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社會的《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不知怎地,看《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令人想起若干香港社會現況的影子:位高權重的人藉權勢掠奪社會資源,只是從手指縫漏些給蟻民,一班蟻民甚至要鞠躬道謝,若有不滿苦無機會都只因你們這班蟻民不夠努力而已。你住「劏房」因為你不夠努力;你只得「最低工資」因為你不夠努力;你上不了大學因為你不夠努力。人人以為表面正常的社會其實一直處於不正常的狀態,面對如此社會,可能要使用不正常手段才能撥亂反正,主角Toby向哥哥透露不想兩個兒子像他一樣窮下去,側面透視了富裕社會貧者愈貧的悲哀,電影揭示了權力和制度把人迫到絕望,令人不得不以牙還牙,反抗到底,最終註定是一場悲劇。 導演David Mackenzie,加上編劇Taylor Sheridan,交出了很好的成績,獲提名今屆奧斯卡最佳電影,卻成為最受冷落的一部。儘管未能得獎,風頭亦被其他幾部電影蓋過,然而電影其實拍得很好,結構完整不在話下,情節亦跌宕有致,戲味非常濃郁。特別是兩個主角的性格寫得極為細緻,同樣是火爆激情,弟弟行事心思細密,為家庭可以去到好盡;哥哥則衝動任性,到處惹事生非,膽正命平。但有時想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