礙發展。 香港開埠,教育未見普及,教會在沒有政府支持的情況下,積極推展學校教育,今天不少名校也是從那時開始,經百多年艱苦運作,才有今天的成效。後來政府明白教育需普及化,教會與不少辦學團體積極回應,參予辦學。在港英管治時期,教育政策富彈性,辦學團體皆能按其辦學宗旨辦理。除學校教育外,社會福利,健康衛生……在小政府,不是樣樣都管的政策下,皆能有多元化的發展。 回歸後,小政府要變成大政府,樣樣事都要管,大大小小政策出爐,但20年來,民怨增多,社會撕裂。其中學校教育便是最明顯的例子。甚麼TSA、BCA、教育語文政策,甚至大學教育,政府都插手其中。結果是教育水平下降,老師、家長、學生等,人人都不滿。 日

詳情

按PopVote結果投票,有利有弊

日前,由民主派選委組成的「民主300+」開會,討論特首選舉的投票策略。會後,「民主300+」之一的郭榮鏗表示,民主300+將會保持一致,將所有票投予民望最高的候選人,同時會以「2017特首民投」(PopVote)的投票結果,作為重要的參考指標。郭榮鏗提到的PopVote,由戴耀延和民主派選委所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舉辦,日期為3月10日中午12點至3月19日。除電子投票之外,部分時間也會開放實體票站。 個人認為,對於「民主300+」這個做法,確實更為洽當。「民主300+」立場上雖屬泛民,但是大部分選委,畢竟不是普選產生,沒有經過真正的民意授權。因此,泛民選委若按個人意願,各自自行制訂選舉策略投票,其決定便沒有民意的認受性。如今,「民主300+」依照戴耀廷舉辦的PopVote選舉結果投票,他們便變相如同美國的「選舉人」一樣,沒了投票決定缺乏認受性的問題。 與此同時,由於「民主300+」變相成了「選舉人」,即使他們最終所投的候選人,部份政見跟泛民自身的立場相左,也難以招來「妥協」或「投降」的批評。因為他們只是忠實反映民意的取向,大眾既然最終希望泛民「含淚投票」,他們只是尊重民意的決定。與此

詳情

董伯伯,你造王造夠未呀?

上周,有報道指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在由他擔任主席的團結香港基金會議上,明言若曾俊華當選,中央不會任命,為免出現尷尬局面,所以他才邀請並說服林鄭月娥參選。 及至行文之時,董建華尚未就該報道作出任何正面回應。而事實上,林鄭月娥在宣布參選後,便曾向傳媒表示,董建華在梁振英不爭取連任後,有主動接觸她、要求她認真考慮參選。再者,董建華的不任命論,亦接近林鄭月娥上月與傳媒高層之閉門聚會中的論調。 由此觀之,董建華的言行,明顯是欲擔當「造王者」。其實,早在一二年特首選舉,據報,當時董建華便曾向外批評唐英年不是合適的特首人選,又公開表示「我是梁振英的堅定支持者」,以及在受訪時說:「有愛心的政治家才能真正為香港福祉做考量,梁振英會成為一個非常好的特首。」 據悉,董建華一四年成立團結香港基金,就是為了給前財政司長梁錦松造勢競逐下屆特首,亦有傳言指他是要為梁振英爭取連任鋪路,可謂「雙梁」都有得商量。不過,當「雙梁」皆不成事後,他就改為游說林鄭月娥出選。由此可見,他非常熱中當「造王者」,完全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董建華作為回歸後首位特首,執政八年,可謂劣迹斑斑,最終在○五年不得不腳痛離場。一二年,他力挺

詳情

選情支點:曾俊華「懷璧其罪」?

