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沒有分享的舊照片

剛過去的星期日,是六四遊行的日子,準備瀏覽面書時看到頁首的回顧相片:原來六年前的六四遊行是同一天,相片中是四個自發來參與遊行的學生,滿臉稚氣地推着籌款車,在已經封路的電車路上合照。今天,四人都大學畢業了,各自在社會不同的崗位打拼,有的更已在自己的範疇幹出成就薄有名氣。面書重溫這些舊照,正是希望版主上載與人分享,自己看着相片,也想像得到學生們在面書上重拾自己六年前的青澀那份興奮。正準備點擊分享之時,心情驀地一沉,收起了準備分享的指尖。曾經有年輕人因為在社交平台上表達過對佔中的支持、在面書上貼上維園燭光的圖等等,因而在求職時遇到刁難,甚至在網上被起底欺凌。這次年少時的參與,會否為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呢?還記得二○一二年反國教運動時,公眾對公民廣場內的年輕人是包容的、欣賞的——難得年輕人積極參與社會嘛!即使是二○一四年的佔領運動初期,報章傳媒仍可坦然拍下一張張罷課中學生的臉,不怕為他們帶來什麼麻煩;但今天撕裂的社會氣氛令年輕人容易因為政治表態而招來惡意批評,而被迫要犧牲本來應有的表達意見分享感受的自由。最後,我無奈選擇了將舊照私下與教過他們的老師分享,即使不忍看見對批判政權的包容點滴消減。[張銳輝]PNS_WEB_TC/20180530/s00204/text/1527617832183pentoy

詳情

馬傑偉:港女藥丸Post

facebook心理,變化微妙。我和世侄女早已睇post唔發post。以前,fb friends,都真係friend friend哋,今天fb好似個「公海」,乜人都有,你今日出咗兩粒暗瘡,唔會喺銅鑼灣Sogo十字路口,大大聲嗌「好痛啊!」但世侄女話我知,有一種「港女藥丸post」,當事人久唔久post張相,show幾包醫生開嘅藥丸袋,或一樽咳水,話:「又病喇,好辛苦!」然後下面一群朋友留言:「加油啊!」「好可憐啊!」「錫錫!」看官,你懂的!病人就是要朋友同情鼓勵。我係男人,唔知女人心理。世侄女話,有些妙齡女人瘦身美圖,經營女神形象,亦愛收兵,明知唔會同班觀音兵拍拖,但暗示有可能發展,久不久「派軍糧」,即係合照一下、飲杯咖啡、post張卡娃兒照片,激勵一下軍心。藥丸post係一種十分專門嘅genre,要病得慘情,給人有種頭暈身㷫的酥軟感,例如「低燒幾日都唔退,今日仲要present,點算呢……」聽世侄女說,見過一個「搬屋藥丸post」,效果立竿見影,女神搬屋先嚟病,下面留言群情洶湧,麻甩兵團,人人搬屋。我發覺,藥丸並非港女獨享,男人也有呢鋪癮,有些「軟男」,也愛在facebook訴苦,話自己做得好辛苦,飯都唔得閒食,或給賤人陷害……下面留言,也是「加油啊!」「撐!」求仁得仁,眾親友打氣,當事人迎難而上,發憤做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9/s00192/text/1526667456486pentoy

詳情

陳帆川:林芷彤報財經rap出2000 like是什麼玩法?

無綫前財經主播林芷彤,以急口令形式讀出免責聲明,一度蔚為佳話。最近她過檔一個財經網媒做主播,翻炒急口令熱話,以「rapping」形式報道當日大市,旋即在網絡瘋傳。筆者身邊不少新聞人,對此卻頗為側目,大嘆「世界難撈」。這種心態,正正是傳統新聞人轉戰網絡的死因。 就在該條短片發布前,筆者受邀到樹仁大學,參加紀錄片《記錄時代》的試映會。該校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李家文博士及畢業生冼浩賢,耗時一年半,追訪多位新聞人,探討網媒在商業壓力下的求存之道。影片拍得趣味盎然,並完整地反映了行業實况。 種種變革終被讀者接受 到分享環節,接受紀錄片追訪的「香港01」與《蘋果日報》兩位中高層,接受提問。不止一位觀眾,毫不客氣地表達對新聞低俗化的不滿,認為那是讀者離棄媒體的主因。亦有觀眾問及嘉賓對100毛的看法,兩位新聞人的結論是:100毛不是做新聞的,如果做新聞也得採用該種非常「惡搞」的手法,已經踰越了底線。 有趣的是,同場有學者分享,曾幾何時,報紙圖片由黑白換成彩色,也一度飽受批評,遭指摘為離經叛道。而在動新聞剛誕生的時候,也被許多媒體人批評為漠視新聞道德。不過,種種變革,最終皆一一被讀者接受。 100毛該

