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二攤

我們誰不是從娛樂版學會這三個字?港劇最熱火朝天的年代,演員紅起來時,劇接劇,大家也沒說看厭。紅人多人要,搶不到期,退而求其次,後備那一位,就變成「執二攤」。人人如是說,讀者聽慣了,很容易不以為意,更不會從補上那位的角度去想、去感受。娛樂版用詞愈來愈刻薄,雙關語大行其道,為博讀者一笑,mean到無以復加。很多年前梁文道寫過一篇評論,感嘆報章雜誌「無腰不姣,無吻不激」,我們看姣腰有年,練就了久在鮑魚之肆不聞其臭的功夫。 所以當記者以一條充滿香港特色的問題揚名奧斯卡時,她本人大概是不明所以的。換了在香港,連「執二攤」都可以直接問出口,現在已經包裝了問題,滿客氣地問影后是否覺得欠人一頓飯一杯酒,不是很醒目嗎?再說,Emma Watson是首選,人盡皆知,如果由她來演,Emma Stone不就沒有機會嗎?她多謝一下人不是很應該嗎? 機會這回事,只有掌握了才是真的。不管之前屬意是誰,最終穿上Mia的服裝,唱歌跳舞念對白的那位,所有本領都是自家的,關其他人什麼事?這道問題暗示了如非人家不要,幾時輪到你?一句說話抹煞了一個演員付出過的心機和氣力,這樣的弦外音,離開了維多利亞港,分貝擴大了,別人聽來刺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