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聽教車師傅話 開好特區這部車

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上場。她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上周六播出)時說,首要任務是解決社會撕裂;到周一跟傳媒茶敘時則表示,香港目前最需要是令市民有希望。在上任前,林鄭月娥的民調支持度開始逐步上升,支持的比率超過反對,而今年七一上街的人數也明顯減少。一切迹象都顯示,行政長官換人或許未能解決「長遠問題」,然而短期內因新特首釋出善意,令對立情緒緩和、社會氣氛得以改善,則是顯而易見的。 修補撕裂,或有人稱為「大和解」,相信是不少港人對新政府能撥亂反正扭轉過去5年「以鬥爭為綱」的寄望。今年初特首選舉時出現的「曾俊華現象」,就是投射了很多人厭倦政見對立、互相仇視、你死我活的那種政治生態。而能夠扭轉這種劣質化政治生態,必須由政府施政入手。林鄭把修補撕裂列為上任後首要工作,應該是感覺到了民情所在。 但是,有些人是不認同「大和解」的。他們認為反對派是命定反中央、反特區政府,不管誰上台,只要是中央認可支持的行政長官,反對派就會「反到底」,任何和風好景都是短暫的、不可靠的。 大和解既要特首主動也要中央支持 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如果堅持認為「大和解」不可得,政府的對策就要寸步不讓、任何政府認為「對」的就要迎難而上,

詳情

23條立法 一勞永逸還是永無寧日?

回歸20年,《基本法》23條立法的爭議,纏繞了香港20年,觸及每一屆政府的施政、每一次選舉,以至每一個政治討論的層面。這個問題不解決,香港仍將「永無寧日」。過去中央對香港採取偃旗息鼓的政策掩蓋爭議,而今凡事明晰的做法,要求香港盡憲制責任就23條立法,看來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回歸」是從香港出發的說法,從國家的概念出發是「恢復行使主權」。雖然這兩個說法並不矛盾,也並非相互排斥,但畢竟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在理解與執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方面,會產生不同看法。基本法23條立法的爭議,集中體現了中央與香港,以及香港內部之間的不同看法。 六四後中央採遷就香港權宜之計 基本法1990年通過,160條條文,留了一條尾巴:第23條由香港自行立法執行。這條條文涉及: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組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的政治組織與外國的政治組織建立聯繫。中央政府提出上述條文內容,所持的標準是:沒有這些限制,中央是否能夠全面、真正和實質地行使主權。 「八九六四」之後,香港瀰漫着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中央故此採取遷就香港的權宜之計,將23條擱置。這

詳情

張德江為何「強硬」宣示「維護中央權力」?

張德江在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有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的權力」的講話,被人形容為「態度強硬」。那麼張德江為何以「強硬態度」宣示「維護中央權力」呢?張德江的講話清楚顯示了其中緣由:香港存在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問題,損害國家主權,借用「高度自治」鼓吹宣揚所謂「固有權力」、「自主權力」、「本土自決」、「香港獨立」,實質是分裂國家;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未能落實,直接威脅國家安全。中央有必要「強硬」宣示「維護中央權力」。 高度自治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這是政治評論者愛用的一句名言,套用過來形容香港存在的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現象,倒是頗為貼切:「高度自治,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事實上阻止基本法第23條立法、違法佔中、否定中央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否定人大常委會 8.31決定、否決特首普選方案、鼓吹自決甚至港獨等,哪一個不是以「高度自治」的名義?中央認為香港未能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最大的障礙就是有些人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主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特別強

詳情

23條立法前 人大可能再釋法?