詳情

新班子考驗?嚴選三大吸嬲政府部門

林鄭月娥新班子,想挽回港人信心殊不容易。回顧梁振英政府,在網上吸「嬲」無數,而數到吸嬲王者,則非以下3個政府決策局/部門莫屬。它們的惡行,分別是拉阿婆阿伯和無牌小販、懸掛颱風暴雨警告信號但無法令港人受惠,以及助長諸多深奧題目去考核小朋友。 朱婆婆賣1蚊紙皮被控事件,力壓「港版Celine Dion」與「炒貴刁」兩大要聞,獲得全城關注,並在傳媒與政黨出手下,迫使食環署再次跪低撤控。誠然,朱婆婆身世可憐,自力更生的香港精神也值得尊敬,市民如踴躍捐輸,能體現人間有情。但每每以大眾同情心,去凌駕政府部門的執法權,長遠來說未必是好事。 今時今日,食環署前線人員可謂動輒得咎。當事人一旦是長者,基本上已難以執法;而即使事主正值壯年,若然她哭聲淒厲,在圍觀者的手機鏡頭內呈現出寡不敵眾的態勢,執法者亦必然承受網絡公審。 對弱者一面倒溺愛,其實不見得是最好方案。長者推着滿車紙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的場面,相信不少駕駛者都有切身體驗。對於弱勢,我們除了報以同情,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秩序,保障大眾乃至弱者本身呢?許多急需協助的長者,抗拒綜援,會否也是公眾對「綜援養懶人」以及「自力更生最可敬」的輿論所造成呢? 另一

詳情

新人類年代記

讀大學的時候,老師們都很痛恨《蘋果日報》。 老師們都說,蘋果日報把美國大眾化報紙的「煽、色、腥」新聞報道手法(sensational)帶到大家眼前,吸引眼球,把報紙本來有的傳遞真相、監察政府、三權以外的第四權等等的角色消退。取而代之,就是把最八卦、最瘋狂、最無聊的東西,放上新聞。如哪兒有自殺案,就把受害人的死相都放在頭版。祥哥祥嫂的爭產案,對大眾本來沒有什麼意義,亦沒有什麼公共性,但也需要把東西放到頭版。因為這樣子的版面,才會令人買報紙。 「什麼叫新聞」這些問題 變得太奢侈 老師們那時候的論調是很嚴厲的,說學院出來的人,要緊記自己在學什麼。那時候,大學生們還有大學生們的頭巾氣(或被稱為志氣的無聊東西),他們會想像,就算世道變得多壞,他們都知道何謂對錯,再去着力改變世界。 結果,到了2017年,大家還有買報紙嗎?做早晨節目的時候,天天都會讀報,看着不同的報紙一天一天的比衛生護墊還要薄,傳媒系學生已不太在乎文字,因為他們需要學會如何一個人剪片、寫稿、錄旁白再後製然後放到網絡,「什麼叫新聞」這些問題,都變得太奢侈。 為何來來去去都是看沒營養資訊? 隨着不少傳媒都轉向社交網絡,而所謂社交網絡就

詳情

公關災難小編炒晒未?睇清網絡大忌保平安

公關災難何其多?先有紅十字會捐血危機,再有西九龍中心因為兩球雪糕要道歉,還有開價萬一蚊請「十項全能」奴工的不知名公司。涉事小編和發言人,成為眾矢之的,但有時只是他們太老實,將自己心目中的真相如實稟報,並犯了大忌:命令公眾。 紅十字會動輒得咎,大背景是極右思潮在互聯網壯大,反對大愛互助。所謂捐出的血會運上大陸,一早實證是假消息,普羅市民不會相信。不過,去捐血要人排隊4句鐘,又希望「奴隸」調整作息時間以遷就捐血,就觸動很多人神經了。 紅會的呼籲,只是實事求是,而同一時間,該會已承諾改善安排,理應問題不大。奈何,部分網民僅僅擇取其發出的呼籲,放大事實,斷章取義為其炮製公關災難,一呼百應。 在未有社交網絡的時代,大家聽了紅會呼籲,不會出聲質疑,因為指摘紅會是道德不正確。來到現在,大家在網上匿名抒發,才發現同道中人那麼多,自然愈鬧愈大聲。紅會只能從善如流,減少依賴以臨時呼籲的方式管理捐血者,調整捐血安排。若重演類似失當,恐怕將成為仇恨者的助燃劑。 無論真相如何 網民要的是抒發情緒 至於西九龍中心不跟雪糕店續約,是商業決定,但商業考慮從來不是網民考慮。中心在社交網絡專頁暗諷網民力撐的雪糕小店,還有

