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責任

周日看何韻詩紅館個唱,氣氛一流,觀眾投入到站起來鼓掌打拍子。歌手的聲線和體能都在最佳狀態,演唱會賞心悅目。參與個唱的藝人同樣出色,好像歌手自彈自唱《木紋》時,日本魔術師的水晶球變幻演出實在令人分心,歌聲和表演同樣精彩。何韻詩由頭唱到尾,最後唱的《癡情司》音樂響起,我的腦海隨即浮現舒淇和她的MV,動聽淒美。《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和《禁色》都是出色的廣東流行歌,林振強和陳少琪的歌詞別具特色,難得何韻詩將別人的歌唱得渾然天成。順帶一提,林振強的歌詞別具一格,例如《加爾各答的天使》寫出愛至成傷的意思,可惜,即使在德蘭修女封聖前後,這首歌依然沒有太多人留意。在台灣藝人無緣無故要公開道歉的時候,曾有當地作家撰文慨嘆台灣連一個何韻詩都沒有。我為欣賞何韻詩歌藝而買票捧場,歌手最重要是唱好每一首歌,其次才是參與社會運動,能夠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企硬就最好。做人難,做貫徹傲骨的人更難,做有責任感有種的人更是難乎其難。我永遠站在雞蛋一方,以行動支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人。加油。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4日) 何韻詩 HOCC

詳情

黑暗盡頭是彩虹

HOCC演唱會尾場,感動處太多。好幾個片段,至今仍縈繞腦海。入場前,歌迷會呼籲,安哥時一起唱《是有種人》。類似呼籲,別的演唱會間中也有,但總嫌不成氣候。但這晚,菇甫進後台,觀眾席忽然傳來十下倒數,四面有人分別唱「是有種人……」。唱罷,菇沒動靜。於是,又再數十下,今次,歌聲壯大了一倍。第三次再來,這一次幾乎全場一起唱,節奏穩定,同一個key,像個熟練的合唱團。然後,菇忽然出現,沒好氣說:「原來,今時今日安哥不叫安哥,改為唱歌!」擇善固執,不易,家人的支持很重要。但菇更幸福的是,不但有父母的精神支持,更有哥哥在音樂路上並肩作戰。何先生是音樂總監,跟菇合唱一曲送給翌日生日的菇母。鏡頭一轉,屏幕上看見菇母,是個笑得很甜的金毛長者。這一家,實在太可愛!最後一場,菇特別為年輕的經理人獻唱《再見露絲瑪莉》,拉着害羞的她繞場一周。她不習慣鎂光燈,但仍留心着菇的一舉一動,趁在布景樓梯坐下,幫菇撥走手肘上的彩紙碎,菇親暱地拍拍她的小臉蛋,一切盡在不言中。菇好看。其餘每位演出者,都那麼特別那麼好看。來自五湖四海的超班藝術家,格鬥、打鼓、跳舞、玩火把……而我到現在仍忘不了,那一串溫柔夢幻還可以凌空飄浮的水晶球。菇說,這個演唱會,肯定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最齊心的一次。其實,我信後有來者。我猜,菇也信。為什麼?演唱會的主題是黑色,但黑了一晚,最尾忽然漫天彩紙飄下,所有表演者重新披着彩衣走上舞台載歌載舞。黑暗的盡頭,是絢爛的彩虹。菇向天揮着拳頭的招牌動作,至今仍在腦中不停重播。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4日) 何韻詩 HOCC

詳情

《Lancôme一事》突顯中國並非市場經濟也破壞一國兩制

上一個月,歐盟以大比數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指中國過度生產及削價出口,為歐盟帶來嚴重的社會、經濟及環境後果,並認為中國政府應該減少對企業的干預,因此並不認同中國有市場經濟的地位。中國加入WTO有十五年,中國政府認為自動獲得市場經濟地位,但歐盟對此並不認同。這些爭議的確存在,但是近日化妝品公司Lancôme一事,其實正正突顯了中國的確並不是一個市場經濟的地方。Lancôme原本與本港歌手何韻詩合作有一個表演,但是中國報紙《環球時報》卻報斥該化妝品公司會同「港獨歌手」合作,更點名針對何韻詩,最後Lancôme更發聲明表示何並不是其代言人,最後更取消演出。在一個正常的市場經濟社會,Lancôme並不一定需要有這種回應,但是在有干預市場的地方,商人自然有其考慮,並不是深怕消費者不買其產品,而是深怕當局隨時會用行政手段阻止其產品以及相關聯的企業的產品在大陸出售,這才是Lancôme最怕。《環時》作為國家報紙,黨的企業,利用這種方法放出訊息,道理顯然易見。這種高明的假市場真干預的確在現今環境是非常之有用,不論是在中國大陸成功外,而且這種模式更擴展到海外,可謂真正的「走出去」。封殺特定人士,從政治、經濟再到文化,這種手段近年中國當局確實玩得出神入化,神乎其技。Lancôme其實最怕得罪,並不是中國人民,更不是香港市場,而是中國政府。老實說,Lancôme繼續請何韻詩表演,可以肯定有大量五毛走出來大叫抵制這品牌,但是也同時肯肯定講就兇狠,做就XX,因為身體是很誠實的。這產品依然會繼續有人買,君不見中國國民大叫要不是中國點點點,香港就點點點,又或者斷香港資源等等,但是你到上水依然有大量水貨客,大陸巨型企業仍然要到港上市,上星期六仍然聽到雙非父母叫好又或者投訴其子女入讀小一的情況,這便是身體很誠實的表現。同樣地請大家也不要以為香港人很有腰骨,現在大叫抵制這品牌,過多一兩個月,倘若Lancôme推出新的化妝品,聲稱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再加上找了Lilian Kan又或者雨僑等在Youtube放兩段短片,再搵鄭秀文拍個廣告大叫「好正呀」,消費者又會乖乖付上金錢。因為會有人神回一句「買野姐 唔駛咁政治呀!」王晶笑你香港人但套賀獻片點差極在港都收兩千萬,這就顯然易見港人的心態。即使不論化妝品公司如何向港人打多幾巴,都不會對其公司有影響,但同時間亦正正解釋到香港正是一種完全的市場經濟的地方,因為所有的消費行為全都是個人主導而沒有受到干預。但是……Lancôme的舉動卻正正破壞了我們國家「一國兩制」的方針,因為Lancôme的回應,是怕了中國當局秋後算賬並且認為中港是同一體制之下,否定兩種體制能夠同時實行,這無疑是對我國的偉大一國兩制提出懷疑。但這種懷疑又的確事實擺在眼前,因為在此事上,的確有人在干預了別個地方的生活模式,誰是在破壞一國兩制,請問問心。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一國兩制 中國 香港 何韻詩 HOCC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