這次特首選舉,正好碰上中國新國力新形勢,「一帶一路」穿越南海和歐亞大陸橋、走向全世界,所以不單是「一國兩制」的內部事,而是關乎中國全球全方位佈局的開局的事。香港這小格局關乎中國走出去這人類前所未有的大格局。新國力和大小格局的新形勢呼喚(三十年前那種)新思維。 達沃斯會上撐全球貿易、反保護主義,習近平講:「中國的大門對世界始終是打開的,不會關上;開着門,世界能夠進入中國,中國也才能走向世界。我們希望,各國的大門也對中國投資者公平敞開。」 香港百多年一直是中國和世界唯一未間斷、最穩定誠信可靠高效的大門,但中國對香港一如對西方,愛恨交纏、不斷反覆。中美關係新形勢和世界全球化逆流中,特首選舉的過程和結果,是中國給世界的一個信號和具體表現——中國要開門或關門、怎樣開怎樣關,要不要利用香港、怎樣利用香港。 二百多年來的中西歷史創傷,迄今中國仍未處理好觸及千百年靈魂深處的陰影,跳不出「悲情心魔」,以至不能抽離、客觀看待西方、現代和世界的事物與問題課題,對內對外動輒本能反應陷入狹隘的「華夷之辨、非我族類」盲點誤區,大大小小人與事屢屢搞亂「我與他者」關係,因而誤判誤決錯辦。 香港門百多年英人代建代管,四

詳情

橫眉冷對欽點時刻

3月1日,香港特首小圈子「選舉」的提名期結束。葉劉淑儀的提名票遠遠不足150票的入閘門檻(似乎只有10票左右)而失敗收場。曾俊華(165票)、胡國興(180票)、林鄭月娥(580票)先後成為了正式特首候選人。他們三人將會參與由1194位特權人士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在3月26日舉行的特首小圈子「選舉」。誰人拿到601票或以上,就會「當選」成為下屆香港特首,自今年7月1日起就任。由始至終,這套機制根本稱不上是真正的選舉,它只不過是在共產黨操控大部分選委意志的前提下之「欽點」程序,空有投票與點票之外觀而已。這就是真正的「一人一票」:習近平「一人」的「一票」。熱閙是他們的,香港人甚麼也沒有。 一、操盤實力 有人至今還辯稱共產黨只能操控400多票或500多票而已,不足601票。我認為這種想法未免太傻太天真,脫離客觀事實甚遠。單以林鄭月娥所獲得的580提名票,就可以知道中聯辦的幕後動員及操縱能力有多麼強大,而且共產黨這次為林鄭月娥額外地「扣起鐵票、暫不提名」,完全有跡可尋。一切只不過是為了避免最後「高開低收、吃相難看」而已,絕對不是因為共產黨操控不了這個僅由1194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 舉例來

詳情

後發制人必得勝?

林鄭月娥手裏早就掌握了足夠的提名票,而很可能是最後一個報名,看來是一種後發制人的戰略。後發制人是一種積極防禦的打法,林鄭月娥的戰法夠積極了嗎?要防禦什麼呢? 林鄭月娥一直以來都在認為,如果梁振英出選,她就不會參戰,所以等到梁振英棄選才開始備戰,時間上晚了,籌備完整的政綱需要時間,遲遲未能宣布政綱也是客觀形成的。但到最後還是採取後發制人的打法,應該還是有所考慮的。 每一個參選人都積極跟各個手裏有票的政黨與團體會面,爭取支持,應該說每個參選人都是積極的,所以防禦才是真正的勝敗關鍵。胡國興從一開始就是赤體裸露在舞台上,沒有什麼需要防禦的。曾俊華能拿到的建制派多少選委提名,應該也是強弩之末,能拿到反對派足夠的入閘票也是必然,最關鍵的是他抱「必輸」的心態來打選戰,實際上也沒有必要防禦,從他的競選策略上也看到這一點,他在政綱上毋須積極,只要曬親情、曬親善就能夠在民意上贏得支持率。 林鄭月娥真正要防禦的是在投票的時候未能拿到足夠多的票數當選,一是未能有足夠的票數而可能出現流選,二是即使當選,但未能超過梁振英的689票而顯示足夠的民意支持。而她需要防禦的,又不是她自身能夠控制的因素。 先不說對手是否會

