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樺:糾結出希望

去聽My Little Airport(下稱MLA)的演唱會,首先大概是因為感情——這麼多年,MLA的歌名和句子都已成為部分小眾社群的共通語碼——有些轉折我們一起經過,有些話語我們一下就能明白背面的部分。比如MLA演唱會名字,愈來愈浪漫地走「代人表白」形態(今年是「聖誕留一晚陪我」),當然是個好的行銷點子,但也可能釀成許多表白被拒、痛苦單拖入場的悲劇——浪漫背後時常是悲劇,這我是懂得的;只是我入場前,還沒有想到,這悲劇原是關於香港的。 還是先從感情說起。感情不變,乃由周遭變化對照而知。本來MLA演唱會是我與朋友不約而同的聚首場合,今年我看聖誕正日那場,竟沒有遇到誰——出於種種原因,由聚首,以至不能聚首。演唱會起始於〈Japan實瓜〉的經典錯開與溝通落差,那些語誤曾創造出一種不被大眾理解的密語空隙;而與MLA同代的人,都逐漸走入生命另一階段,像〈驗孕的下晝〉中能正面積極想像人生進入另一階段、保持開放與祝福形態,是很難得,「不負如來不負卿」。事實上並不見得能如此毫髮無傷。 個人的情感失落、關係變化、狀態流離,乃與城巿的變化同步——這些年MLA寫了這麼多因為城巿發展、地價飆升而人們失去遊樂場

詳情