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的烏龍與新局

搭了五小時飛機,正好錯過整個奧斯卡頒獎典禮直播。拜現代通訊之賜(害),才走出空橋,就被排山倒海的fb、Line信息給淹沒:奧斯卡大烏龍,先念出La La Land獲得最佳影片,才發現頒錯,更正得主為Moonlight……有人學政客名嘴迫不及待提出陰謀論,有人如私家偵探找出幕後流程(很多人可能首度稍微清楚這個獎的評選和揭曉方式),不出預料也有媒體來電詢問金馬獎如果遇到類似情况會怎麼辦。 儘管La La Land平紀錄獲得14項提名後,各式「黑特文」前仆後繼地扯它後腿,惟此情形過去也屢見不鮮,就算它在擁有最多影藝學院會員的美國演員工會獎落敗一回,但最後真失了荊州,還是教人有點詫異的。畢竟這部片復古地引經據典、帶出好萊塢片廠歷史諸多美好回憶,也迭有新意地開創屬於新世紀的歌舞感性,「理論上」很符合奧斯卡獎的家法。問題在於過去可能隱而不見的敏感議題,是否在這年被擴張突顯了? 業界評審有意識表態 從去年被大力指摘「奧斯卡太白」(OscarsSoWhite)到今年男女配角全由黑人演員包辦,即使Viola Davis幾乎是以Fences的女主戲分角逐女配,稍有爭議,不過這種模糊地帶也不是首度出現,另一

詳情

三個名字 一段旅程:《月亮喜歡藍》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下稱《月亮》) 是黑人導演Barry Jenkins 的第二套作品(首作是2008年的獨立電影 Medicine for Melancholy),以新導演來說,這齣戲充滿驚喜。電影牽涉到黑人社區、同性戀、貧窮,以及毒品等題材,加上具有藝術性的表達手法(網上有人剪了一道短片比較《月亮》以及幾套王家衛電影的畫面/鏡頭運用/調度等;導演亦曾在訪闆中透露《月亮》故事結構靈感來自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明顯並不是一部主流商業電影的格局,反而得到不少影評人青睞。儘管如此,電影的故事性頗高,並不「沉悶」(對不喜愛藝術電影的觀眾而言),可以說是一套雅俗共賞之作。 《月亮》簡而清地把主角Chiron的成長故事劃分成三個段落,童年(章節名為: Little)、青少年(章節名為: Chiron)、成人(章節名為: Black)各一段,分別由三位不同的演員飾演: 第一段講述Chiron 的童年。他這時候的花名是 Little,這除了切合地形容這時Chiron 個子矮小之外,也反映他的個性及行徑:喜歡把自我縮細,使自己不被人發現、不需與人接觸,猶如

詳情

《月亮喜歡藍》:我究竟是甚麼?

電影《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以黑人青年舒朗(Chiron)的成長為主題,以童年阿細(Little)、少年舒朗(Chiron)及青年黑哥(Black)三個成長期為電影的結構。主角舒朗生於貧困的單親家庭,童年不斷受到欺凌,自尊感薄弱,自我概念低,不願與人溝通,形成孤僻內向的性格。 每個人在成長階段必然會問的一個問題是:我是誰?我究竟是甚麼?我是從哪裏來的?我真是父親的兒子嗎?我是學校的學生嗎?我是群體的一份子嗎?主角舒朗就如所有成長中的少年一樣,也不例外。雖然他一直默不出聲,但往往在一句說話,一個動作中窺見這個自我探索的過程。舒朗每次回家,面對母親的關心與痛罵,他都顯得無所適從,反而每次與Juan相處,都像找回自我似的。特別是Juan帶舒朗到海灘學游泳一幕,Juan抱着舒朗徜徉水中,自由自在,Juan活像一位慈父在提攜自己的兒子一樣。 美國心理學家蘇利文(Sullivan)曾提出「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s)的概念,即與主角有親密關係的人,能影響他的行為和態度,可以成為他的模範或尋求接納及認可的對象。舒朗每個成長階段都出現了一個這樣的人物。例如黑社會毒販J

詳情

奧斯卡2017 ── 只差一點點,特朗普就成了奧斯卡的焦點

以電影言志,以電影獎項回應時代,從來不是特例──香港金像獎如是,奧斯卡如是。 一如所料,這一屆的奧斯卡金像獎,瞄準了特朗普,從開場至結尾,主持人Jimmy Kimmel不時諷刺,甚至直線抽擊,每每換來掌聲。可惜的是,最後一刻頒獎的錯誤,成為全球的熱話,早時所說的種種,淪為陪襯;只差一點點,特朗普就成了奧斯卡的焦點。 今年「太黑」? 有人說,上年奧斯卡太白,今年奧斯卡太黑──這些論調似乎無日無之。很多時候,因著固有想法,很容易錯誤把重點放在黑/白之間;然而,問題從來不是太白,又或太黑,而是得獎是否實至名歸。 有人認為,《月亮喜歡藍》(Moonlight)連贏三獎,因為題材,談黑人又談同性戀,正是現在被歧視的一群,是小眾的小眾,政治正確,是表態多於一切──不能否認,這或許有所影響;然而,《月亮喜歡藍》是不是不值得得獎? 坦白說,《月亮喜歡藍》不會讓人看得舒服,未必想人翻看再翻看(如,《星聲夢裡人》),但這齣電影,導演嘗試探索在純黑人的世界中,黑人究竟如何生活,而撇下膚色之外,生活在邊緣的Chiron又是如何成長── 因為天生瘦弱,所以一直被人欺凌。 因為單親家庭,所以一直覺得孤獨。 很多人

