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過往錯過幾多

沒看過《29+1》舞台劇,但多年來讚譽者眾,而且數度重演,彭秀慧把它搬上大銀幕,首次執導電影,卻難脫舞台劇本色,在近兩小時片長中,太多旁白太多歌曲來交代主角的內心和情節,有時候覺得像聽廣播劇,甚至是在看帶有旁白的MV。 不過,彭秀慧舞台劇出身的優點,也發揮在指導演員身上,起碼向來咬字欠準的周秀娜,今次在片中改善不少,對觀眾來說耳朵少受罪,對演員的事業而言,也受益不淺。 《29+1》的故事相信令不少女觀眾產生共鳴,據說很多人在戲院哭了,就跟主角林若君一樣。電影講述林若君為事業拼搏,她得到老闆賞識,獲得升職機會,卻在臨近三十歲時,面對生活的轉變,包括父親離世,與男友的關係進入瓶頸,甚至漸行漸遠。 有一幕,她跟同學敘舊,有人已婚生子,有人在失戀後閃婚,也有肉食女,以及首次投入男女關係的女孩,似乎是女人感情狀態的幾種典型,而林若君後來卻因為父親猝逝而省悟,繼而迷惘,例如跟男友的關係拖拉多年,不進且退;悔恨錯過了跟家人相聚的時刻,似乎在生活上,除了工作,她都沒有把握,租屋可以突然被房東趕走,感情原來從沒有依傍。 但這種蘇醒,是因為行將三十在關卡口前回望的感悟嗎?還是在光速飛行的生活軌迹上,習慣以

詳情

那些年,我們一起J過的娜姐

那年中五暑假,我在書展打暑期工,是一家大型出版商的攤位。人工是廿五蚊一個鐘,那時未有最低工資,這個價算最好搵。雖次於人口普查,但普查不是年年有。 我被分配的那邊賣一堆流行小說,還有新晉才女的寫真散文集。還記得開鑼第一天,上百個粉絲衝過來,十本十本的買下散文集。我們一下子應接不來,不斷從枱底拿出新貨,很快就賣清光,要倉務同事添貨。年輕女星兩小時後來巡視業務,非常滿意,對傳媒說,她這是健康性感。 同年另一同類型女星,散文集被發現有多個錯別字成為笑柄,城中筆伐此起彼落,新才女淪為茶餘飯後談資。我和幾個百厭的小伙子,在書攤內對着人群大喊:「埋嚟睇吓,一本書有散文、有寫真、有美女、冇錯別字。」 被主管罵了一頓,但責備中還是帶點笑意。年少的只不過想口爽一下,吸引吸引途人注意,或可刺激銷情。最重要的是,大家買什麼賣什麼,其實心知肚明。 我們賣書的,還有條規矩,就是不准看書,但我還是偷偷地讀畢了散文集。第一天就讀完,內容沒有記得,只記得當時有認真與同事討論過:到底小粉絲的心態是什麼?廿五蚊一個鐘的勞力賣那些甜美的、清純的、J完還要羞恥內疚的。這世界就是如此運作,很納悶。 翌年,橫空出了一個周秀娜,一切

詳情

《29+1》如果三十歲以後,你還只顧著自己……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29+1》是一齣不折不扣的女人戲——單從戲名,就能見於當中的敏感與曖昧,不能大大方方談三十,反以二十九為本位,在後輕輕加上註腳,補上讓人沉重的「一」。 電影以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劇場作品《29+1》為藍本,劇場從2005年開始(也是彭的三十歲),先後演出九十幾場;2016年,作品從劇場走進戲院,由彭秀慧親自執導,談到女人三十的掙扎與矛盾。 三十歲是整齣作品討論的起點,是一個(所謂青春)階段的終結,也是一個(所謂成人)階段的開始。對很多人來說,這彷彿是一條結界。一旦踏進,從前的優勢逐漸消失,不只是皮膚鬆弛新陳代謝減慢這些不爭的事實,從二字轉為三字,談的是(心態的)轉變。 若然二十多歲是探索的階段,仍有空間犯錯,三十歲的可怕,在於時間的催促。這種所謂時間的催促,不多不少是社會遺留的壓力,尤是針對的是女性——既然青春年華漸逝,也就是時候安定下來。於是,所有在上一階段仍是未知、未穩定的一切,如工作/家庭,通過這關口後,彷佛成為立刻要完成(又必定要完成)的課業。 結果,社會生出了一個接一個林若君(周秀娜),在主流價值的道路上奔馳,漸漸在工作上攀升至高位,在愛情路上也有一

