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豬」lesser evil 理應全力真心撐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上星期在東京公幹,我在吃一件好好吃的炸雞,從宮崎來的炸雞,皮脆肉滑,天下極品。忽地,朋友看他的面書,問:「健吾,你知唔知啲人話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我當下覺得,香港應該立例,在吃好吃的炸雞的時候聊香港這種低質風聲政治的人,應該罰錢,罰來的錢拿來再請我食炸雞。而且,犯例的人,要向那件宮崎雞道歉。 可以插翼離地 誰要衰到貼地? 我一直都覺得,在香港什麼「收到風」哪個做局長這些新聞,無聊至極:一句到底,就算吳克儉連任教育局長,so?你香港人又會如何?陳美齡有什麼不好?她現在得到的東西,很多香港女人都想得到:一層日本的豪宅,一個容許她外出工作的日本丈夫,3個入到史丹福大學的兒子(而且算帥),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留學讀社會兒童心理學,之後還有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教育系博士學位,在日本有在大學任教。人活到六十有一,有這樣的學歷經歷履歷,不是金光閃閃嗎?更何况,她在2017年才在大書店出版了一本中英對照的談「對教育的建議」,也寫過日語小說《完美的情侶》和《子彈作的戒指》進入日本的文學界。至少她給我的感覺是她識字的。 不是比現在的那個好嗎? 「她很離地啊!」朋友堅持。 離地?算吧。我們在周末去東京吃宮崎的炸

詳情

淪為「味公主」的建制選委

香港未來幾年的管治格局再過幾天便定筆,檢視各特首候選人開始選舉工程的個多月,其實讓香港市民經歷了一次洗禮,那種震撼,絶對不下於雨傘運動。 薯片叔叔「真」建制 在日前特首候選人辯論中,因薯片叔叔說了一句「香港作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而被網媒《香港01》Fact check指:「香港有冇咁勁?」,然後指香港已被星洲取代,跌出三甲之外,處第四位。薯片叔叔引錯書,正正因為他出身傳統建制。 香港自開埠以來,政治和社會一直由建制主導,而港英政府銳意吸納精英入建制,對香港社會發展有重大的影響。當時的「建制」,少不免向掌握社會資源和經濟命脈的商家及利益團體傾斜,但他們對建設香港社會,仍是正面和積極的。由維多利亞城時代的何啟,到一些近年退休的殖民時期高官,他們未必得到民主及民粹支持者的認同,但他們把香港建設成優良的國際城市的目標,卻有所承擔。而在十九世紀末至自九七之前,香港亦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頂級國際城市,這點可在各個國際指標亦反映出來。作為傳統建制的薯片叔叔,他知道的,仍是這個香港。 但在九七中共收回香港主權後,中共不斷以意識形態的技倆,把土共強殖入「建制派」的名號中,然後又刻意以「反對派」為非建制冠

詳情

特首選舉前的幾點看法

(1) 小圈子產生的人物,不是真選擇。同意!但在「真」和「假」之間尚有更廣闊的光譜。所謂「民主派」取得超過選委會三百席也不是什麼都做不到。起碼她們令只得一個「選擇」變成三個。 (2) 很難說三位候選人都是「垃圾」。他們都各有自己的專長和優點。當然他們個人都有無可藥的盲點。但是香港這個病了的地方,需要看什麼「急症」,才是關鍵。侯選人能有什麼人「幫助」他們,才是關鍵。 (3)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否短視了一點?是,但香港未有做大手術的條件。做大手術也有很大風險。 (4) 香港其實是要做大手術的。人當然是其中一個因素,但為什麼政府總是和商界靠攏,為什麼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為什麼兩制愈來愈沒有差異?箇中的原因一定要弄清。但政治是政治,誰有人有政治能量去主持這「死得人」的手術?我們要等待。 (5) 我相信任何一位候選人得到西環祝福,都不會有高民望。香港人這次不是求民主,是拒絕不合理不合法的干預。所以,政綱831、23條不是重點,更不代表大家接受了它們。 (6) 泛民為什麼不派人出選,親自取回話語權。我看原因有二、一是求變。這麼多年都試過派泛民代表出來了,小圈子選舉是什麼,大部份人都清楚明白

