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DEN AGENDA:談Live House、獨立音樂、本土文化

喺講Hidden Agenda被打壓一事同有關制度之前,我想主要講吓live house嘅本質同埋其重要性。因為比較熟悉台灣獨立音樂,希望以台灣情況與香港做比較,亦都可以作為參考。 同大公司捧新人嘅模式唔同,好多獨立音樂人都係從live house呢啲細場地慢慢儲樂迷,然後走上更大舞台,進佔主流華語市場,直接影響整個音樂文化。以台灣為例,live house孕育咗咩歌手呢?五月天、蘇打綠、張懸、陳綺貞、盧廣仲。冇live house,幾乎就唔會佢地。 去返香港,我地有My Little Airport、觸執毛呢兩隊喺海外有相當名氣嘅band、近年風頭一時無兩嘅樂隊Supper Moment、今年香港第一首破二百萬Youtube views嘅歌《長相廝守》,主唱嘅ToNick,佢地亦都曾經喺Hidden Agenda表演。 香港音樂已死?My Little Airport嘅專輯係連西班牙公司都搵佢地出版,連外國band都會翻唱佢地嘅歌;觸執毛仲曾經獲得《Times》點名讚賞;Supper Moment、ToNick就更加唔使講啦。 你夠膽話live house唔重要咩?如果冇咗以上呢堆,

詳情

政府賭不起我們對音樂的愛

Hidden Agenda阿和阿源、一名觀眾(mo)、Ttng 及Mylets 全數演出者剛才被捕,對於香港樂迷來說這應該是個不意外的消息,因為較早之前,政府(主要是地政署和警察)經已磨刀霍霍,好幾次到場警告HA之地契事宜(而每次「警告」行動中,儘管警察並沒有義務協助地政署人員,警察卻還是到場支援了,這代表這是一個有預謀的行動計劃,而不是地政署單純的履行職務。如果再要追溯,其實由hidden agenda存在之始,就已經是政府的眼中釘)。 如上文所述,政府檢控HA本應是各位能夠預料之事,只是今晚政府和入境處以有三、四十人在場打鬥及海外樂隊來港演出之工作簽證有疑為名,不怕家醜外傳鬧成國際醜聞,於活動舉行期間,眾目睽睽下出動若干全副武裝的警察,以武力壓制Hidden Agenda,拘捕話事人及外國樂隊,過程中HA負責人阿和疑似遭受警察「摑臉、捏頸、毆打」而受傷,不能行動,爾後遭拘捕並帶上警車。 對於旁人來說要知道的是,Hidden Agenda或所有違的法,都是過時又無益的法例,更與前年「活化工廈」政策對藝術工作者和工業大廈結合的宏願互打嘴巴。(註:報道指出,活化措施令工廈單位租金不斷上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