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學童之苦

原以為,香港的教育很有優勢,一方面是東方社會的家庭重視孩子的成長及學習,都對子女們有要求,學習都有目標,不會太自由散漫;另一方面,西方教育強調學生為本,重視個人的潛能,可引發兒童學習興趣,內化學習,具創意,能自我探究及解難。能融和東西文化兩種制度的優點,應無往而不利。 事實上,學童正承受兩種文化及制度之苦。 重視子女成長的良好願望,卻變成虎媽式的訓練,既不要輸在起跑線上,又不斷透過在大量測考競爭中,展示如何優秀出色及不能瞠乎人後。有需求自然有供應,學校都把教育心理及學習理論的專業知識拋諸腦後,以艱深課程、海量家課、密集操練,務求谷出短期成績,以符「虎家長」的要求。 二千年的教育及課程改革,引入很多西方教育制度的元素:要發揮孩子的潛能,照顧其學習習性,培育學生的內在動機,自主性強,能自我尋找知識,掌握新世紀所需要的共通能力;在實踐上,既高舉「學會學習」的旗幟,及建議推展專題研習、閱讀、體驗學習、高階思維、自主學習、STEM,以至各種校本評核等等,都是很吸引的。可惜,浪漫式的引入新猷,又不檢討原有制度之惡,簡單至應擱置或取消只帶來大量操練壓力的小三TSA/BCA,仍欲拒還迎。 苦的就是任制

詳情

龐永欣:TSA風繼續吹

教育局吹風,傾向明年小三復考TSA,並指檢討委員會做過「全面」調查,校長和家長都支持復考云云。但在這段期間,官方對TSA作出了什麼改變,改善了什麼,令人對TSA刮目相看?我們能理解的,就只在調整試題的題型和難度。但TSA為人詬病的操練壓力,並不單在於題型和難度,而是源自官僚制度利用測考分數,作為問責、評鑑、監控個別學校和學生表現,甚至是向學校施壓的工具。TSA這種屬於由上而下的「總結性評估」(summative assessment),還說能改善教學、促進教學,實難置信。事實也證明它沒有這樣的效能。令人不安的是,今次的所謂檢討調查,雖稱由教授設計,但處處存在偏好,就像做了手腳的骰子一樣,擲出來的結果當然是「支持復考」。這一點我在從前的文章已揭露過。這一切距離全面公正的檢討甚遠。大家提出過的不記名、不記校、抽樣考、隔年考,保證個別學校和學生身分不泄露,TSA只進行對「系統」的評估,不會變成架在老師頭上的一把刀的一切建議,基本上是零回應。TSA這場爭議,實在令人疲累。大家好像對着一幅牆說話,道理講過百遍,但官方和檢討委員會的態度是「睬你都傻」,認為改改題型和難度就夠。最令人擔心的是,學校把考試操練埋在課程裏,滲入日常教學,學生因此變成考試的機器。[龐永欣 pongdidit@gmail.com]PNS_WEB_TC/20171206/s00204/text/1512497316799pentoy

詳情

再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

審計署又出報告,指教育局和語常會對「普教中」的研究,不盡不實,花了錢資助和推行普教中,卻不知道有什麼成效。 請勿忘記,提出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為長遠教育目標的,是官方的課程發展議會,時年為2000年。當年已有人問:這是個「政治」決定?「經濟」決定?還是純粹基於「教育」和「學習」的考量? 語常會曾在2007年撥出了2.25億元,資助160間學校推動普教中,引起全城騷動。我2008年曾在本欄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有什麼研究和證據,說明普教中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要花這麼多錢,不是應該先完成初步研究,確定可期待的成效嗎? 當年的語常會主席田北辰回應說:普通話聽說能力比用廣州話學習的學生有進步,寫作也較流暢。他的說法原來只是個人印象。 要留心的是,語常會在1996年接管了「語文基金」,目的之一正在於加強其研究功能,可惜,這個語常會只是個大花筒,連自己花了的錢有什麼「成效」,也闊佬懶理;2007年拋出2.25億,到了2012年,錢都差不多花光了,才找來4間學校做相關的「成效研究」,結果是「研究對普教中沒有明確的結論」! 有支持TSA/BCA的某校長說,其學校上學年收到2800萬元政府公帑資助,認