最近,內地針對港獨問題似乎更有制度和研究上的準備,《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可能更加逼近。有內地學者建議,在23條立法前可再啟動人大釋法,以堵塞國家安全漏洞。 先談研究方面。國務院港澳辦主辦、全國港澳研究會供稿的學術期刊《港澳研究》,最新一期(2017年第1期)以兩篇針對本土和港獨的文章打頭陣,它們分別題為〈香港激進本土主義之社會心理透視〉和〈「港獨」思潮的演化趨勢與法理應對〉(下稱〈法理應對〉)。 在此之前,國家教育部專門設立針對港獨問題對策的研究資助項目——「港獨思潮及對策研究」,希望內地的港澳研究界能夠協助找出應對港獨問題的具體方法,有關文章已陸續刊登。去年8月,受教育部委託研究港獨對策的武漢大學兩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發表題為〈主權、國家安全與政制改革:「港獨」的《基本法》防控機制〉(下稱〈防控機制〉)的論文,作者分別是該中心的執行主任祝捷和研究助理章小杉。 內地學者提出解釋基本法27條 〈防控機制〉和〈法理應對〉兩篇文章,相當具體和有按部就班地建議中央和特區政府如何應進一步應對港獨問題。〈法理應對〉一文,作者為政法大學人權研究院講師王理萬,他以3500多字詳述「反擊『法理港獨』的

詳情

第23條立法

自回歸以後,一直有一種說法,指特區政府並未履行《基本法》第23條的責任,而為23條立法,更成為每屆政府的包袱。 第23條要求特區政府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 、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特區須就這些問題自行立法,但立法的形式及具體內容,則由特區政府自行決定。 其實回歸前香港已有相關的法例,這些法例主要是保障英國政府,故理應在回歸後自動失效,但特區政府在九七年七月一日通過《香港回歸法例》,當中保留了這些法例並作出相應的修改,在中央人民政府負責處理的事務及涉及中央與特區的關係時,所有法例中對女王陛下、王室、官方、英國政府或國務大臣的提述,均須解釋為對中央人民政府或其主管機關的提述。換言之,回歸前所有關於叛國(其範圍足以涵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等法例,便一下子在回歸後成為保障中央人民政府的法例,這些法例至今仍適用。此外,《社團條例》亦作出了相應修訂,賦予保安局長權力,當他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

詳情

踢走「689」 換上了葉劉?香港人沒有鬆懈的餘地

當梁振英下午見記者宣布不競逐連任,身邊不少專業人士馬上說「安樂晒,星期日唔使投票啦」,我當堂嚇一跳,笑都唔敢笑。請不要忘記,入稟覆核前後6名民選議員的,正正是梁振英。官司有撤銷嗎?沒有。民主陣營在立法會有逾三分之二票數彈劾特首嗎?沒有。餘下任期,梁振英會否更兇狠扼殺立法會內民主派人士?不知道。選委會我們全取352席足以左右下一個「梁振英」出現嗎?尚是未知之數。香港人,我們沒有鬆懈的餘地。然後呢?換人更要換制度梁振英過去4年的大小動作,尤其過去一年刻意製造、自導自演的港獨與宣誓風波,在在顯示他欲連任的莫大決心。誠然,無論他是出於自願棄選,或被中央放棄,他昨日宣布不競選連任特首,是香港人期待已久的好消息。我希望他的家人健康平安,並希望梁振英信守承諾,永不競逐連任,專心修身齊家。梁振英見記者時說「對家人負責,不競逐連任」,但身為特首,他更應該向香港人負責:為「家人」在「行李門」濫權、大宅僭建,皆是私德有虧;收取UGL 5000萬元、廉署人事風波、安插「梁粉」干預大學自主、銅鑼灣書店不保護港人人身安全、傘運政改與民為敵、港視不獲發牌、強推洗腦國教、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死灰復燃,不止特首,各司局長及行會成員,包括蠢蠢欲動的傳聞特首參選人葉劉淑儀、林鄭月娥、曾俊華皆難辭其咎。香港不止要換人,更要換制度。「689」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權力集團。政界傳聞,更高層次人士以不追究UGL事件換取梁振英退場;又有風吹,有意「入閘登機」者,須以立23條作交換條件。香港人,怎可以任人魚肉?市民必須全方位表態,重振公民力量,方是自主未來的開始。今日傍晚在遮打花園集會,是香港人展示保衛立法會決心的第一步。宣誓風波以來,行政機關濫用公權力,對香港制度已造成傷害,可見未來,重整港人士氣、保衛立法會仍然會是民主運動的主要戰役。曾經投票予民主派的公民,必須站出來,展示你的支持。周日選委選舉,民主派選民更加要踴躍投票。香港人只有全力奪取選委席位,才能掌握更大話語權,向各特首候選人施壓。民主派選委凝聚最大的把關能力,才能有政治力量,防止另一個「梁振英」上台。不論誰是下任特首,公民參與不能缺席。港人治港,不是一句口號,而是需要每個香港人踐行的信念。只有直接行動方能打破無力感。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創造香港的未來。我懇請所有愛香港、相信香港社會可以更公義的公民,與我們同行,由今日起,勿以善小而不為,盡力實踐革新,逆轉不安未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葉劉淑儀 特首跑馬仔 23條立法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梁特的「23條皮影戲」