詳情

All in曾俊華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1. 希望林鄭落敗,是民主派的一致共識。但我們究竟如何做,才可以令林鄭落敗?All in曾俊華,又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2. 林鄭落敗的「必要前提」,是從建制派的八百多票中,勸退二百多票,使其總得票低於601票,因為特首選舉贏出的條件是至少要獲得601票。假如我們無法達到此一前提,無論剩下的選委票如何分配,都無礙林鄭當選。假如民主派+不投林鄭的選委只有599票,無論有500張白票,或者沒有白票,曾俊華都不會當選。 3. 因此,如果有人說,不投曾俊華代表支持林鄭,這是不認識特首選舉制度的說話,也是令陣營內部分裂、不負責任的說話。我們要問的,不是我們投不投曾俊華,而是:我們要如何使建制派跳票? 4. 曾俊華打著「團結」的旗號獲得廣大民意支持,這是一種挾持溫和建制選委的力量。「曾俊華愈受歡迎愈有機會贏」,是否則代表要逼迫無法違背自身立場支持他的人,轉向支持他?看見有些友好團體寫要票債票償,將戰友打為危害香港的罪人,不由得心酸。內鬥,不就是破壞民主力量的好方法嗎? 5. 回過頭來看,曾俊華的民意,源於我們非常尷尬和無奈的支持。試想想,假如今次是開放的民主選舉,被民主派捧上的絕不可能是曾俊華,

詳情

昔日否決政改 今日醉心攪局

反對派的邏輯有時真令人摸不着頭腦。回想當天政改方案被他們綑綁式否決,他們的理由就是基於反對人大8.31決定,並認定因為真正代表泛民的參選人將不能「入閘」參選,如此沒有真正競爭的選舉他們絕不能支持。 言猶在耳,今日特首選舉,因為反對派否決政改,我們市民固然未能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回到1200名選委投票選特首,公眾手上沒有票,選舉中的競爭已經大為減少了。但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既然當天反對派對人大8.31決定恨之入骨,到今天3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胡國興(胡官)、曾俊華——都對8.31決定的態度有了一定程度的表態。林鄭已表明人大8.31決定乃莊嚴決定,應以此為基礎。胡官則表明反對人大8.31決定,選舉論壇上更表明8.31決定從沒有在《基本法》上出現過。曾俊華雖然在這問題上給人反覆模糊的觀感,然而一直以來的觀察,他某程度上亦承認8.31決定乃中央莊嚴決定,亦沒有清晰要求撤回8.31決定。 「龍門」的確可任搬 按邏輯,反對派選委若對8.31決定撤之而後快,必須推舉認同此立場清晰的泛民代表;但如今儘管沒有任何泛民代表,他們竟然依然可以全力親身參與,並集中力量支持一名建制派候選人,當天否決政改時

詳情

特首選舉的怪誕經濟學

近來坊間某些民意領袖提出一種言論,指假若當年 831 方案能夠袋住先,今日全香港市民就有機會從曾俊華和林鄭月娥兩者之間選擇下任特首。事實上,這個組合在 831 方案不可能出現,因為這種說法完全無視 831 方案本身的缺失。筆者可以斷言,假如當年 831方案獲得通過,今天曾俊華和林鄭月娥都未能在提名委員會階段出閘。 此話何解?首先要跟大家重溫一下,831 方案有三個重要部分:第一,每名選委可以選擇二至三人;第二,投票以暗票進行;第三,出閘者需得到 601 票以上。 這個制度建基於一個良好願望,就是選委會選擇心目中最偏愛或民望最高的二至三人,讓這些候選人出閘,最終讓全香港選民一齊投票選出特首。可惜的是,這個理想實際上只是一個帶點幼稚的妄想(用英文 wishful thinking 的意思更準確) ,因為這個想法完全忽視了人性及投票時的博弈心態。 知名經濟學者史蒂芬列維特(Steven Levitt)在其暢銷著作《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便以芝加哥教師在考試做假及日本相撲手在比賽中讓賽等作為例子,指出誘因(incentive)如何能夠影響人類作出貌似非理性的選擇。831 方案