詳情

考不考BCA,家長有權選

泥漿摔角的輿論戰 教育局在社會未有共識之下,強行換以BCA之名全面複考TSA。而新一輪的輿論攻勢已經由一班願意為TSA說項的校長甚至是家教會人仕頂上,試圖把焦點由政府轉移到民間,學校和家長的矛盾之上;而這些輿論更頂替了官員說話去對抗立法會議員的反對,令到普羅大眾以為是立法會政治壓力所迫。試圖以民對民去分化社會,再套上政治化污名的手法去進行這場鬥爭。再跟他們泥漿摔角式辯論、筆戰,只會令到不熟識TSA的市民更覺添煩添亂,令社會對議題生厭。 強制TSA不合情理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以理說服對方。盡管連一些向來跟政府關係密切並具份量學者也起來指出TSA的問題,官員仍是封閉,聽不入耳,我只係想強調法理同權利。既然教育局認為TSA就是教育的重要支柱,那就請修改教育條例,或者把TSA加入外評,甚至定為辦學必要條款!否則,強制TSA就是不合法,不合情!別口口聲聲說邀請全港學校分享試行經驗,但又發出沒有選擇的通告給學校,這是典型的政府語言偽術!因為受公帑資助,相信很多學校認同但也說不出口。公帑是來自稅收,但教育局竟然從來不向市民、家長問責。 家長有權選 既然教育局強調BCA是研究計劃,那即是說家長作為未成

詳情

TSA:為何評估?評估什麼?

設立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的原意某程度上是評估學校的表現。根據教育局文件,評估學校是有多個不同指標;當然學校表現可以某程度上反映在學生的成績表現上。然而,現今學生成績(或TSA成績)卻成為評估學校表現最為重要的一部分。背後邏輯是將學生成績看成為教師教學表現的結果,再以教師教學表現看成為學校的表現。沿此思路,下文將反思幾個有關教與學的根本問題。 單比較成績 未必能指出「學不好」根源 第一個問題是有關學生學的問題。單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反映他們的學習情?是假設學生考得好就等於學生學得到。姑且不談何謂「基本能力」,或TSA(BCA)所量度學生基本能力的有效性,但學生考得好就真的等於學生學得到嗎?而當學生成績不理想就歸咎學生本身學不好這說法真的沒有問題嗎?要知道,每間學校所招收的學生,背景興趣不一、能力各異。而且,每間學校不僅資源不同,即使資源相同,但招收了不同類型的學生後所產生出來的學習環境亦可以大相逕庭。這些學校與學生的差異影響?學生的學習與考試成績,但卻根本無法在TSA(BCA)評核之中反映出來。單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反映他們的學習情?不單偏頗,而且單從比較學生成績

詳情

局長的新衣——BCA/TSA的爭議

家長覺得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主宰了孩子的學習,妨害孩子的健康和成長,要求取消這個考試。教育局長的回應,是認為家長不夠專業,另委任了檢討委員會研究。結果是考試繼續,但換了新名字,叫BCA(基本能力評估)。 局長拿着BCA這件新衣,到處宣傳,表示這是香港教育體系的支柱,不容改變,更不得取消。跟着局長的,還有一些專家和教育工作者,強調考試對教與學的回饋作用;反對考試的,便不夠專業。 筆者當然不敢以專家自居,只想學學「皇帝的新衣」故事裏的小孩,說說其他人沒有說出來的話。 考試一向是社會裏低下階層向上流動的重要門路,而香港學生對考試的適應能力也很強,因而形成了考試主導學習的慣習,20多年的教育改革也革不掉,反而變本加厲,連幼稚園也遭波及。 分數至上 影響孩子健康和成長 考試主導教育,在教育的理論體系裏,當然不是好事,但卻從來沒有人膽敢倡議取消考試。事實上,從系統理論看,訂立了目標,投入了資源和加工,產出了成果,最後還得檢視成果,看是否能達到目標,是必要的步驟。這最後的一步,便是回饋。課程發展的過程如是,整個教育系統的發展也如是,考試便是這個系統裏提供回饋的手段,不能或缺。這就是局長和一些校長