詳情

倍數的提名

參選行政長官的林鄭月娥,以579張提名票入閘。是高是低,各有說法。 說她高者,是對比曾俊華的160個提名和胡國興的179個提名而言,林鄭手握的提名足足是對手的3至3.6倍,有絕對壓倒性優勢。而根據歷屆特首選舉經驗,只要是提名數倍於對手者即可最終獲勝,如1996年的董建華提名2.5倍於楊鐵樑、2007年的曾蔭權提名4.9倍於梁家傑就是例子。另外,對比起上屆唐英年的390個提名,林鄭所得的入閘票亦高出一截。 說林鄭提名票低者,是相對於其600至700個初期目標而言。在張德江、王光亞、張曉明、梁振英的直接間接支持,在北京、「西環」國家機器動員、游說、催迫、施壓、打擊對手的情?下,林鄭的提名仍未能達過半的601票,外界質疑這到底是否林鄭的選舉策略,扣起部分提名,以減低予人專橫霸道的觀感,同時又避免投票時有「高開低收」的情況?林鄭的說法是已收的提名表格已盡交。誠言,如果是國家機器出手,精確度會甚高,不差多少,又怎需要退回或扣起提名?相信「無形之手」會目標為本,說一個數,宏觀調控即可大概達標。 提名階段過後,北京最擔心的是到投票時會有「走票」的情況。據《明報》報道,甚至連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兩會」期

詳情

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特首選舉提名期今天結束。如無意外,今屆選舉主要由3人角逐,結果在3月26日揭盅。一如所料,泛民陣營因取得325個選委席位,足可提名兩名參選人入閘,結果曾俊華和胡國興都成功取得足夠票數,先後向選管會遞交提名,比擁有幾百個選委提名的林鄭月娥更早報名入閘。 泛民建制涇渭分明格局沒變 據媒體報道,最早報名的曾俊華獲160張提名票,其中建制派35票、泛民125票。曾俊華「夠票」後,已取得109票(全數來自泛民)的胡國興隨即獲「民主300+」給予47 票,最後以179票成功晉身為候選人。向曾俊華及胡國興供票之後,「民主300+」仍有約40張選委票「待用」,部分聲稱願意提名葉劉淑儀。但到執筆當日,仍未知葉劉能否取得足夠提名票。 從上面的提名情況來看,建制派和泛民選委的「對峙」情?未因梁振英放棄角逐而降溫,壁壘分明的狀態依然持續,325張泛民票幾乎沒有幾張投給林鄭月娥,至於支持曾俊華的35名建制派選委,大部分是較「邊緣化」的人物,例如自由黨3人之中,田北俊和周梁淑怡都已「半退休」,商界也僅得向來特立獨行的合和接班人胡文新。 泛民不投林鄭月娥,建制派也同樣「抵制」曾俊華和胡國興,堅壁清野,建制派陣營把票

詳情

綜論胡官:其參選之百利與一害

老實說,不論是提名胡官的過百名民主派選委,甚至是胡國興本人都心知肚明,他能夠當選的可能近乎於零。在最近「胡官鎅票論」甚囂塵上的今天,為什麼民主派選委還是要堅持提名胡國興入閘呢? 在分析提名胡國興的「百利」之前,我們來看看所謂鎅票的「一害」,究竟孰真孰假? 論其害:鎅票論 眾所周知,特首選舉並非多者則勝,而是得601票者勝。林鄭月娥能否於首輪獲勝,視乎她能否取得601票。夠票的話林鄭就自然勝出,胡官入閘與否根本不能帶來影響。 另一方面,如果林鄭未能取得601票,曾俊華得票第二、胡官第三,於是胡官低票出局。第二輪投票時,胡的支持者,相信絕大部分將會改投曾。「薯粉」們樂見的林鄭月娥對曾俊華局面,自然而然就會在第二輪投票出現。「胡官因素」自動消失了。 在「多票者勝」的立法會選舉,鎅票論是成立的。所以當日大家怪責鄭家富鎅票,是言之成理的。但在「得601票者勝、兩輪投票」的特首選舉,鎅票論不可能成立。葉劉淑儀鎅不了林鄭月娥的票,胡國興也鎅不了曾俊華的票。 這不是觀點與角度問題,而是簡單的數理邏輯。 論其害:建制派內的牆頭草 最近又有人提出,有所謂「牆頭建制派」的存在,指他們會「西瓜靠大邊」,會因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