高等法院裁定,梁頌恆、游蕙禎宣誓做法不符《基本法》第104條和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兩人在宣誓當日起已喪失議員資格。法官的裁決,同時反映了人大釋法沒有必要;但在背後製造「打壓港獨」這戲碼的梁特,有說已在高院宣判前發放要就基本法第23條(「23條」)立法的信息,勢要把香港置於無法自拔的政治泥沼當中,為了增加連任籌碼,最激進的手段,莫過於向中央保證於餘下任期進行23條立法,完成其春秋大業。大家也許感到不解,如何在短短7個月提交並通過法案?這是一齣幕前與幕後落差甚大的皮影戲,台前鐵騎錚錚,兩陣將令短兵相接,但幕後其實只有一人在扯影偶,自編自導自演。從理性分析,梁特是沒有可能在此屆政府完成立法,但如果沒有人戳破這齣皮畫戲陰謀,建制派及「本土二五」愚蠢地推波助瀾,讓他繼續搞風搞雨,拖至3月26日特首選舉日,他便可借23條之勢連任。在「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的當前現實中,懦弱的立法會主席,加上容易「誤信假聖旨」的建制左派,以及「鬼打鬼」的泛民,都會成為梁特連任的「幫兇」。針對23條立法,「老愛國」梁愛詩已指出,特區政府可透過修改現有法例,以「斬件」方式達至23條立法效果,這個相對溫和的方案,梁特並不認同,強調23條立法具有現實意義;說穿了,「現實意義」就是他連任特首。為了個人政治需要,為了展示強硬管治手法討好中央,有人不惜興波作浪,製造社會衝突,讓香港付上一切代價,這與中央領導方針背道而馳。六中全會提出,黨內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諛奉承,強調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吹捧。對這大原則,難道「地下黨員」是不用遵從嗎?特首選委選舉如箭在弦,約400人會自動當選,只要與上屆提名梁振英的名單做比較,便會發現不同界別都有「核心梁粉」消失了,但政圈中人提醒,西環今次仍努力為梁特插針,有些「梁粉」轉了組別,有些「暗粉」則扮中立入局。12月11日選况之劇烈可以預見,此前中央都難以釋放明確信息,若有人去馬挑戰689,必是背水一戰的勇者。「不能討論」的管治 無助文明社會推進港獨議題,在未來半年都會不斷被挑動。梁特近日再提到,在學校內不能討論或發表港獨言論。還記得2013年,中央要求特首「愛國愛港」,但什麼是「愛」,從來沒有清晰定義,結果引起一場熱烈的社會討論。至於「港獨」,到底如何敍述就會被視為「分裂國家」?如果要進行23條立法,這不是都要經過社會「討論」嗎?這種「不能討論」的家長式管治,實在無助文明社會推進,甚至有倒行至極權社會的味道。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7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23條立法