詳情

如果不是曾俊華而是劉德華

曾俊華收到足夠提名票後提早遞交表格,令餘下民主派選委無懸念送胡國興入閘,「選委應該提名誰」的爭論暫且告一段落。但是坊間有不少人仍然堅持曾俊華是Lesser Evil,民主派選委應該堅守原則,不能妥協。 有看過電影〈金雞2〉的朋友,應該對「劉德華做特首」的情節印象深刻。在香港人心目中,能夠毫無疑問地得到大多數市民支持成為特首的,除了周潤發,就只有劉德華。假設我們活在〈金雞2〉的世界裡,參選特首的是劉德華而不是曾俊華,而對手同樣是林鄭月娥,選委應該如何提名?如何投票? 在政治現實中,任何一個有可能獲得中央任命的特首候選人,都是建制派。因為一個地區的行政長官,在定義上本身就代表建制。所以如果劉德華要當選特首,亦無可避免地會成為建制的一部分。我在參選選委的第一天,已經知道能夠當選的參選人,必然會是Lesser Evil,我們最逼切的任務,就是阻止Greater Evil當選。若非民主派多年來堅守原則,杯葛小圈子選舉的抗爭沒有任可效果,大家也沒必要空群而出參與這個不民主、不公義的選舉。 特首選戰開始以來,民主派選委及市民對曾俊華最大的不滿,是他最初版本的政綱中對「基本法23條」及「人大831框架

詳情

如果民望一直領先都不能入閘

特首選舉的最新形勢發展是,縱使曾俊華在所有特首選舉民調中,支持度一直領先其他參選人,但諷刺的是,卻有可能拿不到150個提名,因而不能入閘成為候選人。 兩面楚歌 這是因為他面臨「兩面楚歌」:一方面,「西環」和建制派全面為林鄭月娥箍票,而讓他很多提名被挾走;而另一方面,向來以民意與政府周旋的民主派,今次亦有不少死硬派,拒絕跟隨民意。 雖然,外界原本一直相信,工商界應該是曾俊華的票倉,但近日卻有不少媒體報道,不少工商界選委礙於強大箍票壓力,不敢在要公開的提名階段支持曾俊華,而只能留待他若然成功入閘後,才在投暗票的階段投他一票。 據近日報章報道,這些強大壓力,包括:個別需要箍票的重點界別,選委遭「西環」逐一召見,甚至出動4名官員見一個選委;選委提名表格早已有人幫你填好,只要求你簽名;又或者,被曉以大義,遭所謂「深度照肺」等等。 周日,向來在工商界具標誌性的李嘉誠,說雖然一定會去投票,但卻不會提名任何一名參選人,因提名會「得罪人」。如果連這名地位顯赫的首富也如此,相信曾俊華在工商界能獲得的提名,將「買少見少」,增加入閘難度。 近日有建制派及評論對泛民冷嘲熱諷,提出所謂「誰偷走我的選票?」論,說如

詳情

星洲放眼全球,香港只北望神州?

無論閣下是否喜歡與他人作比較,也不會對香港與新加坡的競爭感到陌生。惡性競爭,並不一定需要倚賴自身進步,只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倒敵方;良性競爭,則可以從對方身上學習長處,改善自己不足。 那麼,新加坡有什麼地方,值得香港學習呢?這看似是個老掉牙的問題,但答案仍可以有所不同。近日,新加坡政府未來經濟委員會發表「未來經濟報告」(The CFE Report),提出七大策略發展策略,當中首要強調經營穩固和多元的國際網絡,當中包括與東盟經濟共同體成員國(ASEAN)、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員國加強貿易和投資合作、成立全球創新聯盟等。雖然這份報告在字面上,仍提及要與中國打交道,但明眼人也不難看出,報告的重點,是強調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否則只會被別人牽着鼻子走。 事實上,新加坡矢志鞏固面向全球的國際網絡,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新加坡作為小國城邦,只有透過多邊合作外交平衡,才能在多國環伺下,實現相對的最大自主。在愈來愈多國家把本土化等同於反全球化的年代,新加坡看似反其道而行,但這種成功的經驗,正好告訴我們,拓展國際網絡與保障本土利益,並無必然的衝突,兩者甚至能夠相輔相成。這種全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