詳情

《29+1》:30歲,只是人生其中一個關口

《29+1》是跨媒體藝術工作者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首次公演後反應熱烈,之後八年內重演多次合共九十一場,是劇場界中叫好叫座的作品。來到2017年終於改編為電影,邀得周秀娜和鄭欣宜主演,把自己其中一部代表作搬上大銀幕。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故事開首由周秀娜飾演的林若君出發,講述她三十歳前的經歷,事業如日方中,皮膚開始鬆弛,愛情生活穩定,也有相識多年的好姊妹。電影的起首確實是由女性角度出發,反映不少女性大概到達「三十關口」前的生活點滴,既要面對青春即將逝去,也要承擔越來越多的責任。 不過發展下去,更多是談人生各種選擇,其實不止女性,我們都是在社會中一直營營役役,不斷追逐拼命,各個方面都看似美滿,其實是否自己內心最理想的想法?當中又忽略了多少人和事?電影透過林若君「隔空」認識由鄭欣宜飾演的黃天樂帶出這個命題,她機緣巧合下搬到黃天樂的家,翻讀其日記並反思自己一直的生活模式。或許我們總是在意自己年紀漸長,盡量集中精力向著自己目標進發,卻忘記了身邊的事物也會隨著時間流逝,有些事沒有好好經營就會失去,有些人沒有好好溝通就會疏離,有些更可能一去不返,變成人生中的遺憾。 相比之下,黃天樂雖然

詳情

不懂乜乜的女人

我身邊不少女性朋友,長期非常忙碌。除了日復日的保濕化妝、揀衫換衫、返工放工、洗衫煮飯、卸妝護膚、相夫教子(假如已婚)、擔心(或被關心)無得相夫教子(未婚者適用),近期時間表還額外增添兩項行程:睇電視、看電影——只因這陣子有三齣本地影視作品,都打正旗號,要說出香港女性心聲。 第一齣女人戲由TVB 炮製,名叫《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講述一對「不懂撒嬌」的香港堂姊妹,辦公室內能幹強悍,情場上卻面對中台強敵夾擊。劇集簡介寫明,這是關於「如何扭轉單身終老命運的愛情故事」。聽起來異常老套的情節,每晚卻吸引百多萬觀眾收看,甚至引起網上熱話。不少人說,此劇有別一般膠劇,畫面清新,對白精警,角色設定刺中港女心事。如劇中唐詩詠飾演的Cherry,受過情傷,堅持以結婚為人生最大意義,偏偏遇上一個恐懼結婚的男人,不少女觀眾大力點頭,「講緊我呀」。 另一個教港女點頭的故事,是《春嬌救志明》。張志明和余春嬌之間的感情,七年前萌芽於後巷煙霧,兩年後續集備受北方情敵挑戰,仍和好如初。近月上映的第三集,再無外敵,但「港女代言人」余春嬌眼見身邊大男孩長不大,心情敏感,茶飯不思,情海(無端端)又翻波。女觀眾一邊為角色無理取

詳情

面對問題,你會選擇解決,還是逃避?(一)

香港優秀舞台創作女演員彭秀慧在2005年創作了《29+1》這一齣舞台劇,全劇自編自導自演,由藝穗會小劇場演到演藝學院歌劇院,八年來累積演出了九十一場,但全部爆滿一票難求,因此我無緣欣賞精彩的獨腳戲。幸2016年,彭秀慧決定開拍電影版,在昨日我終於欣賞到其首部電影作品的優先場。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29+1》談的是女性的迷惘,尤其踏入30歲,這,是女人眼中很可怕的數字。究竟應該專心事業嗎?但當事業稍有成就,就與家人關係疏離,甚至開始要計算當了幾多次伴娘,怕做了三次就無法結婚,但最最最苦惱的,是拍了很多年拖對方沒有結婚的打算,又或者,根本連一個對象都沒有。電影《29+1》中的女主角林若君(周秀娜飾)就是這樣的事業型女性,在踏入三十歲前的一個月,她獲其上司Elaine(金燕玲飾)賞識升職,但當事業有成了,卻與由中學時期已一起的男朋友(楊尚斌飾)步入了倦怠期…… 林若君有一次搭乘的士的時候,問的士司機有些新簇簇的傢俬有沒有興趣接收,她不是為了搬屋,只是希望想買新的,司機當時說了很精警的話:「之前屋企電視壞咗,第二日阿仔就買咗個新,而加年輕人覺得拋棄一啲嘢太易,但冇諗過可以解決(修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