詳情

「後TSA」評估策略:因材施測 因材施教

教育局於2000年推行教育改革,並推出多項評估改革措施,包括嘗試以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以下簡稱BCA)為學校提供教學回饋,鼓吹「促進學習的評估」和「作為學習的評估」,但成效未見彰顯,BCA近年更遭到家長強烈反對。根據PISA(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2015年數據,香港中二學生雖然成績蜚聲國際,但測考焦慮卻頗為嚴重:82%學生「經常擔心自己難以應付測驗」;67%學生認同即使「為測驗做好準備」,「也感到非常焦慮」。教育工作者不得不深切反思,並積極尋求解決方案。 目前BCA非促進學習最佳評估工具 BCA計劃的初衷,是透過評估取得回饋,讓教師和學生針對改善策略。但明顯地這個良好原意並未達成,部分教師和家長認為目前的評估對學習沒有幫助,社會上為了BCA的存廢爭論不休。究竟評估回饋怎樣才能對學習有幫助?首先要了解,學習總會有難位及迷思,遇到學習難位時,如果老師能在學生的「可發展區」加以協助,學習便比較容易。「可發展區」是指學生依靠自己的努力所達到的「實際發展層次」,與在他人輔助下所能夠達到的「潛在發展層次」之間的距離。在這「可發展區」內,他人的輔助對學生的發展效用最大

詳情

憤慨偏頗的傳媒,懷念嘉諾撒的仁愛

來自嘉諾撒聖家(九龍塘)學校的校長邵苑芬修女繼早前出席商業電台「政經星期六」力撐BCA後,日前又再度在同一個節目上發表言論。 偏頗的公衆大氣電波 一般的社會時事節目,除了是個人專訪,就具爭議性的話題都會邀請不同意見的嘉賓出席。三星期前的這個商台節目請來三位全部都是支持TSA的嘉賓,分別是邵修女、某校家教會主席和教育大學數學的陳偉康。今個星期,不只又請來了邵修女,更加請了TSA檢討委員會成員林日豐和近期甘冒被彈劾也要力挺TSA支持者言論自由的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蔣麗芸!然而今次似乎是「進步」了,為免遭人耳語,也請來了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女士。但整個節目都仍然是以支持TSA為主調,邵修女可一口氣個人show式暢所欲言幾分鐘,但何女士説不到幾十秒就被主持人打斷。在三對一,和早有預設立場的主持人所控制下,反對TSA的家長聲音只是被用作點綴。再配合緊隨的商台新聞報導只引述邵、蔣、林的觀點,「政經星期六」再次成功為政府政策護航。 究竟為何這個每星期只有一小時的節目要在四星期內兩度討論TSA呢?那得要先看主持人是誰,就是陳淑薇(May姐)。她不只是商台新聞總監,更是太平紳士和擁有銅紫荊星章,與特區

詳情

何以TSA要頂住不應存在的「千倍壓力」!──回應侯傑泰的錯誤指控

讀罷侯傑泰的文章(註),有個非常強烈的感覺:其實侯傑泰不適合當TSA檢討委員會的成員,他似乎無意維護TSA作為「低風險」(low-stake,可理解為低壓力)評估的性質,甚至認為壓力再大1000倍,都值得政府「頂住」。更大的問題在於他以權威的口吻所描述的外國例子,實際上錯誤連篇!倘政府真的以他提供的「權威意見」作為決策依據的話,則無怪乎今日政策之荒腔走板、進退失據了。 必須正面回答的本地TSA實質問題 讓我們先回顧TSA的初衷。 TSA源於梁錦松領導的公元2000年的「教育改革藍圖」,當年教統會為了減輕高風險考試壓力,廢除小六學能測驗(5年後新派位考試機制又重新降臨),合併高中兩個考試,打造中小學12年「大直路」。新增的TSA只是評估整體學生學業進展,與學生升學無關,故一開始便強調是「低風險」。 然而事與願違,在教育當局帶頭之下,TSA悄悄地從「低風險」變成「高風險」,引發大量操練,而且禍延小學低年級,這已是大家早已熟知的情節。 時至今日,關於TSA是否應該做下去,或應該怎樣做下去,當局應該好好回答3個問題: (1)設置TSA的基本目的,是讓社會清楚了解中小學生的整體學業成績狀況,TS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