詳情

特首選舉中「媒介化參與」的發展和弔詭

對從事或研究政治傳播的人來說,剛過去的特首選舉可算弔詭。選舉傳播過程有非常壞的一面,主要是大批主流媒體延續了5年前特首選舉中的歸邊現象,並同時配合各路人馬的放風行為,構造出一個具中國特色的「跑馬仔遊戲」。但選舉傳播也有進步的地方,一言以蔽之,香港可說是首次出現了一場由社交媒體帶動的參與式選戰。 所謂參與式選戰,是指普羅大眾在選戰過程中不止是競選宣傳的受眾,而是直接地參與到選戰過程之中。當然,就算是傳統的選舉,選民都可以透過參與候選人的集會或成為選舉工程中的義工而參與到選戰之中。但在傳統的選舉中,展現這些參與行為的選民始終是非常少數。到了數碼媒體和社交媒體的世代,選民則可以有更多機會和方式,對選舉過程有「媒介化」的參與(mediated participation)。 一場由社交媒體帶動的參與式選戰 談是次特首選舉中的「媒介化參與」,自然要從曾俊華的選戰談起。撇除大家如何看「曾俊華現象」的政治含意,沒有人能否認其選戰的出色。重要的是,他的選戰出色的地方,不止在於他的文宣比別人做得好、短片比別人拍得感人,或口號比別人的「貼地」;突出的地方,在於他的選戰真正由網絡和社交媒體帶動,而且讓市民成

詳情

「今天我」裏看小圈子選舉

在開始講我想講的話題之前,我想問你:你是經過什麼途徑讀到這篇文章的呢?這問題看似無聊,但這正正就是本文的主旨。 最有可能的答案,是你的朋友在facebook將這篇文推送給你;另一個可能是,你有讚好星期日生活、明報即時新聞或陳電鋸的facebook專頁,於是這篇文出現在你的news feed,而你又對本文的主題1有興趣,所以點擊來看。再低的可能性,是你會瀏覽明報的網站,也會看點副刊的文章,於是乎看到這篇文。 也有可能是,你手上有一份實體版《明報星期日》生活,是你在公廁如廁時拾到的。本來你是在讀阿果的專欄,但卻在偶然機會下才發現到這篇文章。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以上多種讀到本文的途徑,絕大部分都是因為你或你的朋友根據自己的喜好,做過了一些選擇,這篇文才會出現在你眼前。而只有最後「想讀阿果卻偶然讀到陳電鋸」,才是真的隨緣(serendipity2)讀到。 以前的年代,隨緣接受消息和觀點,相對會較容易。例如在看電視新聞,可能你關注的只是體育新聞,但卻會偶然攝收了些本地新聞和國際新聞,大約都會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以前讀實體《明報》的世紀版,是整版的看,故此會讀到李立峯和梁啟智,也會讀到阮紀宏和

詳情

下屆政府應用人唯才 善用社交媒體聆聽民意

特首寶座最終花落誰家,將於3月26日下午分曉。下屆特首除了要具備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所提出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以外,還要在管治班子組成和施政風格多下工夫,方可改善未來管治。 建立包容政治 緩解對立 縱觀現屆政府,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立法會內陣營敵我分明,導致政策推行諸事不順,使香港發展停滯不前。究其原因,行政會議、問責團隊及諮詢架構中,往往以建制派人士主導居多,偏聽情况嚴重。 要化解矛盾,來屆特首的管治團隊必須廣納不同政治光譜人士。以往鮮見泛民加入政府的管治班子,箇中原因並不是政府沒有釋出善意,而是源於泛民的心魔。他們普遍沒有執政願望,認為加入政府就會馬上成為建制的一部分,失去永遠反對政府施政的空間。 除了泛民的心魔,行政會議制度的集體負責制亦是另一障礙。所謂行政會議集體負責制,即行政會議成員必須支持政府議案。可惜,如有泛民背景的行會成員這樣做就會在某些政策上違背自身的政治理念,辜負市民期望,甚至押上政治前途。由此可見,政府應切實考慮讓行會成員毋須跟隨集體投票,讓有能力的泛民人士更容易加入政府管治團隊。我相信唯有一個包容不同政治光譜的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