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罷工事件:罷工車長錯了?略談罷工兩難局面 文:余照

九巴車長「忽然」罷工事件,源於大埔公路意外後,經「檢討」並與「工會」磋商後,巧立名目地調整「月薪車長」薪金福利,指薪金上升三成,迅即被揭發算式與項目可疑,結果竟然是比之前還少了一蚊!而「代表」各層級的車長協商的「工會」,是張建宗口中「歷史悠久」的工會「工聯會」的屬會。於是,有車長上周得悉方案後,在社交App組織起來,一呼百應,百呼千應,終於成為一宗發人深省的罷工事件。事件在撰稿當天,仍未結束,不過回顧五年前碼頭工人罷工的社會反應,今次九巴車長另組工會式的組織來罷工,再看支持9A狀元「巴膠」(現已成為九巴管理層的狀元司機)言論的乘客,更有不少知識份子趁機分享他們乘搭巴士時的不良經驗,加上罷工車長葉蔚琳與伙伴接受訪問時,提到九巴是「公營機構」,認為身為「公營機構」,應以市民大眾安全為前提云云(根本沒有告知大眾,九巴實際上的大股東是某地產商),就可猜想今次罷工事件,凶多吉少。 回憶五年前一場罷工事件 有人認為車長自己不團結而招至失敗,有人認為泛民工會組織沒有撐場而道德失格,不管以上指控屬實與否,與罷工成敗似乎毫無關係。五年前碼頭工人罷工的其中「班底」是大專學生聯會(學聯),既有學生組織與左翼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