詳情

以和平的方式表達主張,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

司法獨立,是法治精神重要的一環;而法治則是對人權的一項基本保障。不過中國政府今次於香港立法機關及法院提出結論前已主動對《基本法》作出解釋,除了令香港人本應享有的表達自由,進一步受壓外,更削弱了一直以來保障香港人權的一項關鍵因素:香港司法機構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的自主權。聯合國早已指出釋法可能削弱和破壞法治和司法獨立即使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聲稱「釋法只作原則性解釋,不會干預法庭判案,有信心本港司法制度仍然能保持獨立。」不過這與國際標準不太吻合。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於2013年就《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香港的實行狀況發表審議結論中提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權是『一般性和沒有任何限制的』,這項原則在香港的法院得到充分的確認和尊重。但委員會仍感到關切的是,一個由非司法機構對基本大法作出具約束力解釋的機制可能會削弱和破壞法治和司法獨立」(段5)。[1]和平表達主張會危害國家安全?另一方面,特首梁振英近日被傳媒問及23條立法時回應指,「香港最近出現一些『港獨』和分裂國家的主張,相信會令中央政府認為,就23條立法已經不只是未完成的憲制責任問題,而是有現實意義。」不過,純粹支持獨立的主張,是否就構成對國家安全的威脅呢?讓我們一同看看一下國際原則怎樣說。首先,表達政治主張,屬表達自由;表達自由受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所保障。若要限制,則須「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者為限。以和平的方式表達主張,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而何謂國家安全?由國際人權法學專家於1984年制訂,並獲國際法及聯合國專家廣泛承認,[2]香港終審法院案例亦有援引[3]的《錫拉庫扎原則》[4]訂明「只有在保護國家存在或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以免於武力或武力威脅時」(原則29),並有「足夠保障及有效補救,以防止濫用」(原則31)政府才可基於國家安全限制某些權利。另一方面,由國際法、國家安全及人權專家於1995年制定的《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表達自由及獲取資訊的約翰內斯堡原則》(《約翰內斯堡原則》)[5]亦指出合法國家安全利益包括「保護國家存在或其領土完整,免受武力或使用武力的威脅」或保障其「回應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的能力,無論該武力來自外界,諸如軍事威脅,還是內部,如煽動以暴力推翻政府」(原則2a) 。政府要懲罰「威脅國家安全的言論」,須證明該言論「旨在煽動即時暴力」、「有可能煽動即時暴力」及「言論與暴力或有可能發生的暴力有直接和即時聯繫」(原則6a-c)。《約翰內斯堡原則》亦指出,和平行使表達自由「不應視為威脅國家安全」,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和懲罰」;例子包括「倡議以非暴力手段改變政府政策或更換政府」、「批評或侮辱國家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或外國或其象徵、政府、政府機構或官員」(原則7a)。換言之,若純粹以和平的方式表達獨立的主張,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和懲罰。以國家安全為名有系統地侵犯人權,才是損害真正國家安全《約翰內斯堡原則》亦訂明,保護「政府免於尷尬或為其掩飾錯誤、隱瞞公共機構運作相關資料、鞏固某一意識型態、鎮壓工業行動」並不合乎國家安全利益。(原則2b);而《錫拉庫扎原則》亦指出,政府「為防止對法律與秩序的本地或個別威脅而施加限制」(原則30)或「打壓異見或鎮壓人民」(原則32),不屬維護國家安全。以國家安全為名有系統地侵犯人權,才是「損害真正國家安全,甚至是國際和平及安全」 (原則32) 。不認同意見,也不應同意侵害人權行為社會上,有不同的聲音和意見,自是理所當然;而市民應享有表達自由,任何人不應因和平表達意見而被剝奪任何權利,包括公民參與和政治參與權利;然而,因為不認同某一觀點而對活生生的人權剝削視若無睹,甚至對政府剝削個別人士的權利,或者破壞法治的行為表示歡迎,對一個成熟的公民來說,恐怕難以接受 – 因為,這不單是對於個別人士的人權侵害,更是削弱對整個社會的所有人的人權保障。參考資料:[1] 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n the third periodic report of Hong Kong, China, adopted by the Committee at its 107th session (11 – 28 March 2013). 29 April 2013. CCPR/C/CHN-HKG/CO/3.[2] Sandra Coliver. Secrecy and Liberty: National Security,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Access to Information.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Page 18. 1999.[3] HKSAR v. Ng Kung Siu and another. FACC4/1999. 15 December 1999.[4] 全名為《關於《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限制及減損條文的錫拉庫扎原則》。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文件:U.N. Doc. E/CN.4/1985/4附件。[5] 全名為《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表達自由及獲取資訊的約翰內斯堡原則》。此文中譯參考ARTICLE 19及香港人權監察中譯本。[6] 「基本法23條立法與國家安全」—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夏季號2015 基本法 一國兩制 人大釋法 23條立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