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家書】給2047的哥哥、妹妹、弟弟的一封信

2047的哥哥、妹妹、弟弟,很久不見,你們好嗎?日本梅雨的天氣讓人很不舒服吧?香港這時應該也很悶熱潮濕了。 你們讀這信的時候,哥哥已經三十九歲、妹妹三十五歲、弟弟都三十一歲了。而現在寫這封信的媽媽才三十四歲,都是三十代。我相信成年人的甜酸苦辣你們已經嚐過了,又或者媽媽曾經為你們作過的選擇,你們也明白了。 你們有沒有回香港走走?那不只是我的家鄉,也是哥哥成長的地方,更加是妹妹和弟弟出生的地方。你們有沒有一刻怨恨過爸媽的決定?例如,明明媽媽嫁到日本,可以就這樣生活下去,住了兩年卻又帶著一歲的哥哥回流香港;待你們習慣香港的節奏,廣東話已成母語,建立了自己的朋友圈子,甚至爸爸都拿了永久居民身份證了,卻又把你們從香港扯走,要你們重新適應日本的生活…… 之類,讓你們不解甚至心生埋怨的事。 孩子,我明白那種切斷身土關連的痛,更何況那些原來每天見面卻變成不易相見的是媽媽也是你們最親的親人。可是,孩子,這種痛在香港其實毫不陌生——人來人往,不同時代由中國來,在香港過了一代又一代,然後有的去了英國,有的去了加拿大,有的去了澳紐,有的去了新加坡,有的去了台灣,而你們到了日本。 其實香港是一個好地方,最少你們

詳情

【2047家書】給兒女的信:為何我們離開香港

明、朗: 那一天編輯部的哥哥跟我說,有沒有興趣寫一封信給2047的你們。我一口答應,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機會去想一想,對你們和這個世界的期許。不過我大概寫不到2047,首先我未必有那麼長命,再說如果要世界變天,又何用三十年? 又或者,我現在年紀都有一點了,我也可以跟你們說一說我以前看見的香港。幾十年前的香港其實有點亂,雖然不至於像你們嫲嫲年青時一樣目無法紀,但是在社會仍然有不少灰色地帶可以鑽營。我們一家幾代都是做建築的,當時我每年新年幫你們爺爺準備一千元紅封包派給工程師和工程監督的日子還是歷歷在目。但是到現在,還有誰夠膽如此明目張膽地派紅包?政府的員工甚至連和承辦商一起共進午膳也不敢。 這聽起來很嚴苛,但也不是壞事。至少以前的工程監管幾乎是一兩個人說了算,現在大家都不敢造假。從腐敗走到現在的一絲不苟,需要的時間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長,實在也不過是從八九十年代起,這三十多年之間的事。 但同樣地,世界要變壞也一樣很簡單。就是過去的二十年之間,曾經令所有人聞風喪膽的廉署,已經令人開始懷疑是不是逐漸變成紙老虎。工程界的回扣比從前又多起來了,那些區區幾千萬的大廈維修也公然圍標。幾多公務工程,也是在準備不

詳情

【2047家書】給女兒關於三十年後的信

昊藍: 妳在九七年出生,今年二十歲,與香港特區一起成長,希望是一種福氣。 從妳小學開始,爸爸寫過五封「家書」給妳,都是由香港電台約稿。今天不一樣,由新晉網媒「評台」邀約,並說希望是寫給三十年後的妳,蠻有創意,也反映了香港傳媒的新生態。 接過邀請後,爸爸在想:究竟我應該假設五十歲的妳在重讀「舊書」以審視「預言」,還是著墨現在研判未來,一如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四十年代創作《一九八四》?爸爸選擇了後者,因為爸爸不想在妳亭亭玉立之時,幻想五十歲的妳在苦讀「遺書」。 同樣道理,「一國兩制」未及一半,爸爸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為它奏起哀歌。如果真的要鑒往知來,或者五年後當妳二十五歲的時候,會比較合適。可以這樣說:未來五年在林鄭月娥的管治期間,整個社會都應該為「一國兩制」作出中期檢討,然後為它的下半期譜下樂章。 過去二十年,特區領導由保守商人董建華轉至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傳位給紅底強人梁振英,然後又再起用文官出身的林鄭月娥,可謂鐘擺三次。二十年擺三次,五十年可能要擺八次了。不過,爸爸希望,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最好盡快停止,改以民情民意驅動社會的和平演變。一人一票的價值,正在於

詳情

【2047家書】對兒子的二零四七年寄望

阿仔, 有一個名為《評台》的時事評論網站邀請我寫一封公開信給你,不過不是今日的你,而是二零四七年的你。到時的你已經會是年近四十,應該沒有興趣聽我這個「死老嘢」有什麼要對你說了。 不過,你都應該知道,嫲嫲是六十多歲被肺癌奪走的。我的呼吸系統一路都比較弱,使我懷疑會遺傳嫲嫲的病。按照這邏輯,我到二零四七年很有機會已經過世,不能再與你溝通。因此,你可以把這封信看成為我預早遺言之一吧。 我相信,不少同期被《評台》邀請寫這些未來公開信的作者都會以香港二零四七年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大限作為主題。但老實說,我覺得要就一個這樣的議題寫信給你好像有點奇怪。這個奇怪程度絕對不下於一個丈夫在情人節寫信給妻子、寄望她能對一國兩制有貢獻!再者,我根本不知道2047年的你會在哪裏生活,誰知香港的事會否還與你息息相關? 所以,我對二零四七年的你的寄望十分簡單。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不會活在一個被全球暖化弄到翻天覆地、民不聊生、戰火四起的世界,亦因此希望你能在生活上愛惜這個地球。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無論是選擇單身、做神父、認定女子或男子為你的伴侶、或有自己的子女,都會一切以愛為先、不會有害人之心,生活上不求大富

詳情

【2047家書】哪些故事造了你

Trevor, 你好嗎?我是你口中平平無奇的大嬸,你三十幾歲的媽媽,現在的你也是個三十幾的大叔了!那明顯是小丸子的講法,《小丸子》是你最愛的卡通片,在你七歲時,你還記得嗎? 每場相遇都奇妙,我們遇見小丸子,正是在水深火熱時。去年,你剛上小一,從幼稚園串幾個字、默五句,變成串三十幾個字、默十句。恰好,你是個超級聽話的孩子,你堅持要串好所有才睡,連一隻倉鼠也不放過⋯⋯原來倉鼠叫hamster ,也是陪你温習才學到的。我一直認為需要識的字,看書時自會看到,看多了就會識,字是儲回來的!在故事裡、在生活中⋯⋯ 就像你最愛的「一屁股坐下來」、「急得屁滾尿流」,不也是從那套狗仔《福爾摩斯》裡學到的嗎? 默書固然令你吃不消,但更要命的原來是整日的競爭氣氛:分組比賽、鬥快搶答、貼紙貼簿面、默書由高分派到低分⋯⋯ 放學後你已筋疲力盡,當然不想做功課,但又怕完成不了,尤其是那些連綿不絕的抄寫;你總是拼命做、緊張地做⋯⋯ 於是我想起《小丸子》,雖然這個階段你最討厭女孩子,但《小丸子》對你來說出奇的吸引。放學後,我們總會一起看兩集,食幾塊餅、飲杯果汁,輕鬆一會再苦幹。 可能,小丸子說出了你的心聲:想試下野外露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