詳情

《月亮喜歡藍》 潮聲浪聲去又來

奧斯卡獎真不到你不服,去年還在鬧「種族主義」、「太白」的風波,今年便有好幾部黑人電影一起問鼎。候選名單的膚色光譜,看上去相對平衡。當然不是說陰謀論什麼,只是奧斯卡too big to fail,裏頭有太多自我完善的機制,令獎項愈來愈包容(政治正確)、愈來愈強大。 所謂的「黑人電影」也不是濫竽充數的,由《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到《藩籬》(Fences),風貌不一,雅俗兼具。《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則是今年幾部競逐中最特別的,題材明明老生常談,單親家庭、隔代貧窮、社區毒品、校內欺凌、黑人少年成長、同志被邊沿化、身分認同的困惑,偏偏鋪寫得很細膩,效果十分詩意,編導Barry Jenkins的敏銳與感覺與別不同。順帶一提,明天奧斯卡頒獎,無論是《星聲夢裡人》還是《月亮喜歡藍》奪魁,兩個編導年輕得很,並已獨當一面。 《月亮喜歡藍》正好說明形式不是形式,形式就是內容。影像與聲音給觀眾構建個多小時的魅惑旅程,領我們走進主角Chiron的內心。影片的視點非常個人,除了個別兩場戲(第一段涉及毒販Juan的),其餘都從Chiron眼光出發。攝影機好多次拍着他的背影,

詳情

《月亮喜歡藍》:揭開另一種黑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有些電影,沒有迴腸盪氣,沒有高潮高伏,旁人問你好不好看,哪裡好看,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電影中的感覺、畫面在往後的數天總是揮之不去,腦裡不期然會響起電影中的音樂,很有Feel,很有mood。《月亮喜歡藍》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 戲中分成三個部份,分別講述黑人主角舒朗的童年、少年和成年的故事。每個章節以主角那時期的不同稱呼,暗示著主角的改變。舒朗本是個敏感、柔弱的小朋友,他的性格卻無可避免地招來旁人的欺凌,尤其是在講求剛陽的黑人社會,舒朗簡直就是當中的異類。幸好,他有毒販昆的保護,奇怪地這個本應是社會的惡人,竟對舒朗出奇地溫柔,甚至成為影響舒朗生命的人。他在海邊跟舒朗說的一番話,更令他銘記終生。 可惜,跟多數罪犯一樣,昆在舒朗人生中就像煙花般閃逝,當他真的需要經歷成長的苦澀時,昆已經不在舒朗身邊。第二章舒朗已經由LITTLE變成Chiron,正式要面對自己的人生。可惜成長並沒有為他的處境帶來改變,反之,針對他的欺凌卻越來越嚴重。舒朗面對欺凌、母親的濫藥,加上對自己性向的困惑,他只能用沉默面對。天知道這脆弱少年心裡到底埋藏著多大的痛?他只能回到海邊,當初昆教他游泳

詳情

《月亮喜歡藍》這些年來,我還是那一個我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的海報,愈看愈有味道,三種顏色,三個人,拼湊出彷若一人的臉孔。Barry Jenkins的首部導演作品,參考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把電影分為三章──童年(Little)、少年(Chiron)與成年(Black),以三個不同的名字 / 別稱,描寫一個黑人成長的故事。 電影「很黑」,不單在於角色全是黑人,而是導演率先撇下白人的眼光,嘗試探索在純黑人的世界中,黑人究竟如何生活?若然他們的生活裡沒有白人,又會有什麼不同?先旨聲明,縱然電影把白人抽離大銀幕,不代表黑人能完全擺脫白人的影響,黑人始終是有他們的角色定型,只是沒有如大多黑人電影般,把焦點落在種族/膚色的問題上。 擱下了膚色的問題,重看Chiron的人生,其實依然困難──有些問題不純是膚色問題,只是膚色或者把問題惡化。從別稱Little(Alex Hibbert)就能窺探一二,成長於單親家庭的他,與媽媽(Naomie Harris)相依為命;他的弱小、寡言,讓他成為被欺凌的對象。第一次出場,就被其他小孩追著,逼不得已躲在附近的空房子。那一天,他遇上了毒販Juan(Maher

詳情

《月亮喜歡藍》 柔弱地說只得你一個

看《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不能說沒感動,特別是看到最後,男主角溫婉地、柔弱地,拋出一句話:除了你之外,我沒有被其他人碰過。 從頭到尾,《月亮喜歡藍》都彷彿在說着一個不能宣之於口的故事,整個電影氛圍都好像有口難言,又或者是一言難盡。就像整個人潛進水裏去,閉着呼吸,一直忍,不能何時才能探頭出水面,吸一口氣。既然不能說出來,故事又如何發展下去? 鏡頭便一直跟隨着男主角Chiron,由九歲開始,讓觀眾見證他成長。這個男孩,小時候很瘦弱,時常低頭,不敢正視,沒有朋友,經常被欺負,很少說話,甚至開首有一段時間還差點以為他是啞巴。關於他的事,男孩子從來不說,真有這麼硬頸的小孩,嘴巴就是不張開。原來要直至遇上對的人,男孩才會放下戒心。其實不是他不想說,而是連他自己也不確定,什麼叫做愛。 故事主題很隱晦,但亦很詩意:黑人的皮膚在月光映照下,是藍,不是黑。 藍與黑是一個有趣的相對概念,藍有時像黑,黑有時像藍,有時買衣服時,我也分不清究竟是深藍還是黑。當然黑人的皮膚一定是黑,如果是藍便叫藍人了,但為什麼在月色之下,顏色會改變呢?月亮發出的光,又是什麼顏色呢?從電影觀念去看,晚上戶外的色溫,就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